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年11月9日

變腦漫遊中(A Glimpse Inside the Mind of Charles Swan III)


導演:羅曼‧柯波拉(Roman Coppola)
主演:比爾‧莫瑞(Bill Murray)
   傑森‧施瓦(Jason Schwartzman)
英國 / 2012年 / 85分 / 輔導級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查爾斯是一名事業愛情兩得意的設計師,他正在為柯比的音樂作封面設計,但卻苦無靈感。也在這個時刻,他的女友伊凡娜毫不留情地離他而去。原因是查爾斯過去有許多女友,查爾斯都將她們的相片放在抽屜內,伊凡娜認為她的相片不應與其他女人放在一起,故憤而離他而去。臨去前,她憤怒地將女鞋一隻隻地丟在客廳,這使得查爾斯近乎瘋狂。

  可能是為了報復,或是想將伊凡娜忘掉,他開車到山谷邊,然後將那包塑膠袋丟下,沒想到卻正好卡在樹上,他爬下去企圖將塑膠袋拿下,卻因樹幹折斷而摔下。沮喪的查爾斯爬上來後,欲開車離去,輪子卻卡在石頭上,沒想到汽車往後倒退,車子卻意外掉到一名製作人家的游泳池畔。

  查爾斯入院了,但他有太多的遐想,潛意識以為自己如果死了,伊凡娜與過去其他女友若來參加喪禮,那伊凡娜似乎也不會原諒他的。

  查爾斯又幻想自己與柯比變成西部神槍手,在一處山谷中,看見一群印地安女人,各各嬌艷不已,兩人下馬欲前去搭訕,沒想到近身一看,卻是伊凡娜帶領的印地安女勇士,兩人急急躲入石頭縫內。此時他的經紀人索爾,也以西部槍手出現,索爾要他拿出男子漢大丈夫的氣概,交給他一把長槍,查爾斯果然立刻上陣,但在伊凡娜面前,他卻開不了槍,反而被伊凡娜用箭射中心臟。

  查爾斯的妹妹伊莎貝爾,常帶兩名外甥去醫院探視他,但此時,他也發現索爾與凱倫的夫妻關係也出現問題,查爾斯只好建議趁他住院期間,可以搬到他的住處。

  依莎貝爾通知查爾斯過幾天外婆生日,但他回去祝壽時,外婆卻不認得他,倒是講西班牙語的露波,讓他似乎有不同的感受。

  此時查爾斯感覺,科比即將發行的唱片封面,可能要委託他人設計,若他依然沉迷於對伊凡娜過去的愛情而無法自拔。終於在聖誕節的時候,他養的怪鳥可可死亡,查爾斯這才醒悟。在出院後,重新再把那袋塑膠袋狠狠丟向天際,然後步向正常的思緒道路,也走回設計的路子。

◎ 劇情分析
    
  「變腦漫遊中」的故事其實非常簡單,敘述查爾斯過去結交太多的女友,於是現任的女友伊凡娜毅然決然離開他。在傳統的戲劇情節中,當然會有愛情糾葛之後的心碎,「變」片之中當然少不了這樣的因子與元素。

  然而藝術創作中最難能可貴的地方,在於相同的素材中,必然一定要提出新的創意,不管是故事的意旨或表現的風格,這些都是觀眾對作者最為期待的。

  「變」片結合了文學的意識流,更融入了色彩艷麗的視覺藝術,甚至將後現代主義的各種元素全部引入片中,由此直接去探索,查爾斯自以為得意,但其實是相當混亂不堪的回憶。

  從某種角度而言,查爾斯在愛情與事業是兩得意的,換女朋友就像換衣服一樣。而這些抉擇卻完全操之在他手上,女友的分離都是被動的。這也會促成查爾斯一種志得意滿,他從未想過,如果有一天主客易位時會是什麼情境。

  所謂不經一事不長一智,當情勢翻轉過來之際,查爾斯似乎從不曾面臨過相同的情境,不僅拙於應付,簡直是天下末日般的哀號,於是乎,腦中便出現了許多妄想,當你無法應付眼前的困境之際,這表示你已經失去了抉擇的主控權,或許基於無奈、困惑、難堪、無助,於是腦海中便會將對方想像成各種假想敵。

  查爾斯因為妄想執念,使得他因車禍入院之後,精神更為不濟,正因為意志消沉,卻連自己最擅長的封面設計,也無法提筆。

  「變」片將查爾斯的思緒,化做更多的具象畫面,如他與音樂歌手便化身為西部的槍手,他們騎著馬威風凜凜,但遇到的印地安女人,卻都是他的前女友,這會是內心愧疚中的感嘆嗎?還是妄念繼續侵擾他的深層意識?

  其實這樣的呈現,更像是夢境中的畫面。在夢中我們原本熟悉的人事物,都會透過變形或掩飾的身分關係,而使得兩者之間有了另類的活動。而這其中便有深沉的渴望或焦慮。「變」片基本上也不脫離用夢境來呈現。

  其實夢境中有許多的元素,是我們過去世的曾經過往,譬如在樹上可以看得甚遠,但雖然也能以「我」的角度來表現,但那時候的「我」究竟是不是一個人?可能會是一隻鳥,才會有棲息樹上的可能吧!

  但不管以何種姿態呈現,因為只剩第七識末那與第八識阿賴耶,第六識在夢中是會消失的,所以我們才無法反觀,或做更明確的思緒。因此這些理論的成立,似乎也告知我們,不必拘泥於夢中的一切,因為那無非是業種、無明與習氣種子及妄念所組成,一旦有因緣而現前(如父母的淵源)。然而因為已經轉變為新的另一個人,因此前六識便不再是過去的那個「我」。

  但這一世的「我」卻會利用過去的習氣,轉變成為新的我,查爾斯的女友甚多,這自然與他過去的業識種子與習氣種子有極大的關連。而喜新厭舊的心態,其實也是習氣使然,只是查爾斯自己無從得知其因果關係罷了。

  也許過去的生活太過浪漫,使得查爾斯沉溺其中而無法自拔,但浪漫的愛不正是這個時代所有年輕人執迷追索的嗎?非得要到老年,這股執迷的執念才會慢慢淡化。我所謂的淡化並非是全面的消失,只是不再是興頭上的唯一。這也就是說,老人對於浪漫情懷也是無法完全消除的。

  日本異色文學大師谷崎潤一郎、川端康成,便在老人的內心世界,傳遞了許多的「性」的象徵。也許不再是直接的性愛,但卻是令人遐想的眾多象徵。基於這種創作精神,查爾斯的幻想境相,也可以說有著許多異色文學的意味存在。

  查爾斯其實不是那麼在意失去伊凡娜,應該說他一向都是居於主動的地位,若說兩人的關係要斷絕,那也應該由他主動提出,更甚者是伊凡娜不斷地用鞋子砸在地上,這種強烈的主動攻擊,讓查爾斯幾乎無法招架,於是他便先躲入了自己的腦中世界。

  在腦海中的任何情境,其實都能靠自己去創造,而這應該也是查爾斯最安穩的所在。當一個人失落之際,我們會見到他沉默獨思,那時候其實他是避居在屬於他自己的世界中,腦海的世界可大可小,但要容許他人進入,這是需要由主人許可的。

  在好友的幫助下,查爾斯認清了幻境與現實之間的區野,於是他必須鼓起勇氣,脫離那個虛構的世界,雖然虛構的世界確實也有許多迷人之處,但屬於空中幻花的虛妄,確是虛妄而不可捉摸,畢竟人是真正存活在現實生活中的當下。

  查爾斯第二度將那個塑膠袋拋的老遠,這回比上一回更加堅定而有信心,因為他已經走出了困頓,也開始重新去繪製他的封面設計。

  「變」片的意識形態與風格的創作,都是極為大膽而前衛的,也許風格更接近童話或繪本,但若更有能力去呈現一部絕佳又與眾不同的電影,應該也是值得觀眾讚嘆與欣賞的,看慣了傳統的敘述觀念的影片,「變」片其實也會給我們更可貴的思維。



戀戀情深 (What's Eating Gilbert Grape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驚魂契約(When the Bough Brea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