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年3月1日

寂寞愛光臨(Not Here To Be Loved)




導演:史蒂芬‧布塞(Stephane Brize)
主演:派屈克‧薛內(Partick Chesnais)
   安娜‧康西尼(Anne Consigny)
法國 / 2006年 / 90分 / 普遍級
提名紀錄: 凱撒電影獎最佳男主角
     凱撒電影獎最佳女演員
     凱撒電影獎最佳男配角
     歐洲電影獎最佳男主角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尚克勞德‧德薩繼承了父親遺留的工作,每天必須去擔任法拍執行官,而這些繳不出房租的人,克勞德帶警察查封他們的財產,並將他們驅逐出居所。

  或許這種工作幹久了,便使人產生極大的冷漠,於是他離婚了,而住在養老院的父親,也是一樣不近人情,成為老人院內最不受歡迎的人。雖然哥哥、姐姐都被氣跑了,但克勞德依然在假日去探望父親。只是沒談上兩句話,父親就大發脾氣,要他到外面走走,他說會感冒,玩大富翁卻每次都不歡而散。

  克勞德的兒子尚伊夫也加入工作團隊,這使得助理海倫能夠鬆一口氣,但沒多久尚伊夫也興起離開的念頭。但真正面對克勞德,卻只表示不知是否能在公司內放一些植栽,被叫來幫忙之前,尚伊夫是從事植栽的工作。

  在公司對面有一家教探戈的舞蹈教室,這似乎給克勞德有了一份契機,他鼓起勇氣走入舞蹈教室,沒幾天就認識了一名女子芳絲華。原來以前的母親,當過芳絲華的保姆,兩人在舞蹈教室內跳得相當契合,也送她回去。

  第二天芳絲華打電話來,說她的舞鞋遺忘在車內,於是芳絲華依約定的時間 七點鐘到達,兩人喝了酒,也一起討論跳舞的細節。其實芳絲華的未婚夫是老師,他正要寫一本書,只是沒靈感,故無法陪芳絲華去舞蹈教室。而另一名男子一直追求芳絲華,為了婉拒他,芳絲華告知自己即將結婚。

  芳絲華去試穿新娘禮服,但母親有太多的意見,這使芳絲華有些沮喪。而克勞德去看父親時,突然問起獎盃之事,父親說早丟棄了,這使得克勞德大動肝火。芳絲華再度邀未婚夫去舞蹈教室,但西瑞表示今天靈感不錯,要留下寫書,而這晚克勞德送芳絲華回去,在車內吻了她。

  但追求芳絲華的男子故意問她未婚夫之事,克勞德認為自己受騙,不再去舞蹈教室,也不聽芳絲華的解釋。而此時他的父親逝世,他才發現,父親把所有得獎的獎盃,全都鎖在櫃子中。克勞德知道兒子也不適合這工作,要他立刻回去做園藝,而為了安排座位沮喪的芳絲華,已表露了她對西瑞放棄的態度。終於有一日,克勞德又走入了教室……。

◎ 劇情分析
    
  人的工作常常影響到性格與個性,克勞德像個三明治人,他必須照顧或探視在養老院的父親,而孤高傲氣的父親,也不屑與大廳的老人一起寒暄,唯一的等待就是假日會來探視他的克勞德。

  克勞德的工作繼承自父親,這也是兩人極為相近之處,面對付不出房租而被沒收財產,並驅趕而出的這些困苦的人,克勞德只有裝出一副冷酷的臉色,否則只要心軟是絕對無法執行這份工作的。因此克勞德失去了妻子,縱然最後要兒子尚伊夫來幫忙,但從這三代的比較中,克勞德似乎看出了端倪。

  父親與克勞德表面上是不近人情,但他們的感情都是被隱藏在內心深處的。每次克勞德去探望父親,縱然兩人有了衝突,但父親總會躲在窗簾後偷偷看著克勞德。因為誰也不能保證,還有下次可以再見到親人。

  或許是這種死亡逐漸逼近的感受吧?父親便顯得相當的焦躁,人生如果要說能留下什麼?那父親所曾擁有的,應該只有小時候或年輕時,在他調教下的克勞德,曾拿下網球比賽的獎盃,以及玩大富翁比賽的冠軍。

  但當克勞德問父親獎盃去處時,父親竟說早已丟棄了,但其實在他死後,克勞德從父親口袋中找到鑰匙,打開櫃子是滿滿的獎盃。克勞德從這兒也看出自己的雙重面孔,他一直隱藏自我,不將感情釋放而出,導致妻子很早就離開他。而父親也是如此,克勞德的哥哥和姐姐,甚至母親都拒絕再去探望父親。

  然而當克勞德踏入舞蹈教室時,立即被芳絲華所吸引,芳絲華為何已經在即將結婚前夕,反而對克勞德有了好感?唯一可以詮釋的就是婚前的焦慮症。

  從單身即將進入兩人共組的家庭,這表示生活會有極大的改變,不管男女,在即將到來的生活中,必須學習更多的適應與應對,難免在心中會產生極大的焦慮與不安。而當芳絲華認出克勞德的母親是她的保姆時,立刻有了親人一般地親切感受,這應該是唯一可以解釋的。

  而另一方面的助緣,則是西瑞本身的態度。芳絲華學探戈,是希望在婚禮時能與新郎風光的開舞,但西瑞為了寫書而焦頭爛額,那會在意去學舞之事?一消一長當然助長了芳絲華的心逐漸倒向克勞德。

  這部影片大量地敘述了人刻意隱藏在內心深處的感情,也許我們害怕將感情全部釋放之後,便會像一絲不掛地呈現在別人面前。因此為了隱藏這些感情,便開始偽裝自己,但這樣的舉措只會讓自己更顯得孤立,人群也離你越來越遠。

  但人會因此而妥協嗎?當然不會,面對愈來愈遙遠的人群,只有用謾罵與苛薄的語氣來應對,結果當然會使得自己更加陷入泥淖而無法自拔。

  探戈是所有舞蹈中最富感情的舞蹈。當對方進,己方必退,也必須和諧的交錯腳步而不能絆倒對方。故有人將探戈形容為男女關係。

  男女相處之道當然要懂得進退,所謂進退應該也能用和諧的角度來解釋,東方文化貴在體諒與包融,這看似簡單,但其實也是相當困難之事。究其原因當然是「心」的問題。

  當一對男女雙方已經無意在對方之際,我們稱為無心,此時就算用盡所有的力道也難以挽回對方,以現在的社會觀點,都會認同分離為上策,畢竟同住一屋簷下,但卻沒有心在相互經營,那也只會使事情更加複雜,甚至到最後無法收拾。

  西瑞在芳絲華離去後,就已經明確宣告這段感情的結束,如果克勞德不曾回去舞蹈教室,相信芳絲華也會離開西瑞的,因為很明顯的,兩人的性格其實有著極大的差異,一開始也許芳絲華沒有發覺,但最後在排定親友的餐桌時,竟然引發家人的起哄與爭吵,這使得芳絲華面對這場婚姻的後續,當然會產生極大的困擾。

  另一項讓芳絲華震撼的,應該是姐姐的外遇。姐姐曾經風迷一名健身教練,當然最後為了婚姻,她必須急流勇退。姐姐的觀點,也是日後社會的趨勢,「外遇是天性」這句話也曾被用來評論「麥迪遜之橋」。

  在姐姐的觀點,女人外遇似乎是相當尋常的事,但千萬不能沉迷,否則東窗事發後便很難收拾。這一段落其實是相當諷刺的,但這個社會的表相,永遠不會如我們所看到表相般的平靜。

  處處有偽裝,也常常以雙重性格來處理世上的許多事務,這對每個人而言,都是相當辛苦的。芳絲華也許認為克勞德再平凡不過,就像每天會經過路旁而被你遇到的隔壁男人,這是她的解釋,但這應該還有更深沉的故事不曾被發掘。

  也許曾被克勞德的母親撫養過,於是便有了一種極為特殊的感情出現,而在過去,這段感情是被隱藏的,換句話說,芳絲華的內心也潛藏著更多不為人知的祕密。

  雖然平淡,但卻徹底詮釋了一成不變的中年生活裡,女人依然是克勞德靈魂的救贖也是感情的出口。

預告影片



被遺忘的孩子(The Search)←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異形:聖約(Alien: Covena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