首頁 »
2018年10月10日

與男友的前女友密談


導演:陳慧翎
主演:尹馨
   吳慷仁
台灣 / 2008年 / 90分 / 普遍級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殊殊三十一歲,在這個年齡與拓普談了一場她認為必須珍惜的愛情。

  或許是基於愛,殊殊便侵入拓普的電腦及手機,果然發現有一個「海」一個「魚」代號的人。殊殊立刻將睡著的拓普叫醒,並訊問拓普,誰是魚?誰是海?這在拓普面前根本得不到答案,反而增添拓普的不悅。

  拓普確實也交了一名代號是「魚」的女人,而且她還是個當媽媽的人,有了一個四五歲的小孩。第二天拓普欲到宜蘭,殊殊更想與他同行,但遭到拒絕。而這也惹惱了殊殊。

  殊殊打電話給「海」,確定是拓普;而打電話給「魚」卻傳來一個非常文靜的女人聲音,但殊殊卻不願出聲,這自然引起「魚」的困惑。

  殊殊的好友箱箱快要結婚了,她要殊殊當她的伴娘,但卻也發現殊殊的手腕有割腕的痕跡,箱箱責備殊殊太自私了,若她死了,她的父母要如何?她的好友要如何?殊殊雖然了解,但卻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

  殊殊到菜市場買了一條魚,回去狠狠地炸,然後挖其眼吃其肉。但縱然如此,她打電話給拓普卻只是關機,而她也到拓普家去等候到天亮,卻始終不見其蹤影,反倒是第二天拓普憤怒打來,指責殊殊為何連叩66通電話?殊殊雖擺出低姿態,但拓普似乎去意甚堅,堅持兩人要分手。

  事實上,拓普似乎也受不了,殊殊這種不成熟的感情糾葛,在極盡無奈下也不禁落淚。殊殊反過來安慰他,但一切似乎愈走愈遠。

  殊殊終於鼓起勇氣打電話給「魚」,並表明她就是拓普的女友,但對方談吐得宜進退有序,使得殊殊屈居下風,此時聽到電話中拓普去訪的聲音,殊殊終於抓狂地跑到拓普房間,將所有他倆曾有過的記憶全都毀去。

  而殊殊此時發覺她懷孕了,她也毫不猶豫要求醫生盡快拿掉。直到她又交了一名年輕的男子,男子親吻著她的手腕,似乎疼惜她的過往,而殊殊慢慢也懂得要爬得高才能看得遠的道理。

◎ 劇情分析

  現代男女的交往與過去有了極大的差別。以前的交往都是單向的,而現在的交往則是多面向的。

  所謂多面向的意思,是當進入到資訊主義的時代,你面對的一個人,其實並非只有早期的那種單一思想,而是他是以多層面的世界,去面對網路中的一切。於是人必須面對那麼多的訊息,便只好用蜻蜓點水的方式,去面對排山倒海的訊息。相對地,他的心思也因容納得更多,因此也必須以較輕薄的方式來面對。

  現代社會所謂的「速食文化」,基本上都建構在這個基礎上,人的感情世界也就變得更輕盈,甚至輕得我們伸手都無法抓住。

  從有電腦開始,人與人最早的通訊建構在伊媚兒(e-mail),而每個人也都極力隱藏自己的缺失,如果自己一人獨處那倒也無妨,若有另一半或同居人,便不免在心理作祟之下,千方百計想要投入其中,若能破解密碼,不但能顯示自己電腦之高超,甚至完成偷窺的慾望。

  伊媚兒似乎已經慢慢過時,代之而起的是手機,其延展出的訊息更多,如Line、FB等等其他聯繫的方面,這似乎更加誘發人類的好奇心。

  谷崎潤一郎的名作「鍵」,就是夫妻各自以一本帶鎖的鑰匙日記,相互地吸引了對方的好奇。正因為上了鎖,這顯然擺明了日記中記載著秘密,而對方卻又都把鑰匙放在可以輕易找得到的地方。

  這是一齣欲擒故縱的好戲,於是夫妻倆開始玩起文字的提點遊戲,也使得本齣戲(含小說)變成是世界知名的作品。

  九0年代台灣開始有伊媚兒的電訊設備,一開始確實也發生類似的情形,也許有些男女的交往確實會用伊媚兒談情說愛,而許多善於吃醋的女子,就算自己無法破解密碼,倒也願意花錢請人來破解密碼,然後入侵丈夫或男友的帳號之後,其實什麼事情也沒有,但卻由此而使得兩人感情驟減。

  有句話說得好,善於猜測別人的人,就算猜測到所有人的心理,但卻也失去了所有的人。

  男女互動的歷史,在每個階段都是不一樣的,哈佛大學的展望學曾預言,到了2035年之際,社會會產生極大的變化,除了醫生會被電腦取代之外,男女夫妻關係也有極大的改變,所謂一夫一妻制是不會改變的,但男女的互動會不相干,其意是每個人都保有個人的隱私,而不相互探索,甚至知道對方有了外遇,也不會採取任何極端的手段。

  其實現在的社會已經有了這樣的初步現象,但尚未完全普及與成熟。因為每個人都是一個尊貴的個體,每個人其實是不需要為另一個人負全部責任的。或許人對「自我」的認知會愈來愈不一樣,而自我的延伸將會大大地影響整個世界的運作。

  劇中的「殊殊」似乎有些精神過度焦躁,當她失去男友蹤影之際,竟然可以連叩66次,這當然會造成男友的不悅,沒有人會願意受人如此支配,在工作時或下班時,她均要緊貼在其身邊。縱然男友確實也有一名女友,但若以常理來評論,殊殊的行為確實不妥。

  或許三十一歲對一個女人來說,是一次重要的關卡,因為如果這段姻緣失敗了,殊殊可能一幌就到四十歲了,而到了這個階段,足足讓女人惶恐終日吧?

  於是殊殊決定緊緊抓住拓普,因為畢竟兩人尚未完全鬧翻。殊殊主動要住到拓普屋子,自嘲尚有能力吸引拓普,而這次殊殊是有目的的,她要拓普射精入內,果然就懷孕了。也許這是一種相當有利的條件,就算拓普心不在她身上,但看在孩子的份上,拓普還能不回到她身邊嗎?但等到她真正發現確定有了身孕,卻是已經完全看開了,於是她請醫生將孩子拿掉。

  殊殊的工作好像是剪接師,但在劇中卻不曾看過她在電腦前工作,她在意的是「海」與「魚」,若不是兩個代號,海與魚是相當契合的,但站在敵對的立場的殊殊,她卻恨死了「海」與「魚」,有趣的是她買了一條魚,然後又煎又炸,然後將魚食之下肚。

  這是一種女性的復仇嗎?男女在互動中其實都不是太穩定的,也許幾次的交往,很快會發現殊殊才是他最理想的對象,問題是殊殊像個瘋婆子,不只大鬧又割腕,這顯然真正傷了拓普的心,一個大男人走不出男女之間的困境,難怪讓拓普掉下傷心的淚水。

  「魚」的敘述是較隱密的,一開始是以背影呈現,這還真有吸引力,而當真面目出現時,她的世故與冷靜,使人耳目一新,而且魚還與前夫生下一名男孩。

  魚是不是離婚?我們無從得知,但她的離婚或男人離開她,這表示她也有更多的缺失,而拓普卻對她著迷不已,究其原因是魚應該是善於觀顏察色的女人,也許魚是一名值得拓普追求的女人,但時間或許還是會為一對男女提出見證的。

  男女的交往與爭吵,沒有誰對誰錯的問題,也許這也是人類在互動中的另一種試煉,透過辯證,我們對男女間的問題會有些理解,但永遠找不到答案的。



瘋狂的果實(狂った果実)(Crazed Fruit)←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齊木楠雄的災難 (斉木楠雄のΨ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