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年7月5日

權力過程 (The Will to Power)


導演:范揚仲
主演:梁修身
   陳慕義
台灣 / 2013年/ 90分/ 普通級
禮讚:入圍2013台北電影獎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在一座即將都更的舊公寓中,吳農過自殺身亡,但兩手都往上綁,這使得警方產生極大的困惑,唯一的線索顯示若有人替他加工自殺,那綁手的方式顯示這個人一定是左撇子。

  而吳農過的死亡卻驚動了市長周廣程,他特地支開媒體,自己到停屍間向吳農過合掌祝禱,這看在刑事隊長吳東權眼裡,但這也只能顯示這兩人之間的過往頗不尋常。

  因為發生命案,原本都更案已看好良辰吉時預備要開工,卻也不得不喊停。而市長周廣程似乎也受到建築商人的威脅,因為他若想更上一層樓,從而競選總統的話,那這些建商都是他主要的資助者。

  吳農過去逝後,他的女兒雖然也去認屍,但不禁想起這名令人頭疼的父親,也埋怨他在以前曾經有過外遇,而生下一個兒子阿豪。但隨著刑事隊不斷追索,才發現十二年前發生車禍,吳農過為此入獄服刑,而十二年前卻也傳出他與一名外傭生吳亞豪。

  吳亞力透過吳東權的追查,這才發現小豪不是他親生的,只是隔壁顧辛祥留下的孩子,為了扶養小孩不得不說的謊。大隊長逼迫吳東權要立刻結案,好讓建商能夠早日動工。

  市長似乎也受到這股壓力,而黨中央也派出秘書長來規勸他,不要出馬競選總統,否則造成黨的分裂,這會使得情況更加複雜而難堪,但市長周廣程不置可否,依然沒有表態。

  正當市長遭受極大壓力時,他的屬下偷拍到大隊長與建商一起喝酒的照片,於是他決定以此反制,並堅定地對外宣稱,他即將參選下屆總統。

  事實上吳東權也查出周廣程與吳農過之間的關係,原來他們過去曾經都是社會運動的革命夥伴,而在競選立法委員即將勝選的前一晚,周廣程開車撞死一名外傭,急急打電話求助吳農過,遂由吳農過出面頂罪,周廣程也順利選上立委,但刑事隊長並不想把事抖開,他也希望社會能有個願意為市民真正做事的市長,而亞力也從家中的電話留言中,聽到了車禍時周廣程的求助聲。

◎ 劇情分析

  公共電視的「人間劇展」號稱為電視電影,就好像HBO台許多的電影,其實是在電視播放的。事實上,公共電視的製作費用大約不到一百五十萬,若本片是依這個既定模式去拍攝,就有許多值得讚嘆之處。

  但從另一個角度而言,本劇也有可能在電影院線上,無法被院線青睞,轉而退而求其次,也在2013年電視金鐘獎上,拿下四項獎項。

  權力是什麼?是誰應該給予誰的權力,而權力的另一個層面,其實隱藏著太多的不堪。每個人都有更上一層樓的想法,這意味著權力更能倍增,而同時也能支配更多的人,於是權力變成人世之間最大的追求公約數。

  但權力應該是一種平行的對待,因為權力應該被應用在造福社會人群,而非是位階的顯現。剛開始追求權力時,稱為共同的理想,但直到後面便會發現,權力到手之後,人就即將變得腐化。

  而人性慾望與腐化有絕對的關連性,因為人性是複雜的,面對複雜的理路,人往往走不出那個不知不覺中為自己編織的命運之網。

  吳農過似乎註定是個悲劇人物,他所作所為,無非是為了理想,從而義氣相挺,於是他一肩挑起婚外情生子;車禍致人於死而入獄;最後為了好友的孩子,寧可自殺而抵擋都更的拆除。可嘆的是,最終尚必須由太太葉美英幫他加工自殺。

  這一切似乎都是無怨無悔,但這卻不是人生的真相。人生的真相,就算有世間法的智慧,也無從得知真相,一切的紛紛擾擾徒顯世態炎涼。也許有所謂的命格吧?但市長周廣程所犯的錯,卻必須由吳農過來承擔,這樣的排比似乎突顯了人性與台灣政治的無情與不堪。

  許多黑道大哥不是都在殺人之後,改由小弟頂罪?但這其中的代價卻是條理分明的,就如土耳其導演努瑞貝其錫蘭,於2008年勇奪威尼斯金獅獎最佳導演獎的「三隻猴子」,也是議員在競選前夕不慎撞死人,遂由司機頂替,並且除薪水照領之外,另外給了大約一棟房子的錢,以作為補償之用,不同的是,土耳其的議員落選了。

  「權」片的意義並非要做這種堆疊的人性,卻以倒敘的手法來敘述其前因後果,也突顯了市長來自過去的群眾抗爭,而命運使然,一位最後邁向競選總統之路,另一位卻為了故友之子保存其房子而自殺,為的是阻擋都更,而使得小豪有機會繼承其父的財產。

  政治人物未當選之前都是有理想的,講得頭頭是道,很多理想透過他們的競選言論,似乎就近在咫尺,時時都能實現,但真正當選之後,來自四面八方的各行各業,都需要八面玲瓏的手段去面對,於是妥協就變成一種必然,於是過去的理想可以暫放一邊,因為眼前的一切,就足以令他疲於應付了。

  這個世界,不論是政治和經濟,甚至軍事的比賽中,相互連結又相制肘,就這樣形成一個蜘蛛網,也形成了一面的網,我們都活在這個網之中,在有限的資源中相互打擊相互廝殺。

  吳農過似乎有強烈的反資本主義思考,為了理想的呈現,寧可犧牲自我,就算為此入獄也在所不惜,其妻女都因此承受無比的創傷,因為悲痛而無言,因為無言而心死。於是面對吳農過必須真的面對死亡之際,就像只是一道手續,這一點因為葉美英的戲並不多,我們較難呼應出這段「暗場」交代,唯一的是她無言無淚的哀傷,而這哀傷又帶著某些對權力的指控。

  「權力過程」中的人物,其實全部都是迷失的族群,他們想步步高昇,卻又身不由己,有時是踏著別人肋骨往上爬,有時卻是太多的陰錯陽差,明明就是相同的人,卻必須努力抓緊權力,以便區別自己之與眾不同,於是每天擺在自己面前的陣仗,都必須逐一化解,而這卻是一體兩面的事,如果能化解便表示已經掌握了權力,反之應付困頓的便是離權力越來越遠了。

  其實前面談過,有了權力是人民賦予他來造福人群,但更多掌握權力的人,其實反而會用權力當作他的盾劍,不但保護了自己,也不知不覺中運用權力來傷害自己的人或無辜的人。

  很多事情都是一體兩面,應用得當,自然雲淡風輕、風和日麗,但權力之失當,反而會帶來更多的不幸。市長最後選擇要競選總統,這會是一篇寓言?或是原本政治人物一旦沾染政治,就像吸了嗎啡一樣,再也無法自拔,於是市長就必須對著另一群人再說另一套的「理想」。

  為理想而犧牲生命,也許是現代年輕人較缺乏的認知與魄力,也許只是一種感動,但離實踐似乎尚極為遙遠,勞工階級的抗爭是必須注目的區塊,如果政治人物無法落實他們的理想,每到選舉都只是一些口惠而始終無真實的回應,那麼這些埋怨與失落,總有一天會化作強大的反擊力量,這些值得執政者謹慎對待。

  以國片而言,「權力過程」算得上認真謹慎的佳作,唯倒敘的調度尚需一些調整,就更能突顯角色的不安與困頓,但依然應該把它列為國片的佳作。



聽我,看我,告訴我(Marie's Story)←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歡迎來到美國 (Umrik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