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年2月8日

蒙特婁戀曲 (NightSong Mobile Etoile)


導演:拉斐爾‧納賈利(Raphael Nadjari)
主演:潔哈汀‧佩拉斯(Geraldine Pailhas)
   路克‧皮卡(Luc Picard)
加拿大 / 2016年 / 120分 / 普遍級
禮讚:榮獲 2016 以色列 #海法國際影展 獎項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在大學主修古典音樂歌唱的漢娜,畢業後與鋼琴手的丈夫丹尼爾,及拉小提琴的兒子大衛繼續組一個合唱團,但其中團員麗邁因搬家到波士頓而離開,另一位艾塔也只能繼續打拼下去。

  丹尼爾與漢娜去向基金會申請贊助經費,但卻無法獲得認可,所幸在一次小型的演唱會中吸引了一名年輕的女聽眾阿比蓋兒。幾經考量後,阿比蓋兒主動來試音,漢娜也非常讚嘆,於是阿比蓋兒的加入,合唱團顯得更加有活力。

  在這之前,漢娜一直要查一位作曲家賽門‧查爾斯‧布洛克,但在數位化的圖書館,卻還是無法收錄布洛克的曲子,於是漢娜委託她大學的老師為她查訪。

  這位老師山謬查訪到了布洛克的後裔,知道魯本有收藏,雖然收藏得很好,但依然有許多的缺失,而且也需要修補,於是透過數位化處理,將失傳的「夜曲」、「流星」掃描,終於帶給漢娜。

  漢娜與眾人討論後,她尊重阿比蓋兒自己的感覺去演唱,阿比蓋兒以較年輕的方式來詮釋,原本的聖歌就顯得更加的活潑,而不似過去的嚴肅。

  漢娜為了慎重起見,請了山謬來聆聽,沒想到山謬聽不到一分鐘,立刻把漢娜叫到室外,直接表明這些聖歌不是這樣唱,應該中規中矩來唱,這使得阿比蓋兒相當受傷,勉強按山謬的意思唱了一次,但卻頭也不回的返家。而這些衝擊卻也引燃了漢娜過去學生時代的一些往事。

  原來漢娜學生時代曾與老師山謬有一段情,但漢娜幾經思考,還是決定採用阿比蓋兒的版本。並直接向山謬表示,過去有過去的思考,但都已經過去了,她決定要用自己的版本。

  阿比蓋兒失落地躺在家中,漢娜在即將演出前直奔她家,好說歹說才把阿比蓋兒哄上舞台,而合唱團因精準地詮釋了這些聖歌,感動了基金會的人,也引起世界古典音樂節目主持人文森主動給予名片,希望能邀他們上節目。但漢娜卻又單獨做主,表示用二重唱即可,但這下又傷了艾塔的心,艾塔決定退出,縱然他們同時也獲得補助,但看來艾塔心意已決,合唱團之路能繼續下去嗎?

◎ 劇情分析

  一部以合唱團為主的電影,但卻不是法國片「放牛班的春天」這般感人,卻以艱深的聖歌作為訴求。所謂的聖歌,其實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或更早的時期,猶太人的教堂用來讚美耶和華的二部甚至四部合唱。

  其實原文「聖歌」早已將影片做了定調,雖然不見得適合其他宗教信仰的觀眾,但屬於讚頌的領域,還是讓觀眾感受到聖歌的魅力。

  要經營合唱團本來就是一樁困難之事。雖然這個合唱團也只有兩三個人,但當有團員要搬家時,原本的團員便缺了一角,再去找一個人來遞補說是容易,但也非易事,首先這名團員的音色與音域是否能撐大局?最重要的是對合唱團的熱忱。

  很多人以玩票的性質去參加合唱團,這樣的觀念是有待商榷的。雖然你只是合聲中的一部份,但若不是真正的有興趣,很快就會因為排練的繁瑣而厭倦,那離開合唱團應該是早晚的事。

  漢娜從事的合唱團,應該是相當冷門的工作,有時只為一些特定人士而演唱,觀眾也都只是個位數,但她自認自己的工作是神聖而獨特的。因此她與丈夫、兒子同時投入這種演唱的工作。丈夫負責鋼琴;兒子負責小提琴,就這兩種樂器,其他就完全靠人的聲音來營造了。

  聲音從人的喉嚨發出,其實是最帶情感的,而所有藝術其實也都是投注更多的情感,從而在藝術領域中求取一種共融。這也正是藝術感動人之所在。但每一種不同的切入與詮釋,都會有不同的效果,也就是給予觀眾不同的感受。而這也正是藝術家最可貴之處,因為自己的獨特表現與詮釋,於是藝術的本質便會發光發亮。

  漢娜一生中專注在猶太教堂的聖歌呈現。這種小眾文化幾乎讓合唱團無法延續,因此就像台灣的許多小劇場一樣,四處尋求贊助。

  台灣的劇場文化甚至音樂等藝術,其實都需要尋求贊助,而對象除了是一些私人機構之外,大部份都來自政府單位。譬如各縣市的文化局、國家的文化部;國家藝術基金會,甚至其他教育部、內政部甚至社會局等,其實都有申請的對口單位。然而僧多粥少,每個團體所申請的也不過幾萬到一、二十萬,但對於每個團體而言,不無小補。

  文化部對於劇團有一種「扶植團隊」,每年會有一百萬的補助。漢娜向一個學校或基金會申請的,就是屬於這種常態性的贊助。如果固定一年中會有一些固定的收入,這會使得藝術家更能放膽去創作。沒有後顧之憂,是每位藝術創作者的夢想,但卻不是每個藝術家都能得到的。

  這部電影的敘述手法是相當獨特的,沒有任何特別強調的具象事件,尋找傳說中的兩首樂譜,也在輕描淡寫中完成,這種不以戲劇為戲劇的呈現方式,似乎是一種刻意的表現。

  我們在影片中,很少碰觸到漢娜與丹尼爾的夫妻關係,或者是情感的問題;兒子與二人的互動更少,幾乎沒有對白,這或許說是這個家庭太過投入在音樂上,而忽略了家庭中應該有的其他元素。

  唯一的衝突點,是漢娜的老師山謬為她找到兩首曲子的樂譜,但卻反對年輕的阿比蓋兒用一種較活潑甚至浪漫的音調來演唱,這是一種新舊思維的爭執,雖然只是一種詮釋上的不同,但最後漢娜與山謬在咖啡廳的那場戲,卻又顯示了過去一段不為人知的往事。

  在片頭山謬望著站在鋼琴邊的年輕漢娜,然後傾全力相授,但這似乎也有著一段不為人知的師生戀。在咖啡廳時漢娜扶著山謬的手,表示她會付這兩首他找到的曲子的費用,但她又表示,過去的一切都已消逝,要迎接的是真正要挑戰的未來。

  這一段是一語雙關,漢娜決斷的表示,過去那段戀情已經結束,而她也支持阿比蓋兒用她的方法來詮釋聖歌。山謬在演唱會中是最早離場的,這或許他還是堅持,聖歌應該要用最嚴肅的方式來演唱,這是他保有舊時代的觀念。但大勢所趨,所有的時代面向,會有一種新的轉向與變化,最終山謬還是不得不同意,在自己主持的電台節目,重新給予漢娜「雅歌」合唱團無比的讚譽。

  而另一段衝突很不戲劇,但卻很衝突。突然而來的成功,讓漢娜只記得阿比蓋兒,卻忽略了另一位女團員艾塔。艾塔感覺自己被忽略了,枉費她這些日子來對合唱團的支持,她也曾提供自己教韻律操的教室當作練唱的所在,因此負氣地離開合唱團,雖然此刻合唱團已經獲得了補助,並要上節目接受訪問。

  漢娜此刻的心情,似乎與前面的表現是不一致的,也許是暫時的成功,讓她有些忘形。所以連丈夫丹尼爾都覺得她這回是作錯了。

  究竟艾塔日後會不會再參加雅歌合唱團?影片中並未給我們一個明確的答案,但這似乎更符合這齣電影的調性,導演只是忠實的呈現聖歌的詮釋,也批點了一些人性的問題,但更多的焦聚應該是合唱團的困境,這一點也是值得台灣合唱團多加注目的。



維多莉亞(Victoria)←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與森林共舞(The Jungle 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