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年8月8日

北之螢(北の螢)



導演:五社英雄
主演:仲代達矢
   岩下志麻
日本 / 1987年 / 137分 / 輔導級
禮讚:獲獎紀錄:日本電影金像獎最佳美術獎
提名紀錄:日本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獎
     日本電影金像獎最佳音樂獎
     日本電影金像獎最佳錄音獎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德川家康的幕府時代被推翻後,明治天皇掌握了權力,並在大臣黑田清隆的策劃下,開始開發北海道。他將許多政治犯與重刑犯送到北海道的石狩川,並在那兒蓋了一座龐大的監獄。

  典獄長月形是一個狂妄又細心的人,他原出身博多的武士,劍道十分了得,由於很多女人為了探監來到監獄附近,為了維生便當起娼妓。月形順水推舟,准許曾跟過他的女人當老鴇,開始經營妓院,一則可娛樂官兵,二則也賺過往商賈的錢。

這一日從外巡狩的隊伍回來,也拖回一名叫小優的女人,副典獄長示好地將她送入月形房間,似乎沒有反抗,反而小優卻有截然不同的興奮反應,從此小優變成月形的女人。有一天,小優拿出她男人的資料,請求法外施恩放了他,但月形表示,只能讓她與男人見面。

  男人是一名政治犯,他見到小優當然很高興,但卻表示唯一能離開的就是暗殺月形,這似乎使得小優陷入兩難之中。

  另一名小節也為了見丈夫,不得不賣身在妓院,但卻受到副典獄長的青睞,花重金將她買下。但副典獄長木藤卻自艾自怨,認為他的同學如今都官位比他高,這也表示小節要依靠他見到丈夫的機會不大。這一夜,木藤酒後睡著,小節決意逃離,她拿了一些錢,正欲拿走他的配劍時卻吵醒了木藤,小節見事跡敗露,一劍刺死木藤,但正巧被狩股看見,他素來對小節相當愛慕,遂放她離去。而回去後月形氣得欲殺狩股,但小優卻阻止了他。而在這之前小優也曾以短刀行刺月形,但最終反而下不了手。

  月形感到危機四伏,再加上黑田又派了湯源要來取代他,月形大感不滿雙方起了衝突,月形制伏對方,但自己眼睛及大腿受傷,他發現只有小優不離不棄,老鴇見大勢已去正欲逃離卻又見小節,二人爭執小節殺了老鴇。而她也逃往犯人工作之地。而月形帶小優也去巡視卻半路被俘,而犯人也暗中取得刀械而將守衛殺死。故挾持月形與小優,但遇上大雪紛飛,他們竟又回到監獄,月形放了所有的犯人,然後與小優躲在一間密室慢慢等待死亡來臨。

◎ 劇情分析

  「北之螢」在錄影帶時期便曾在台灣市場發行,之前的片名為「冬之螢」,因錄影帶的容量不能超過2小時,故剪掉多情節,而使得劇情無法連貫,影碟的出現,算是較能完整地呈現所有的情節。

  岩下志麻的鼻子實在令人欣賞,直挺的鼻樑,顯現了個性的執著與堅毅,這也在小優這名腳色中能夠看出端倪。

  是什麼樣的理由,能讓一名東京的紅牌藝旦,千里迢迢來到寒冷而又未開發的北海道?若因此而喪命似乎也在所不惜。果然在半路就昏倒了,若非被巡狩的士兵帶回監獄,恐怕已死在大雪堆中。

  小優的男人是搞政治的,為了自己的理想,他可棄之不顧,若對照小優千里迢迢只為見他一面,這名男人便顯得寡情乏義了。

  傳統的日本女性似乎會將這種奉獻視為理所當然,而男人也更會將女性的付出認為是應該,因此從小優的角度來看,所有在監獄這個所在所發生的所有的事,都是讓她感到寸步難行。

  男人是政治頂尖的人物又如何?小優的言聽計從也只是突顯男人的不切實際,反而此刻小優逐漸延展出的「母性主義」,讓她在天寒地凍又充斥暴力的世界中,呼應出她柔膩又堅韌的行徑,這比起這一群男人而言,她就像兀自在寒冷的冰原上獨自飛翔的紅色螢火蟲。

  月形身為典獄長,這表示他是這個冰天雪地中掌握最高權力的人,他控制了所有的犯人,憑著高超的劍術斬人無數,他同時也是另一種父權的象徵。

  當月形佔有小優的這個晚上,小優似乎得到從未有過的快感。這段全然沒有感情的性愛,卻意外敲醒了小優深藏的體內幽靈。這些她無法言喻的感覺,似乎也將引導她走向她從未想過的命運。

  然而為了巴結東京來的長官助平,月形卻也必須將小優奉獻給助平。但也因為如此,月形也感受到一股他從不曾有過的不安與嫉妒。

  助平與小優的這場性愛更加凸顯了男人的不堪,小優的表情足以說明一切,她的表情不同於與月形做愛的神色,縱然助平不斷地遊說小優跟他回東京,他能提供更多的榮華富貴,在男女的情愛互動中,能夠讓男女相互契合的緣由,並非僅限於榮華富貴,否則小優為何會自東京來到人跡罕至的北海道?

  屈服在男人的淫威之下的女人,在客觀角度中不難發現,這名男人的權力其實來自政治的力量,當握有權利時,任何女人都是一種玩物,月形豈會不知這一層道理,當他獻上小優之際,本以為就像過往的情形一樣,小優只是眾多女人之間的一位罷了。

  這情形也發生在副典獄長木藤,他終日戰戰兢兢地跟隨月形的腳步,但同班同學似乎都已經位居高官,他也如法炮製向老鴇買下節子。他雖然也疼愛節子但節子目標是見到她的丈夫。但見木藤無力助她,只好趁木藤酒醉偷了東西離去,只是不小心驚醒木藤,節子只好殺人滅口,一名副典獄長就這麼死在一名妓女的手上,這其實也是另類的「母性主義」的訴求。

  然而當「母性主義」遇上父權的綻放之際,也會開始有些許甚至更多的改變。小優聽從自己男人的指示,拿短刀欲刺殺月形時,她面對這名近乎小丑與狂暴但卻在床上降伏過她的男人,她的利刃似乎欠缺了刀鋒的光芒徑,近似擺弄的姿態,應該算是對自己男人的交代,而過了這個關口,她也逐漸感受男人已經離她越來越遠了。

  月形當然也感受到小優的矛盾,猶如他自己對小優的矛盾。在有如遊戲般的追殺中,月形感受到小優的真情流露,而真正的轉折則是湯源欲來取代月形典獄長的職務,雖說尚有好幾個月的時間,但湯源的迫不及待,已使得月形感受到權力消失的威脅。至此男人的剛猛假相便不攻自破,因為男人在權力消失之後便一無所有,相較之下,就顯得比女人更脆弱了。

  在爭權奪利中展開的廝殺,月形彰顯了他剛強的一面,這是卸下權力之後面對面的武士對決,但在月形勝利之後的代價是他的腿受傷而眼睛失明。

  月形突然陷入眾叛親離的窘境,但就在此刻,他才發覺唯一沒有背叛而離他遠去的人,竟然是小優。月形眼睛逐漸痊癒之後,他決定要到工地巡視,月形其實並非眷戀典獄長的職位,因為北海道將來分成四個縣,那他應該會是縣長的熱門人選。

  但月形顧慮湯源並非懂得建設的人,這一點他是有些自負的,但更大的心態是若離開典獄長的職務,那小優的男人則永不見天日。是小優讓月形的感覺起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還是他心中已經尋找到一股明確的方向‧

  最終小優的男人終究走在自己屬意的道路,正確地說是男人背叛了小優。在逃跑的過程似乎是上天的安排,而又走回監獄,於是月形釋放了監獄的所有人,小優的男人本來欲開槍殺她與月形,但最終他選擇自殺,而月形則與小優在一間小屋內等待時間的終結。



母親 (母べえ) (KABEI-Our Mother)←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四月的女兒 (April's Daugh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