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年1月29日

母親 (母べえ) (KABEI-Our Mother)


導演:山田洋次
主演:吉永小百合
   淺野忠信
日本 / 2008年 / 133分 / 普遍級
禮讚:第58屆柏林國際電影節 (2008)
   金熊獎最佳影片(提名) 山田洋次
   第32屆日本電影學院獎 (2009)
   最佳影片(提名)、最佳導演(提名) 山田洋次
   最佳編劇(提名) 山田洋次 / 平松惠美子
   最佳女主角(提名) 吉永小百合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一九四0年日本開始掀起大東亞戰爭,接受德文教育的學者野上滋寫的書全部不准出版,甚至在一個夜晚被日本憲兵抓入監獄,從此便無法出來。

  妻子佳代的父親原本是山口縣的警察署長,但因女婿是政治犯被批為非國民,遂辭去了署長職務,與一名開旅館的女人同居。

  野上滋有一名學生山崎徹來訪,不僅盡力照顧老師的兩名女兒阿初與小照;同時也相當關注佳代。而佳代獲得探訪丈夫的同時,在為他換衣服時,才發現野上滋全身紅腫,吃的東西也都是又酸又臭。

  野上滋的妹妹久子也來幫助嫂嫂,她原本是學繪畫的,而鄰里間也對佳代相當照顧,里長特別介紹佳代去小學當代理老師,使得這個家庭勉強可以維持下去,而晚上七點鄰里也要每組都開會。

  此時住在奈良的叔叔也來入住,平常也沒做什麼,只帶個金戒指晃來晃去,有一天揶揄阿初已變成小姐了,甚至連胸部長出來這種話也說出,這惹得阿初難過地哭了。久子要佳代請叔叔回去,叔叔回去前將金戒指要山崎拿回去送給佳代,然後坐火車回奈良。

  野上滋轉移到監獄,也准許看書,故要求佳代去他老師家借書,沒想到老師對野上滋多有批評;佳代失望要回去時,師母才把書拿出來要佳代拿回去,也送小照一塊很久沒吃過的蛋糕。

  戰爭愈來愈激烈,日本國內掀起撲滅華麗的活動,穿得太華麗都會遭受批判。一九四一年的新年,一名杉本檢察官審訊他的老師野上滋,但過程卻是一板一眼,回山口探視父親的佳代,卻反而與父親斷絕了父女關係。

  暑假時佳代昏倒,受到老醫生的特別照顧,而山崎帶佳代母女去海邊,因不會游泳差點淹死。此時在廣島的母親死亡,久子便回廣島,久子臨行告訴佳代,山崎喜歡的其實是佳代。

  終於野上滋死在監獄,辦完喪事後,山崎也接到兵單,戰後一名山崎的同袍回來告訴佳代,山崎已經死在海上,佳代一直把兩名女兒扶養長大才過世。


◎ 劇情分析
    
  從中國的歷史來看「七七事變」與從日本國內來相比較,其實是有很大的差異。「母親」這部影片,正是從反戰的思想,來建構一名母親如何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面臨丈夫入獄又必須扶養兩名女兒,從中又滲雜了若有若無的一段愛情,是一部近乎史詩般的用心之作。

  台灣也曾有過「白色恐怖」,就連美國這個民主的國家,也無法避免這種消滅異已的政治迫害。日本當時的軍國主義相當狂妄,計劃在很短時間就能拿下中國,但沒想到卻陷入泥淖,雖然在南洋長驅直入,但後繼的補給線是一個問題。而最大的錯誤是偷襲珍珠港,導致美國介入戰爭。

  日本的軍人在當時是狂妄無比的,他們不僅要消滅美國及英國,雖然與德國 站在同一線上,但最終在勝利之後,也必須與德國決一死戰,因為日本的終極目標是統一全世界。

  每個國家都有其宗族主義的思考,這幾乎很難被馴化的。人為何會投生在同一個國度,這表示這些人有相同的「同分眾業」。一個人的業識連佛都無法改變,何況以人為的力量,要去同化其他國家的人,除非是這個世界大家都有更相同的同分眾業,否則武力再強也只是壓制,卻無法讓人心悅誠服。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日本與德國,應該都是很好的例子。

  野上滋原本是大學教授,但因主張不應與中國開戰,這自然變成「非國民」,而他的文章與出版品均遭查禁,加上又失去教職自然使得生活陷入困境。

  就像台灣當年的白色恐怖一樣,日本也是在天未亮前敲門逮人,只因為思想不一致,就必須入獄。所謂思想改造,並非寫悔過書就能獲得寬恕,因為當政者認為這些人只為了獲得釋放,表面的文字是不可靠的,被認為是一棵毒草,那解決之道便是連根拔起。因此野上滋的命運到最後,就如同白色恐怖那個年代的受害者一樣,在半夜被抓走之後就被宣告了死亡。

  或許因為妻子佳代的父親是山口縣的警局署長,這個等於警長的位置,使得佳代慢慢有了探視權,但獄所的環境奇差,入獄的人早晚會因衛生環境惡劣,最終亦難逃一死的命運。

  故事主軸並非放在野上滋的身上,主觀鏡頭反而是在佳代與兩名女兒及山崎徹這幾個人身上。在人物互動中,讓觀眾體現了當時戰爭期間日本人民的生活與困境。

  山崎徹這名腳色的定位是野上滋的學生,在老師入獄後主動前來幫忙,他因為聽力的問題而體檢未過,使得他免於被徵兵的命運。野上滋的妹妹野上久子也來幫忙,這使得兩人有了更緊密的接觸。山田洋次這名日本的大導演,不慣用煽情的手法來呈現,他的調度都是理所當然,很多的真正緣由不經具象事件來呈現;而是透過日常生活中微細的枝微末節,讓觀眾感受後再接納箇中的想像。

  在久子接到母親亡故而必須回廣島時,佳代就表示久子與山崎是天生一對,而久子也才在此時表明,山崎對她並未有過表示,而她看得出,山崎真正喜歡的人是佳代,佳代有些不敢相信。但她是否真的完全忽略了山崎釋放的感情?吉永小百合的演技爐火純青,她將情感完全內斂,畢竟自己此刻的處境是相當特殊,若有了曖昧之情傳出,勢必遭受鄰里批判。

  若問山崎徹與師母之間若有了曖昧,是否能被社會所接納呢?很多女學生與男老師的愛情一再被探討,但卻很少人去探討師母與丈夫學生的愛情關係,基於男女平等的原則,這樣的發展應該也會被接納的。

  這原因當然是野上滋能夠出獄的機會不大,一般對待政治犯大部分給予的下場,都是假借各種名目,讓他在獄中自生自滅。其實不只山崎徹對佳代有著好感,其他像當地里長也頗多照顧,這當然在潛意識中很難把男女情份抽離出來,另一位從奈良來的叔叔,似乎在某種角度中亦很難說他沒有某些企圖。只是當時的民風尚屬純樸,若非有強烈的衝擊,否則很難爆出什麼火花。而這名叔叔對於正處於成長年齡的初子說了不得體的話;甚至也在口頭上覬覦久子的美艷,這自然是暴露了他心中的某些企求。

  但也不能因此就說這位叔叔就是壞人,畢竟丈夫入獄的年青又美麗的妻子,總會引來更多男人的渴望,而這種渴望在嚴謹的社會規範下是較容易被壓抑的,更何況又是處在戰爭的艱困時期。而這位叔叔最後也明理地離去,臨行還把他引以為傲的金戒指送給佳代。

  這自然是戲劇人性中相當精彩的一幕戲,孩子們也因此認為,自己當初把叔叔當做壞人是一種罪過,但這件事應非如此簡單地界定,最少應該說這位叔叔無緣無故來做客,這個原始心態其實是很容易理解的。

  從這位叔叔的動機再回到山崎徹的動機,其實是大同小異的,但揚棄外在戰爭的因素,回歸到獨守空閨的佳代身上,還是有很多值得書寫之事,只是每位導演都有他自己的呈現方式。更何況本劇的原著小說「給父親的安魂曲」,是野上照代對父親的懷念,從電影中,我們聽到女兒對於很多事是一知半解的,有時困惑,有時歡悅,用成長的歷境為我們繪製了一幅戰爭的宏大樂章。



生命中最抓狂的小事 (Relatas Salvajes)←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北之螢(北の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