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年1月17日

騙子 (Les Menteurs)*


導演:艾莉‧舒哈基(Elie Chouraqui)
主演:尚‧雨果‧安格拉(Jean-Hugues Anglade)
   華薇莉‧布魯尼‧泰奇(Valeria Bruni-Tedeschi)
法國 / 1996年 / 108分 / 輔導級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艾蓮靠較年輕的導演札克成功地成為大明星,但在演出之後,札克卻失蹤了。

  另一群人想要製造機會接近艾蓮,以便取得編劇主導的地位,刻意製造要送劇本給艾蓮,但卻遭人搶走皮包。果然艾蓮收留了這位黛琪。而艾蓮的妹妹露西與丈夫馬柯卻在全力尋找札克許久後放棄了。

  有一天晚上,馬柯接到一個女子電話,說有一名男子札克,手被販賣保險套的機器夾住了,馬柯趕過去替札克解了圍,並帶他回去洗澡。但艾蓮卻很生氣,因為她氣札克八個月不見,回來卻不是直接去找她。

  札克告訴露西,他因為母親死亡去意大利,但隨身的袋子被偷,故四處流浪。艾蓮為了能再登大銀幕,要黛琪去看札克,札克看了她的劇本覺得相當不錯,但兩人對於要寫偵探片或愛情片爭執不已。札克有些惱火地要黛琪離開,但卻又將她叫回,並告訴她一個札克自己的故事。

  札克表示他在一個小島上,住在一個面海的房間,隔壁房住著一對男女,男的叫保羅,女的叫麗莎。每天都看著二人恩愛地在沙灘上,或者在房間內作愛。有一天,麗莎主動過來要陪他吃前菜。而有一天,來了一名男士,說他以前曾與妻子新婚住過札克現在住的房間,希望能換房間以重溫舊夢,札克最終答應了。但沒想到不久,便傳來保羅與麗莎大叫的聲音,札克撞開門,發現男子是麗莎的丈夫,他開槍射殺保羅,然後又用槍指著札克,最後卻用槍自盡。

  艾蓮來旅館找札克,她知道劇中似乎有一名人老珠黃的中年女人,艾蓮執意要演,但被札克趕出。因為沒有資金,馬柯透過維多找黑幫人士贊助,這使得前製作業能夠順利進行。劇本中人物也改成安東尼遇上安娜與史蒂芬,而札克又繼續說了往下的故事,他帶麗莎逃到另一家旅館,兩人作完愛,當他醒來麗莎卻已在浴缸割腕自殺。

  馬柯因電影未開拍,被黑幫開槍射傷耳朵,他只好向札克坦言,並道出這八個月中,他跟一名服裝師上過床,也與艾蓮有一腿。試鏡時艾蓮也來了,她要爭取安東尼的腳色,雖然又改名為菲力普,但札克終於同意。而黛琪的男友迪耶戈也去應徵而落選,此時情節似乎已經有了新的改變,但最終黛琪又修改結局,使影片相當賣座,而札克又要搞失蹤,但這回黛琪卻從背後追了過去。

◎ 劇情分析
    
  電影號稱第八藝術,其中牽扯的類別甚多,從拍攝的角度,就可以用「借地位」或其他截取鏡頭,而成為影片的連結。但稍懂電影技術的人都知道,許多拍攝的影片,其實是透過移花接木而完成的。這基本上就構成了一種「騙」,雖然這並非是惡意的騙,但還是得看創作者的初衷才能決定。

  若從編劇的角度來看,那麼會說故事的人,有時也會把故事加油添醋,那麼這會不會也是一種騙呢?而演員在飾演的腳色中,雖投注了許多的情感來詮釋故事,但基本上,演員並非是真的劇中人,再怎麼樣認真的演出,他的表演應該也會被列在「騙」的歸納。

  而一個製作團隊也是聯合在一起工作,各司其職,也是一種因緣際會,只要工作結束,這個團隊也就結束了,在這個共處的時刻,突然在真真假假中有了新的領納,於是便突然看清楚了一切,而在改變原有的思惟之後,便有如甦醒般地逃離原有的世界,這種事並非是杜撰的,還是確有其事。

  札克在成功地為艾蓮樹立了明星地位之後,或許是不願一再重複相同的事,於是在拍完最後一幕後,便宣告失蹤,就連女主角艾蓮也不知他的去向。

  在札克失蹤這個階段,黛琪也向她的同夥表示,她可以設計一個情節便能順利進入艾蓮的編劇團隊。這一切都是想要藉機取得屬於自己的利益,從一開始便使得一切顯得不確定與不真實。

  札克是否陷入一種,因自己無法說服自己的情形之下,展開了逃避,而他的再度出現是相當滑稽的。只因為想與一名女子發生關係,又投機想要竊取一個保險套,但不幸手指卻被機器夾住。

  這種近乎瘋狂卻很真實的情境,使得札克更樂於游離其中,因為不必再虛假地呈現不真確的一面,而由此也界分出真實的人生與創作出的虛幻人生。但前來營救他的,竟然是他的好友,也是尋找他八個月之久的馬柯。

  馬柯將他帶回他與露西居住的地方,當然也通知了艾蓮。艾蓮相當憤怒,她認為若是回來,也應該回來找她。但艾蓮卻也不得不妥協,畢竟她需要札克為她導新的戲,她已經是屬於這個影像虛構的人物,現實中的自己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黛琪的出現也許是艾蓮的一張王牌,果然黛琪與札克相談之下,又延展出新的情節火花。而這回札克慢慢以自己的故事作為梗概,於是他口述,黛琪打字,一種新的合作關係於焉展開。

  問題是,札克說這是他的親身經歷,但會不會是他突發的靈感?在加油添醋中集結了一個新的故事。有人說,在現實生活中與故事之間相抵,剩下的就是戲劇。那也就是,為了突然一個事件的立體表現,有時必須誇大執行與創作,在情節上不得不使用較誇張的互動,於是才能成就一片佳作。

  在虛構另一個世界的札克與黛琪,卻慢慢進入了另一個真實的世界。因為黛琪發現愛上了札克,而她最初的動機便立刻瓦解了。就連她原先的男友,也來應徵其中的要角,但最終卻又被艾蓮所解構。

  原來世上沒有任何一件事是絕對的,從原先男的腳色變成女的腳色,這是風馬牛不相及的事,但在戲劇電影卻能夠在虛實中互換,從而改變了原本的認知與結局。

  札克決定採取艾蓮的建議,果然是成功之作,於是他又再度想離開,這個全面虛幻的世界。但這回當艾蓮眾人沉醉在虛幻的勝利之時,黛琪卻從背後追了上去,她知道透過這一次的合作,她與札克會願意共同生活在一個真實而不虛幻的世界。

  人際之間的疏離,似乎也是使得札克失蹤的原因,馬柯承認在以前一名女化妝師對札克相當鍾情,但札克不理她,而馬柯卻趁機佔有她;不僅如此,在他失蹤的八個月中,馬柯也與艾蓮發生關係。

  或許是為了贖罪,馬柯向黑社會調度頭寸,這才使得影片能夠開拍。但馬柯似乎從來就沒有還錢的意思,或許他一開始就只是想讓影片動起來。結果馬柯死在黑社會的槍下。

  從人與人的互動中,處處充斥著玄機與算計,端看你如何看待這個世界,有自利者必然無法利他,在別人受虧之際就稱為受騙,但認真思索,真的有所謂的得利與失利?

  編劇一再地修改劇本,甚至最後將男的改成女的,難道這只是為了讓情節逼真?思考的角度其實是可以多面性的,迪耶戈讓女友以詐騙的方式混入劇組,自己再去應徵腳色,結果賠了夫人又折兵。

  艾蓮在適當的機會提出堅定的立場與建議,結果也將局勢逆轉。在處處算計的世界中,每個人都會嘗試尋求有利的位置,或是可以看得見真心的所在。*



羅馬之春(The Roman Spring of Mrs.Stone)←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寵物當家:雅夫愛相隨(ポチたまペットの旅)( Go, Mas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