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年9月10日

麥田書香(Have You Ever Been to the Moon)

 


 
導演:保羅‧傑諾維西 (Paolo Genovese)
主演:莉茲‧索拉麗 (Liz Solari)
   雷歐‧波瓦 (Raoul Bova)
義大利/2016年/90分/普遍級
禮讚:義大利年度票房十大賣座都會愛情喜劇
   榮獲義大利影評人協會銀絲帶獎、最佳原創歌曲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桂雅是國際時尚雜誌《美麗佳人Marie Claire》的總監,她不但美麗、自信更是時尚世界的掌控者,平時出門有跑車代步,也有私人豪華客機,往來於巴黎與米蘭兩大時尚服裝的都會。而她更有一名律師男友馬可,馬可常替主教逃稅,每樣東西都會以節稅為原則。

  這一日,她住在奧斯圖尼的姨媽傳來死訊,她的表兄皮諾因智能不足,無法繼承財產。於是她的男友馬可立刻著手要將房子賣掉,但卻必須處理兩件事,一是安置皮諾在療養院,二是農場內的鰥夫嵐佐與他的兒子湯尼。

  事實上剛到鄉下時,嵐佐便以他的男性魅力征服了桂雅,但第二天醒來,才發現嵐佐是農場的長工。而在這之前,馬可早就有其他女性相伴,可見兩人的交往並非在真心真意。

  嵐佐也為了自尊心不願意與桂雅妥協,但農場的雞、牛、農作物卻都必須由嵐佐處理。而鎮上兩間比鄰的酒店老闆戴弗與費力切,兩人為了拉桂雅的生意各懷鬼胎。戴弗的妹妹,相信愛情應該可以在網路上找到,沒想到一名「叛逆天使」不僅禿頭還戴假髮,桂雅勸她再接再厲,但另一名「貓」約在廣場上卻不曾出現,其實貓是費力切,他十分愛慕瑪拉,但因不敢相認而使得瑪拉相當傷心。

  桂雅的助理卡蜜拉也有一男友馬泰歐,三不五時就打電話緊迫盯人,這使得卡蜜拉相當心煩,反倒是她與戴弗無拘無束的交談,更讓自己的心開放不已。

  因為農場的事似乎少不了嵐佐的參與,而兩人的共事又逐漸盪出火花,就在約定明天一起去參觀螢火蟲時,馬可卻突然要來見她。而嵐佐的另一名女友妮塔獸醫也要來見嵐佐,兩人都相當掙扎,是否應該用欺騙的方式來騙對方,最後兩人採取誠實面對。

  馬克要桂雅嫁給他,然後一年後再離婚,為的是如此能節稅,而桂雅反而要求兩人分手。卡蜜拉也從好友中刪除了馬泰歐的好友,瑪拉也接受了費力切的示愛。

  桂雅告訴嵐佐,他們不適合,是因為地方不適合,於是嵐佐在一艘船上種果菜,而停在塞納河,而桂雅又可以同時兼顧她的事業。

◎ 劇情分析

  從一個時尚服裝界的佼佼者,突然變成農莊的女主人,這是何等的落差?但整齣戲的過程,也是建立在這個對比之上,從而讓雙方都各有機會,去吸取過去不曾有過的生命經驗,也因此而有了彼此的共融與領納。雖然有些略顯誇張,但喜劇作品,本來都是不離開這些被放大的元素,否則又如何能稱為喜劇呢?

  桂雅的工作是服裝時尚雜誌的總監,換句話說,她執掌了流行趨勢。她必須來往於米蘭與巴黎最兩個時尚之都,她可以了解服裝的變化,但卻無法了解土地的變化。我們居住的這個世界,從土地中蘊含了許多的無形力量,如果你不仔細聆聽或凝視,就無法體會這緩慢而無聲的變化。

  你可曾在早晨醒來,突然發現樹幹又長出嫩芽?含苞的花朵已經綻放。剎那間清澈的流水聲變得更悅耳起來,於是你就享有了美妙的一天,而這些都來自內心的愛與領受。

  越是在匆忙的都會中,我們越無法領納美好的環境,因為雜事纏身,所有的專注力便全都放在解決事情方面,其他的器官便會自動關閉,於是你便活得更為粗心,甚至因此而顯得暴躁易怒。

  都會中也讓我們學習更加努力,在一切向「錢」看的共鳴下,馬可這位律師是一名代表,他可以替主教避稅,也處處計較該如何為自己節稅。當馬可請桂雅吃飯,而桂雅拒絕他的求婚時,他楞在原地,隔壁的太太提醒他:你不追過去嗎?他回答道要拿發票來避稅。

  這真是令人啼笑皆非的答案,但馬可的求婚也是可笑的,他的立意是先結婚一年後就離婚,然後桂雅可假裝向他索取贍養費,如此就能達到避稅的目的。這樣的律師性格當然很會精打細算,但相信地球上很難有女性,願意接受他這種荒誕的提案。

  相較之下,嵐佐是農場的總管,他對牛、雞各種動物的理解,也對土地的屬性瞭若指掌。其實他也是一個相當風趣幽默的男士,要不然桂雅也不會在剛見面不久,就與他有了親密關係。也就是說,從他身上有種特殊的氣質,深深吸引了桂雅。

  有趣的是,桂雅是有男朋友的,但她卻與剛認識的嵐佐上床。但另外遠在天邊的馬可,也在電話中敷衍她幾句,因為他也忙著跟另外一名女子偷情。

  這種各行其道的生活型態,是一種社會未來的趨勢,過去很多的教育,教導我們要以家庭為重,因為所有的思緒都必然朝家庭為優先考量。但未來的社會,更強調個人的特質,當眼前出現的現象是愉悅的,他的考量便以個人感受為基準。

  其實這是哈佛大學展望學的預測,其時間是二0三五年會影響全世界,但這個趨勢似乎來得更快,我們無法批判這個現象,因為大趨勢絕對是無人能擋的。

  「麥田書香」營造了好幾組人物。而他們都忽略了旁邊的珍愛,總以為向外放射才能找到真命天子,費力切與瑪拉明明就住在隔壁,但卻必須用網路交談,甚至每個人都各自取了一個代號,像「叛逆天使」聽起來就很來勢,但卻是個禿頭,這讓瑪拉相當失望。

  網路讓人的資訊接觸越來越快,甚至可以異地來處理公司的事,這是社會上一種極大的變化,卻也使得每個人心生戒心,生怕被對方識破自己的秘密,因此把真實姓名隱藏起來,採取一個綽號或英文名字,保持一點神秘感,似乎已經變成常態了。

  但這不也正是宣告人已失去了彼此信任的契機?無法真正認識的人,你要如何與他交心?於是這個世上就變得更加疏離了。

  社會的變化往往會影響人格的變化,很多的所謂道德觀念不斷地瓦解,也不斷地再被創造。這可歸納為人類的一種進步嗎?其實道德是一種文化的呈現,但情慾卻屬於人性。因此不管世態如何變化,人性的考量永遠是第一要素。

  嵐佐與桂雅的戲是以三起伏來做鋪陳,這也是連續劇常使用的情節,從認識相愛、因誤會而分手,再以搭救又重新復合,在複染的情節中,使得觀眾的心起起伏伏,而到最後當然是喜劇收場。

  問題是兩個人的工作型態是極端的差別。一名農夫與一名時尚總監,再怎麼搭配,似乎總是格格不入,但編導卻是有他的方法,硬是將他們湊在一起,看到尾場時,相信每個人都會會心一笑。

  誠如桂雅說的,他們彼此愛著對方,所以不是人的問題,不對的是「地方」。因為一個在都會中,另一個必須有土地種蔬果才能感受生命。於是最後他們買了一艘船,停在巴黎塞納河,甲板上則是嵐佐的農場,而桂雅也不離開工作,兩人於是乎成就了一番好姻緣。

  但這只是戲劇電影,真正的人生真要如此做,還是會出現另外的問題,這當然是題外話,也許人生不必有太多的計較,順著自然一切會水到渠成。



異形:聖約(Alien: Covenant)←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推銷員之戀 (Hed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