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年8月6日

雙面謎情(The Misplaced World)


導演:瑪格麗特‧馮卓塔(Margarethe von Trotta)
主演:芭芭拉‧蘇可娃(Barbara Sukowa)
   卡嘉‧瑞曼(Katja Riemann)
德國 / 2015年 / 101分 / 保護級
故事從一次偶然中揭開家庭潛藏多年的秘辛…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或許找不到自我,蘇菲在餐廳獻唱並沒有引起聽眾的共鳴,老闆一氣之下將她辭退。

  蘇菲的父親保羅,從網路上發現一名在紐約大都會歌劇院獻唱的聲樂家卡達蓮娜,長得極為像去年才死去的太太艾芙琳,於是出錢讓蘇菲搭飛機從德國到紐約調查,甚至希望蘇菲能夠帶她回來德國。

蘇菲在歌劇院聽完歌劇後,她也到後台見了卡達蓮娜,尚未說出來意時,由卡達蓮娜過去的經紀人勞勃帶領的一群人進來道賀,並一起吃宵夜,蘇菲雖然有跟去,但很快就離開。

  蘇菲在無計可施之下,只好在附近的酒吧等候,果然又遇勞勃,勞勃與她詳談並答應去見卡達蓮娜,但一個條件是蘇菲要與他上床,正值失去男友的蘇菲也答應了。

  但卡達蓮娜卻不願談自己私事,勞勃只好帶蘇菲去養老院見卡達蓮娜的母親羅莎,沒想到羅莎一見蘇菲,立刻將她當成艾芙琳,直到拿出母親的相片給羅莎看,她立刻認出是艾芙琳,但對於過往之事,羅莎卻是不願多談。這段追尋就此斷線。

  卡達蓮娜知道蘇菲去養老院後,大為光火,她怒責蘇菲不應該打擾其母,但卡達蓮娜事後還是主動邀蘇菲吃飯,甚至兩人再度拜訪羅莎,依然得不到任何結果。卡達蓮娜表示她十八歲時有憂鬱症,後來在聽到歌劇時隨口練習,醫生也以此作為醫療的方式,痊癒之後在名師指導下,終於上台獻唱。

  蘇菲找不到線索只好回德國,但卻與勞勃發展出相知相惜的感情。而保羅這回透露艾芙琳曾經私下懷孕,在他逼迫下到義大利去墮胎。蘇菲追問嬰兒的父親是誰,保羅原先說不知道,後又稱是一名舞者,但這名老舞者在聽到蘇菲的口述後說他其實是一名同志。

  蘇菲震怒追問父親,保羅才說出是他哥哥勞夫。蘇菲到勞夫家中,才見到其家中竟然有一幅艾芙琳的畫像。勞夫也提出許多艾芙琳給他的信,原來她一直活在保羅的專制中。最終勞夫到紐約去見女兒卡達蓮娜,而蘇菲與勞勃的感情也似乎找到了依歸。

◎ 劇情分析
    
  網路的發達,使得很多原本的不可能變成可能,透過網路的搜尋,很多的個人訊息都將無所遁形。這樣的發展目前並無定論,是好是壞端看個人的環境與取捨。總之在大數據的涵蓋下,個人想要隱姓埋名似乎也是遙不可及的願望。

  不管這部電影的合理性有多少?勞夫與艾芙琳所生的女兒酷似艾芙琳;但保羅與艾芙琳所生的女兒卻不像保羅,其實也找不到艾芙琳的影子。

  影片並不是要在這個角度作文章,真正要訴求的反而是保羅的懺悔,在過去的日子,他以專制的態度對待自己的妻子艾芙琳,這也使得艾芙琳逐漸將感情的出口往外移,於是她愛上了保羅的哥哥勞夫,同時也懷了勞夫的孩子,當時保羅其實是知情的,因德國不能墮胎,於是艾芙琳到義大利去,但她並沒有墮胎,而是把生下的女兒送給不能生育的羅莎。而後的故事是取名為卡達蓮娜的這名女嬰在十八歲前有了憂鬱症,所幸靠音樂而走出自我,並在日後成為一名聲樂家。

  導演似乎從女性的觀點設置了許多的點,而這些點其實都沒有強烈發展的企圖。譬如卡達蓮娜與一名男演員喬治生了一名兒子,但這名舞台劇演員似乎並不得志,甚至也常酗酒。喬治偶爾回來要求能住個晚上,然後便賴著不走。這些男女關係其實有著新女性主義的影子在其中,雖然並非主軸,但卻是相當重要的企求。

  再從蘇菲談起,她大約兩年換一個男友,而現在的男友在聽到她要到美國時,憤怒將東西掃到地上,因為蘇菲秉持的是一切以父親的需求為先,但男友卻認為她外面必然有了其他的男人。

  這其實是現代女性的新觀點,蘇菲在酒吧遇到一名失業男的搭訕,兩人交談甚歡,但導演並未交代下文,也許這應該屬於現代社會的常態,男女相互的歡悅本來就是一種自然本性的呈現,也許過去傳統的道德力量約制了許多人的思想,但現代女性絕對有她們獨到的思維,並且勇於承擔。

  由這兒再來呼應年輕時候的艾芙琳,縱然在保羅專制而且自私的暴力下,她毅然以寂寞的觸角伸往另一名懂得讀她的男人勞夫。

  正因為勞夫是保羅的哥哥,於是這場愛情的互動,便顯得更為詭異但卻充滿更多令人必須自省之處。保羅認為從小勞夫便會搶奪屬於他的東西,如今艾芙琳竟然懷有勞夫的孩子,他採取極端的作法,要艾芙琳去義大利墮胎,所幸艾芙琳做了一個勇敢的決定,她沒墮胎,反而生下女兒送給羅莎。

  這些事情艾芙琳並未告知勞夫,因為勞夫若知道真相,想必會引發更大的風波,而保羅似乎也只能將這件事當成永久的秘密。因為他必須維持這個勝利的局面,縱然艾芙琳為勞夫生了一個孩子,但只要不洩漏秘密,艾芙琳是勞夫永遠也奪不走的,因為艾芙琳是他的妻子。

  夫妻關係是一種既定的社會模式,但這部影片似乎探索了這種即將被解構的關係與模式,保羅當然無法理解這種新潮流的趨勢,他永遠維持丈夫的威嚴與自尊,然而要維繫這層關係,他更使用傳統的方式,不斷地以暴力相向,這混雜了艾芙琳對他的出賣,而令他極度窘境的是,令他徹底喪失男性尊嚴的人,竟是從小不斷與他鬥爭的哥哥勞夫。

  艾芙琳也許成了保羅的出氣筒,但這並不表示保羅不愛她,只是保羅用一個他自以為是的男性沙文主義,不斷彰顯男性的力道,殊不知力道越大,反而更讓艾芙琳離他越來越遠。

  艾芙琳死後,並未通知勞夫,蘇菲對他有些不諒解,但當她去勞夫家中時,這才知道艾芙琳的真相,同時也告訴勞夫他有個女兒在紐約擔任歌劇紅伶。

  而這些秘密,其實必須透過保羅自己訴說,真相才能大白。而之所以忍了那麼多年,並刻意要蘇菲獨自去紐約找卡達蓮娜,這一切其實都是聚積多年的秘密使他逐漸轉變成懊悔。這個結若無解開,保羅是很難獲得內心世界的平靜的。

  但一下子要解開這個謎團,似乎又衝擊到自己內心的掙扎,於是他不斷地爆料,但均是無的放矢。那名老舞者像是可憐的代罪羔羊,幸好他表明從來不曾喜歡過女生,這應該也是另外一條導演企圖標明的線索。

  蘇菲的美國行遇到卡達蓮娜的經紀人,為了拜託他能真誠告知卡達蓮娜她到紐約的目的,經紀人勞勃竟然提出與她上床為交換條件。

  照理說這樣的要求是一種勒索,但其實勞勃確實一見傾心地愛上蘇菲。而事實上蘇菲也對勞勃有另眼看待的神情,於是在勞勃打完電話後,蘇菲也以上床回報。近乎遊戲的勒索,此刻便成了一種玩笑。

  蘇菲最終是在勞勃的安排下,在美國的酒店內大展歌喉,台下的觀眾與德國有天淵之別,在觀眾的掌聲中,蘇菲也逐漸從歌唱中尋到了自我。



雙面艾莉絲(Complete Unknown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藍心狂想曲(ブルーハーツが聴こえる)(The Blue Hea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