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年10月25日

廢青同盟(Corrections Class)


導演:艾凡‧塔爾多斯基(Ivan I.Tverdovskiy)
主演:瑪莉雅‧波茲哈瓦(Mariya Poezzhaeva)
   菲利浦‧艾佛提迪夫(Fillipp Avdeev)
俄國 / 2015年 / 93分 / 輔導級
禮讚:2015台北電影節國際新導演競賽片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蓮娜罹患肌肉萎縮症,原本在家自修,但她的母親認為,她應該去學校就讀十一年級的補教班。於是母親推著蓮娜的輪椅到學校,但在火車平交道,卻遇上一個人被火車輾斃,母親要蓮娜不要看,遂推開人群進入學校。

  但在走廊上遇到女校長,她有些責備地指責蓮娜的遲到,母親說明了理由,然後才帶她們進入教室。

  班上的安東、秘許、薇卡都對蓮娜感到好奇,班上的人遂在老師指定下,每人輪流去接蓮娜上課。其中安東最為積極,而蓮娜似乎也對安東極有好感。但此時傳來另一位同學畢斯包被火車輾斃的消息,而這件不幸也正是蓮娜上學時遇到的車禍。

  秘許與安東會帶其他同學到鐵軌旁,玩一種測試膽量的遊戲,也就是在火車來之前,先躲在鐵軌中間,讓火車呼嘯而過卻能毫髮無傷。安東當場就示範了一次,這引得蓮娜驚呼連連,但也對安東更為傾心了。

  蓮娜刻意要安東用潤膚膏按摩雙腳,卻也允許他按摩大腿內側,而這些行為卻被女清潔員歐佳發現,她竟向學校舉報,謂兩人在廁所內作愛,這使得學校沸沸揚揚。而偷聽到的薇卡向秘許密告,謂蓮娜與安東已經發生關係,這使得秘許有了卑劣的想法。

  秘許要代替米卡去接蓮娜,兩人爭執不已,但安東卻已早一步接走蓮娜,這更引起秘許的不悅。而安東帶蓮娜回他的家,兩人脫下衣服相擁之際,卻被安東的母親發現,安東母親發現蓮娜是坐輪椅的,憤怒地責打兒子,而安東是癲癇患者,也在學校發作,所幸蓮娜及時搭救。

  秘許糾集其他同學將蓮娜的輪椅丟棄,再藉機帶她去找,在找到後又用輪椅推她到荒地,然後要眾人強力按住蓮娜,然後強暴她,當米卡也要如法炮製時,卻發現原來蓮娜是處女,米卡遂沒勇氣上她。

  第二天學校舉行委員審查,但似乎有老師故意洩題,但其實評議也沒考試,而是學校老師用表決的方式,結果有些不該轉到正常學校的人轉過去了,而蓮娜因得罪過數學老師,竟然被校長留置在特許學校,蓮娜與母親極為失望,但一切似乎也只能在希望中等待了……。

◎ 劇情分析
    
  某種角度而言,「廢青同盟」像是充滿青春氣息的校園電影,但我知道,這也許不會是台灣觀眾心目中的校園電影。導演將「特教班」設置在學校的附屬機構單位,但為何是「特教班」?那一定是在身心有了障礙的學生才能就讀的。而他們的成績,則必須由學校老師組成的審查委員會來開會決定。

  然而,我們看到這個委員會開會時,受到校長的引導,其實是毫無原則與章法。坦言之,這些老師其實是不具備審查的資格,但結果卻完全由他們控制,這是極力批判,自己國家此刻艱困的環境,而這些學生也正是國家的人民,便只有接受一途。

  教育體制真的出了極大的問題,而在特教班這個小圈圈,更是充斥了許多算計,當外型亮麗的蓮娜出現在班上時,立刻引起一陣騷動。正因為青少年對性慾的一知半解,加上更大的好奇與引誘,於是便出現了一種躁動不安的氛圍,一直圍繞四週。

  特教班的小孩子智商不一而足,但基本的慾望是存在的,問題是,他們並不清楚,慾望應該在什麼樣的狀況下,才能做合理的互動。安東是因癲癇才就讀特教班,而蓮娜只是肌肉萎縮症,或者身體的神經系統出了問題,原本在家自修,但為了有更好的同伴互動,於是選擇了上特教班。但她與母親其實都不知道,從此她的命運,便被學校的老師緊緊的掌控了。

  以數學為例,蓮娜對老師的教法是有意見的,因為對她而言,這些題材都太簡單了,課堂上的指責,也變成日後蓮娜註定的命運。如果學校代表體制,那在體制內該如何反擊?似乎只有哀號承受。這在影片的最後,因為這股令人難以承受的壓力,就成為整體戲劇的高潮。

  事實上,導演在這部影片延續了「逗馬九五」的信條,但卻不全然遵守,因為除了手扛攝影機及搖晃的鏡頭拍攝之外,卻反其道而行,加入了魔幻寫實的鏡頭。其中一場是蓮娜臥在鐵軌下,成功地讓火車從她身體上面疾馳而過,她雖然沒有受傷,但那種驚嚇,反而使她更能夠起來走了一段路,直到同學去扶她時,她才突然又無法站立。

  最後一場,是蓮娜的母親在得知,她必須留在特教班時,失望到幾乎近於崩潰,此時連女清潔工也官僚十足說,她的腳印弄髒了地板,此時母親卑微無助地拿過抹布跪在地上擦拭,直到最後唯有哭泣,因為除了哭泣之外,她實在再也無能為力了。此時忽然聽見蓮娜要求母親一起回家的聲音,而鏡頭卻是一雙健全的腳不斷地往前走。

  其實這場最後的鏡頭,正是導演留下的希望,在將一切全然批判解構後,若沒有留置更多的期許,這會使得這部影片留在無助的階段,但沒有誰能夠確實指陳,那穿牛仔褲不斷往前走的雙腿是蓮娜的;但其實卻也無人能夠勇敢地否定它。

  正因為介於曖昧矛盾的情懷中,於是它的辨證性就更強了。而這就讓「希望」有了無限上綱,也許我們無法抗拒龐大的體制,但卑微地給予自己一點信心,應該也是一種起碼的要求。

  廿七歲的導演能拍出令人訝異與震驚的影片,再加上這些第一次演戲的演員出色的表現,不免讓人讚嘆不已。也許俄羅斯的戲劇訓練,原本就有讓人景仰之處,像史坦尼史塔夫斯基的表演體系,早已成為全世界表演學的範本與理論,相較之下,台灣在這方面的條件是相當不足的,就算是以相同的手法再拍一次,可能出現的成品也會與這部影片相去甚遠。

  人生各個家庭,都有屬於自己的生命面相,在處理各種互動的情節中,都顯得各自為政,這種自私的心態本來是很自然的,因為每個家長,不都是想為自己子女提供最好的日子與生存條件嗎?

  但在弱勢中的弱勢,這是必需要重新評量與考慮的,我們如果將角色相互對換之後,立刻會察覺這種弱勢的苦悶與悲哀。在台灣很早就倡議「無障礙空間」,現在身障朋友都能坐著輪椅四處遊走,若有政府機構沒有這種無障礙空間,肯定會受到民眾強烈地指責。

  反觀俄羅斯這個國家,他們似乎是放棄了這些弱勢的殘障者。雖然校長在開會時,大言不慚的說,學校已經為身障者蓋了輪椅的軌道,但其實那只是鐵片構成的斜道,且輪椅的寬度也與之不合,而卑微的家長就已經感動到涕泗縱橫。

  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強國無時無刻都想併吞其他小國;強勢的家庭總是比弱勢家庭永遠居上風。以個人為例,似乎也是如此,這是人性中最卑劣的行徑。就算是棋逢對手,也絕不手軟地想辦法迫害對方,因為站在同一個界線上,卻也是另一種敵對的開始。

  難道這個世上,真的沒有一點公平的對待嗎?答案其實是肯定的。但在獲得所謂公平的對待之前,是必須去面對一切的試煉。每一種層次的生命均是如此,不會有特別的例外。也許蓮娜在一個階段中失去了什麼,但在她有限的生命中,也會加速其他的領納的。



樂來越愛你(La La Land)←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窮得只剩下錢(AM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