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年4月12日

驚魂契約(When the Bough Breaks)


導演:喬恩‧卡薩(Jon Cassar)
主演:莫瑞‧錢思諾(Morris Chestnut)
   蕾吉娜‧霍爾(Regina Hall)
美國 / 2014年 / 95分 / 輔導級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約翰泰勒與妻子蘿拉多年無法身孕,不得已採用借腹生子的方式,在眾多應徵者中,他們選擇了安娜,因為安娜個性柔和,其先生麥克是一名軍人。

  雙方初步接觸,彼此都留下極好的印象,然後到醫院由醫生將受精卵植入安娜的子宮,看似一切都順利,只待嬰兒生下,便付麥克與安娜一筆錢。

  在安娜確定受孕後,有一天安娜卻來找約翰,約翰覺得詭異,但安娜卻說是丈夫麥克忘了來載她,但其實真相是麥克並非是一名善良的人,他是一名有家暴前科的人,果然在報警之後,將麥克抓入監獄。

  雖然約翰也去獄中探視,但他希望軍方能趕快將麥克送至國外的基地,一直等到孩子生下,但此時才發現麥克其實早就被軍方開除軍籍。

  但安娜似乎也漸漸行為失控,她利用約翰收留她住在家中時,偷窺夫妻兩人作愛。約翰的公司要舉辦晚宴,安娜也一起去參加,但卻私自穿蘿拉的衣服,這使得蘿拉相當不悅。而在晚宴中約翰的同事陶德卻看上了安娜,約翰不置可否,但他已經慢慢感受到未曾有過的壓力。

  出獄後的麥克向安娜表示,既然懷有了孩子,那就把孩子留下來,不必給泰勒一家,顯然他也在謀求更大的報酬。

  安娜利用手機視訊的功能,不斷地脫衣引誘約翰,約翰心神受到影響,但還是嚴詞拒絕。

  麥克發現妻子安娜似乎離他越來越遠,於是偷偷潛入想要恐嚇安娜,但麥克卻遭一幪面人一刀刺殺。

  在醫院宣佈安娜懷的是男嬰時,約翰卻發現有人動他手機,讓他在工作上失利。而同事羅倫懷特去調查後,發現安娜這個女人頗不單純,果然安娜越來越主動,她要約翰泰勒吻她,泰勒拒絕,並要帶她去住湖邊小屋,但安娜卻未停止要求約翰吻她。

  此時聽說有人死亡送去醫院,趕去後才知是麥克,而安娜欲殺蘿拉,卻在此時生下孩子,但安娜的瘋狂行徑,使得泰勒夫妻受到前所未有的驚恐。

◎ 劇情分析

  為何夫妻有的能生幾十個兒女,但有的卻連一個也生不出來?若根據佛經的訊息,一切都是因緣。因為當人亡故之後,會出生為中陰身,由本心阿賴耶識所生。但中陰身每次只有七天壽命,最多七七四十九天之後,中陰身就必須去投胎,此時與中陰身有緣的父母,便會出現在眼前,中陰身因自身的「喜愛」習性而進入母胎是為「羅羯藍」,亦即「受精卵」。這是受胎的情形。

  所謂中陰身面前會出現面相,這當然是中陰身自己的業識因緣所現,就猶如夢境中的情境並非我們可以預測或指定。你能指定自己今晚要作什麼樣的夢嗎?當然沒辦法,但就這樣無緣由的出現了,而夢境的當下你似乎也無法有反觀的能力,甚至無法掌控或了知當時的環境與氛圍,其實夢境的情形也與死亡的情形頗相似,因為夢境中只剩七識面對大法塵,而真心阿賴耶識則從來不在六塵之中,雖然祂依因緣種子生出了六塵。

  「不孕症」當然從醫學的角度來看,不外乎各種醫學理論與症狀,譬如精蟲稀少,自然造成不孕,但現在以人工授精的方式,也造就了許多夫妻能完成生兒育女的美夢。古代也有借腹生子的傳說,日後延伸出很多意外的情節,但現代的「借腹生子」卻是將已經結合的受精卵用器材植入孕母的子宮內。

  雖然兩人沒有過親密的接觸,但卻懷有另一個男人的孩子,漸漸地會在懷孕者的內心世界起極大的變化。一般而言,這種情形並非沒有,但這屬於心理的層次,也應該是可以深入去探索的。

  約翰泰勒與蘿拉究竟是什麼原因而無法懷孕?這在影片中並未提及,他們透過類似徵選的方式選了一對夫妻,安娜長得頗有姿色,而丈夫麥克似乎也都屬良善之人,但沒想到在懷胎十月之中,安娜與麥克的心思起了極大的變化,而這正是此齣戲的重頭戲。

  或許麥克與安娜是一起演一齣戲,來詐取更多的所需,但也有可能是安娜逐漸有了比較,而遂有了取代蘿拉的念頭。因為兩家的條件相差太大了,安娜自然會開始有非份之想。

  如果這樣的借腹生子能立條約的話,那這條約是否能約制安娜的野心?但孩子在她肚腹之內卻是不爭的事實,也就是她是真正嬰兒的擁有者。就整個社會道德而言,安娜的堅持是相當正確的。

  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安娜能夠懷孕,卻是在一種金錢合約下的必然,因此就真正嚴格討論,安娜的堅持就似乎站不住腳了。

  事實上,麥克與安娜也因為借腹生子這件事,起了極大的爭議,麥克的胃口越來越大,他的妻子懷孕,但他不是父親,這一點他似乎沒有太在意,他要的是更多的錢。麥克惡劣的本質逐漸顯現,但與妻子安娜的方向卻背道而馳,兩人的想法差異使得兩人決裂,當麥克露出兇狠的暴力時,安娜卻顯示了她更兇狠的另一番面目。

  約翰泰勒只想息事寧人,他企求孩子能夠平安來到這個世上,因此他不僅處處遷就安娜,虛以委蛇,但安娜處處進逼,甚至也逐漸危及妻子蘿拉的生命。

  現今的社會,許多年輕人寧願保持兩人同居的生活,就算結婚也不見得要生小孩,這當然是因為教育一名小孩長大成人,是需要付出極大的代價,因此夫妻倆寧可獨善其身,不願生孩子的結果,自然會削弱台灣日後的國力,這一點是相當堪慮的。

  約翰泰勒是一名律師,生活條件不錯,因此他在妻子無法生育之後,與妻子商量,決定採取借腹生子的方式,為自己的家庭留下一個血脈,這樣的觀念其實在東方人較為熱衷,所謂「不孝有三,無後為大」,無法持續香火,百年之後如何去面對先祖列宗?

  但在西方,這種借腹生子的方式都採用秘密的,猶如器官捐贈者一樣,受捐者完全不能知道捐贈者的身份,因為這種外來移入的器官,有時會讓受捐者產生一些奇妙的感覺。

  西方世界中,有人專門賣精子,提供給一些需要的家庭,但前提是不能洩露他的身份,這都是為了要杜絕這種心理因素的變化,甚至最終會影響到人倫的悲劇。

  似乎有一部影片就在談論這件事,到最後他因不斷地捐精子,才知他有數十個兒女。而有趣的是,這些兒女最後都來與他相認,當然這是從另一種層次來詮釋這一類的電影,但這應該也是一種特例。

  這部影片,其實是針對電視頻道,而拍攝的低成本電影。有趣的是,這是一齣以黑人為主體的影片,反而安娜的丈夫這名反派人物是白人,另外的白人則是律師團的老闆,在約翰表現良好之後,欲讓他加入合夥人。

  然而不管黑人、白人甚至其他人種,都無法脫離人性的變化。當一切都順利時,任何人都會是良善的人;但當有了比較,而欲更上一層樓時,最深層的人性此時便會受到嚴苛的考驗。也許這是一種真正的試煉,人生有許多並不是真正屬於我們,該有的自然會呈現,沒有的就算費盡心思也是枉然。



變腦漫遊中(A Glimpse Inside the Mind of Charles Swan III)←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變臉遊戲 (Nobody From Now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