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年1月3日

上流曖昧(Le Beau Monde)


導演:茱莉‧洛普庫瓦(Julie Lopes-Curvel)
主演:安娜‧吉哈杜(Ana Girardot)
   巴斯欽‧布雍(Bastien Bouillon)
法國 / 2015年 / 92分 / 輔導級
禮讚:入圍2015年法國盧米埃獎最佳新人男演員和最佳新人女演員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艾莉絲出身貧困的家庭,但她卻對審美觀念有獨到的見解,她在一家咖啡店打工,身上穿的毛衣是她自己染色而織成,卻被一名在時尚界的專家阿涅絲大為讚賞。於是艾莉絲告訴她想上巴黎的刺繡學校,在艾莉絲送給阿涅絲一條圍巾後,她也順利考取了大學。

  艾莉絲在阿涅絲家中感受到上流社會的華貴,她也只是儘力地觀賞。而在這兒,她認識了與阿涅絲同居的香水專家阿霍,以其她的兒子安瑞。安瑞介紹她去外祖母巴特太太的寬大公寓,這才解決了在巴黎住的問題。

  但艾莉絲去了巴黎,卻必須離開家鄉以及男友凱文,凱文無法阻擋艾莉絲去巴黎,日漸萎頓喝酒,不知不覺中便與瑪儂有了關係,但也僅是床上的關係。

  不知是有意或無意,安瑞卻出現在巴黎又與艾莉絲見面,兩人不久就打得火熱,安瑞甚至提出要入住她的公寓,這樣也比較方便。

  艾莉絲看了安瑞的攝影作品,知道他也是有創作力的人,安瑞曾在市場拍攝艾莉絲的繼父費南多,然後艾莉絲也介紹家人認識,肥胖的母親克絲蒂安也成了安瑞的人物題材,甚至艾莉絲也在海灘甚至家中接受了全裸的拍攝。

  但艾莉絲偶然聽到阿涅絲與女兒卡特琳在談話時,提及她對艾莉絲的看法,或許艾莉絲有太多的自己見解,故不太容易融入她們的世界。阿涅絲甚至提及較適合安瑞的女人是瑪雅。

  這些話大大傷害了艾莉絲。而她在一次機會中也見到了瑪雅,她當然也屬於上流社會的人,瑪雅在人際關係中進退得宜,但這與艾莉絲的性格有極大出入,她與安瑞也因一些小事而吵架。

  艾莉絲在阿霍給她新香水的測試之後,對阿霍有了不一樣的感受,阿霍甚至願意把女兒的房間讓她住,艾莉絲果真搬出去,但其實是住在同學馬丁的住處,這引得安瑞有極大的反彈。而在攝影展時,因其母克絲蒂安肥胖的身材變成了主題,但安瑞又沒邀請她來,艾莉絲憤怒離去,而安瑞也去中國發展,並結交了翻譯成為女友。三年後,艾莉絲又與安瑞見面,一切事的發展又有新的議題。

◎ 劇情分析
    
  自古以來,任何的社會型態,一定都會有階級之分。以共產制度而言,標榜平等,故每個人一律稱「員」,但這也只是在表面上的平等而已,因為每個人的工作型態與位置,必然有其極大的差異,因此在位階上,始終都有著無法改變的階級。

  中國古代的「士農工商」,還有上九流、下九流之分,這也是幾千年來的階級分別。外國則有貴族與平民的區野,在日本則有「武士」與「庶民」之別。

  時至今日,民智大開,許多人更敢於批判所謂的「上流社會」,尤其達官顯要更是階級的指標。雖然有媒體煽風點火,但事實上卻無法撼動所謂階級帶來的貧富差距,從而引燃了所謂的「上流社會」與「低層階級」,就連中國現在進步了,但卻也引發了「低端階級」的風暴,因為這批人無法與進步的城市同步,於是很容易遭受外力的自然淘汰,只是原本步調甚緩的改變,中國當局卻以雷厲風行的積極態度,瞬間掃除了這一批進步城市的阻礙。這當然也引會引起一些新的議題。

  法國這個國家,看似相當民主進步,但對於階級的看待卻是令人慨嘆的。麥可漢內克的作品「隱藏攝影機」便是一個例子。移民阿爾及利亞的法國人第四代,在阿爾及利亞獨立後,許多人選擇回法國,但卻遭住在法國的人百般阻撓,甚至成為次等公民,在六0年代的巴黎,曾因為這件事引發抗爭,甚至造成血流成河的慘劇,如今死亡的正確數字一直未被公佈,雙方說辭有極大的誤差,只有日後解密之後,或許才能真相大白了。

  「上流曖昧」或許指的是「品味」的問題。很多人會相當不以為然,認為東西只要能用,何必在意品質?但所謂上流社會的人,他們喝咖啡必講究咖啡的品質,甚至器皿也相當講究,再加上所謂衣服及家居的擺設,也都是花費心力去佈置。

  艾莉絲出身寒微,她的母親失業中,目前只努力在遭解僱之後的抗爭行動,為的只是爭取一些資源,以供自己能夠在社會中存活下去。

  安瑞是富家子弟,他以攝影為創作的媒材,也將艾莉絲肥胖的母親攝入其內,甚至在展出當天,也不曾邀請其母克絲蒂安來參加。安瑞的舉措應是潛意識的反射,因為這種展覽,一般的市井小民是不會參與的,也就是此時的安瑞純粹是從上流階層的角度來看待,因為他不曾將克絲蒂安以平等的角度來看待,雖然他是攝影的創作者,但克絲蒂安只是他作品的一部份。

  艾莉絲也因為這件事與安瑞決裂。但她真正離開的理由,是安瑞始終不曾了解她。艾莉絲喜歡在海邊摘一朵花,然後靜靜聞著花香,彷彿這種香味自古以來就一直存在那兒,而安瑞擅長的是眼識,因為攝影必須用「看」的,而艾莉絲是擅長用「聞」的。

  在學校的老師是一名出色的老師,因為他批判艾莉絲的刺繡玫瑰,只是一朵玫瑰而已,一隻手織的鳥只是模仿一隻鳥,卻從來不曾給予一種新的「詮釋」。

  也就是說,藝術家在呈現作品的同時,應該有一種屬於自己的獨到詮釋。坦白說,艾莉絲尚未入大學以前就具備了比上流社會更具品味的眼光,只是受到階級的壓制,她也只能保持低調,然後以目光環顧四週的一切。這是吸收養份的一種手段。

  人的出身是一種因緣命定,會出生在什麼家庭,是由自己的業緣去連結的。但這種家庭的位階,對生命的啟發並無多大的助益,反而是每個人後天的努力,才是生命成就的最大關鍵。

  阿涅絲自認為是上流的代表性人物,因為她認識「瑪莉柯萊」這本雜誌的編輯,因此希望兒子安瑞能為雜誌拍攝一些相片,如此便輕而易舉地成為首屈一指的攝影大師,因為有了這種助益,便也名正言順地成為上流社會的中堅份子。

  安瑞對於母親的安排相當排斥,因為他本身就具備上流社會的傲氣。但有時這種傲氣也只是一種偽裝,也是一種自我防禦的最佳武力與保障。而當艾莉絲感受到這種傲氣讓她十分不悅,尤其阿涅絲竟認為安瑞裡想的對像是瑪雅。這正是上流社會的門戶相對,但希望是希望,下一代的思惟,也不是上一代的人可以掌握的。

  影響艾莉絲較大的是阿霍,阿霍現在雖然是阿涅絲的入幕之賓,但年輕時,他也並非是上流社會的人,而他則憑藉著對香水的熱愛而製造香水後,成功地成為上流階層的人。這些舉措其實與艾莉絲的「聞香」是關係較密切的,因此艾莉絲對安瑞感情的變化,其實是受到阿霍的影響最深。

  兩人的分開並非感情的結束,縱然前男友凱文找到了艾莉絲,但此時的艾莉絲難道沒有階級之分?她似乎已經無法回頭。當她再度找到安瑞時,他已經有了女友,而這三年中艾莉絲似乎也擺脫了原有的生命型態,從而進入了上流社會。

  原來人生的拼鬥,真的只是不斷地往階梯上爬,但爬上之後呢?那會是另一番體悟的。



大眼睛(Big Eyes)←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大藝術家與我 (Me and Kamins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