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年5月31日

雙面艾莉絲(Complete Unknown )


導演:喬舒亞‧馬斯頓(Joshua Marston )
主演:瑞秋‧懷茲(Rachel Weisz)
   凱西‧貝茲(Kathy Bates )
美國 / 2016年 / 108分 / 限制級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湯姆是一名設計公司的電腦操作員,他的工作穩定安逸,對於妻子雷米娜不斷地提議,搬到加州尋求更好的機會,始終不為所動。

  同事克萊德在公司的餐廳,認識了一名來自別的公司的女人也來用餐,她自稱是艾莉絲,她認為許多人認為不可口的員工餐廳,她卻興趣盎然,於是克萊德與艾莉絲變成好友,兩人也外出約會幾次,而就在湯姆生日的時刻,克萊德便邀她前往。

  沒想到湯姆一見艾莉絲不由得大吃一驚,因為她看起來就是十五年前離家出走的前妻珍妮,但堅持她是艾莉絲的女人,卻是一名實驗室專門研究生物的科學家,在網路上都能找到她的論文與資料,這與湯姆所說的前妻根本完全沒有任何關連性。

  執著的湯姆,眼見克萊德似乎已將這位艾莉絲當作未來的女友,因此他也隨他們到夜店。就在艾莉絲單獨離去時,湯姆隨後跟上,並叫她珍妮,沒想到艾莉絲真的承認她是珍妮。

  在珍妮的敘述下,她道出懷疑人存在的價值,以及生命位階與工作是否是命定的?她的離開像一場的試驗。她以前在家鄉當過八年的教師,她曾在廣州當魔術師的助手,也在南非以凡妮莎的身份渡過,莎夏是最後一個身份,前後一共更換了九次,而每一次都像一次的重生。

  湯姆不相信,他要艾莉絲帶他去現在的實驗室,果然艾莉絲有出入的卡片,裡面的同事詹姆斯也屬於C組的研究,並向她報告進度,艾莉絲與湯姆穿上防護衣,也親自進入實驗室感受艾莉絲熟練的一切。

  湯姆問艾莉絲,下一步是什麼?又將要變成什麼樣的人?而如果真的,那湯姆想看見她離去的過程。而艾莉絲反問湯姆願意跟她一起去嗎?湯姆卻沒有回答的勇氣。而在這之前,他們救了一名扭傷腳的老婦,艾莉絲竟說她們兩人都是醫生,而湯姆也順水推舟扮演醫生腳色,並獲得老夫婦的讚賞。艾莉絲也在這時刻又離開了,湯姆回家後,知道雷米娜很不爽,他突然提出要考慮之前妻子所提出要去加州的計劃……。

◎ 劇情分析
    
  廿世紀初,曾經有兩本小說敘述女人出走的故事。雖然相隔近三十年,但其主軸都是女主角身處在安逸、富足的家庭,也與丈夫相當恩愛,並生下二至三名子女。大約是當子女在十八歲左右,女主人便突然失蹤,還記得其中一名女主人是到了一座小島,與一名女傭過著屬於她的日子,直到終老。

  在廿世紀初期那個年代,這樣的行徑是駭人聽聞的,但不能否認,這兩本小說,對日後女性主義和新女性主義,有著相當大的影響。

  人從一出生之後,便汲汲營營創造屬於自己的一切,包括工作、家庭、婚姻以及隨後延展出的社交空間。於是這個人便被具象地定位下來。如果你是醫生,所有人就會以這種認知的主軸,來看待與互動,但是否真正想過,這個職業是醫生的你,是否真正的你?因為在深思的深層思考領域中,其實還存在許多我們尚無法聯結的東西。說是東西其實是不正確的,因為我們有這方面的認知,卻不見得能真正掌握祂,甚至領納祂。但在另一種角度而言,有時感受深層的吶喊,其實是真的存在,甚至也能感受祂時時刻刻與你在一起。

  就是這個祂,當有感觸時,世間所有的一切如醫生這個位階,便顯得微不足道了。正因為這種能量是生命的本有,若開始有這種領納,便不免開始懷疑「我是誰?」

  這個問題困擾了許多的哲學家,說哲學或許太沉重,但若從生活中來探求,也不難發現這現象的存在。其實我們都困惑在每天生活的抉擇中,而選擇是為了往更好的面向,問題是每一次的抉擇反而增添了我們更多的苦惱。

  就一種生命動力而言,珍妮一再地經歷各種不同身份的洗練,這是自我的另一種追求方式,但在假冒各種身份而言,她則犯了世間道德的「謊言」。有時忠於一個身份而呈現的面向是一種道德,而一再變換身份去面對不一樣的人,難道不能視為「謊言」?

  但艾莉絲(珍妮)勇於面對不一樣身份的挑戰,卻是另類的勇氣。當從一個身份要轉移到另一個身份時,是需要多大的勇氣,而這裡面更涵有更多的冒險精神。而這應該是極大的反構精神與實驗性,若說艾莉絲變換另一個身份時是有利可圖,或者由此而轉移身份並獲得可觀的財富,那這才能說是一種謊言與欺騙。

  面對世上如此繁複的格局層層湧現,每個人都有應接不暇的困頓與煩惱,從而開始懷疑「我是誰」?在懷疑的同時,有多少人能夠勇敢地走出去,扮演另一個別人,並從中體驗另一個我的世界?

  湯姆要艾莉絲帶他去看現在的身份。而在她所說的工作中,這名艾莉絲的行徑是湯姆所陌生的,但卻又無法指責她的缺失,因為她不但有論文,也有實驗室,甚至也帶湯姆入實驗室實地體驗。

  這無疑帶給湯姆極大的震撼,因為他就是一名安逸於現況的人,如果珍妮就是現在的艾莉絲,而並沒有離去,也就是一直與他相處在一起,如今會是個什麼樣的生命面向呢?

  這種懷疑,在最後遇見一對受傷的老夫妻時,得到了驗證。兩人協助老婦回到屋中,湯姆拿冰塊給老婦時,艾莉絲突然說湯姆是一名骨科醫生,當下的湯姆是震驚的,但在震驚下去又是開始合理化地享用外科醫生這個身份,於是當下艾莉絲的一句話,使得湯姆開始沉醉在謊言之中,甚至他感受到一股從未有過的愜意。

  這是影片中相當重要的類比法,由湯姆的腳色扮演,雖有略為說謊的意味,但卻讓他的生命起了極大的刺激與變化。此刻他不再是湯姆,而是自己塑造出來的外科醫生,他努力地扮演,也讓別人相信,甚至到最後連他自己也相信了。

  原來我們每天都能扮演另外一個自我的腳色,這是一種自我的挑戰,若沒有勇氣是無法自我承擔的,相較於其他人,每天都躲在自我早已設定好的身份背後,雖然很誠實地扮演自己,但相對之下,立刻可以感受艾莉絲無比冒險的精神與勇氣。

  其實人的內在,確實有一名真實的「自我」,只是每次的再生時,我們卻只懂得躲在這個身份的背後,並營造出這一世的「自我」。但這個將來還會再變化的外在自我,卻非真實的內在自我。雖然這屬於宗教的議題,但卻也是本齣戲導演極力在推崇的。問題是這樣的體現,是相當深奧也必須有更多的領納,才能真正了解其中的奧妙。因此以這部影片而言,便成為極佳的藝術電影。

  導演刻意以較溫暖而陰暗的光線,製造真實與虛幻的情境,雖然我們每一生的每一個人,都活在真實與虛幻之中,但卻無法真實的體認。

  湯姆似乎體認到艾莉絲的動機與出發點,而艾莉絲也提出問題,她問湯姆願不願意與她一同消失,也就是放棄目前的工作,再到外地設定另一個身份,並開始新的生活。然而也許湯姆尚未準備好,他沒有拒絕也沒有答應,但他在目睹艾莉絲離去後,他也考慮了上次妻子曾提出去加州的問題,也許改變會是另一種生命動能的轉變。



翻轉奇蹟(Holiday Miracle)←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雙面謎情(The Misplaced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