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年8月4日

真愰站前狂騷曲(まほろ駅前狂騒曲)(Tada’s Do-It-All House:Disconcert)


導演:大森立嗣
主演:瑛太
   松田龍平
日本 / 2012年 / 120分 / 普遍級
禮讚:高雄電影節的開幕影片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多田開了一家多田便利屋,提供民眾各種疑難雜症的解決。而多田在小學時不小心害同學行天斷了一根小指頭,因為內疚而讓已經離婚,而無路可去的行天住入他的家中。

  這一天行天的前妻三峯打電話給多田,約他在真幌車站前廣場見面。多田不敢讓行天知道,雖然行天覺得多田的行為有些詭異,但多田依然不露口風去見三峯風子。

  原來行天以前曾提供精子給三峯並順利產下一女嬰小春,而三峯因為要去美國辦事,故希望能將小春寄放在多田家中。原先多田怕行天會生氣而不答應,但三峯果真將小春帶來,讓多田一時無法拒絕。

  事實上多田也有心痛的往事,他的兒子在六個月的時候便夭折了,他常常去墳前陪兒子講話,以安慰創傷的心靈。而多田現在也有喜歡的人,是在美容院工作的柏木亞沙子,他常常開車到店前靜靜地看著柏木認真地工作。

  方便屋也接受了岡先生的委託,調查橫中公車是否有減班的情形。調查結果公車並未有脫班的情形,岡先生雖然顯得無可奈何,但依然覺得班次太少,暗中開始策劃另一件事。

  行天果然很生氣,他恐嚇可能在他與小春獨處時會發生悲慘的事,多田也很生氣的說,若行天讓小春發生意外,他會死給行天看。多田開車停在柏木美容院前,但卻睡著了,柏木下班後敲車窗叫醒他,於是多田送柏木回家,而柏木也請他進入她的臥室。

  而另外有個「天之聲教團」他們在車站廣場推廣有機蔬菜,而這似乎阻擋了黑道掌控的學生營養午餐,於是黑道也委託多田與行天暗中調查,果然在夜晚發現這個教會成員在噴農藥。

  這一日在教團內的由良打電話來,因為他不想再替教團發傳單,於是行天去將他帶出,但沒想到坐上的公車竟遇上這群由岡先生領導的劫持公車。而車上正好坐著教團的主持人小林,因行天也是由教團養大的,兩人發生衝突,而一名阿真因手提袋內有一把槍,於是發生了一連串的流血事件……。

◎ 劇情分析

  三浦紫苑的作品「多田便利屋」,成功地成為電影系列的賣座電影,這其中有許多元素是值得我們認真探討的。除了演員各司其職賣力演出之外,影片中許多社會脈動的元素,全被放置其中,也巧妙地呈現了當代的社會脈動,這應該是本片成功之處。

  「多田便利屋」並非像超商一樣,提供各種食物或日用品,而是類似偵探一樣,完成客戶之所託。譬如監視公車是否有按時發班?由此也延展出日本的老人化社會,老人變得多疑而毛躁,但他們要爭取的是屬於他們自身的權益。甚至最後以挾持公車作為他們的訴求。原則上這是以喜劇的角度來呈現,所有的現象就變得和諧而有趣了。

  當然車中一名從窗戶脫逃的人,他因為有吸毒前科,且身上又有毒品,因此他不得不要逃。因此吸食毒品似乎也是這個社會不能忽略的問題,它無所不在,不會因為你刻意忽視它,吸食毒品的問題就會自動消失,因此「多田便利屋」也就順勢拋出這個議題。

  毒品的問題也許一時很難找到解決的方案。但這名吸毒的人卻在車上遺留了一把槍。而這把槍卻在最後產生關鍵性的變化,也使得全劇推向了高潮。

  多田與行天是同學,但也是多田便利屋共同的經營者,而這之前有一段往事才使得多田收留行天。因為在小學時,多田曾不小心害行天折斷一根手指,故見他潦倒之際便因內疚而收留了行天。而行天也老實不客氣的住了下來。這對組合是相當有趣的,因為行天留著長髮,看起來有女人的味道,雖然導演沒有任何的指涉,但某些弦外之音,也許與社會上的某些現象,也會是有些類比的。

  倒是行天的故事很精彩,因為他之前結了婚,妻子三峯風子是一名女同志,雙方協議離婚,但風子卻向行天要了精子,然後做人工授精,終於產下小春,而兩人也就離婚了。從這一點來看,行天是個自我主義者,他不會在意若風子生了小孩,那其血緣應該與他無法割捨的。

  行天因為不喜歡小孩,根本不會去考慮血緣,就算要將孩子送到多田屋來,行天近乎瘋狂地想要逃離。這種情形似乎與現代的年青人有極大的相似點,這是一種不負責任或不敢承擔的心態嗎?當然外在環境讓一切更顯得飄搖不定,這使得年青人對於生孩子就備感壓力,於是在成為一股風潮之後,似乎已經成為一股主流的思考。而這樣的思考應該會隨著社會風氣的改變而改變。

  行天在面對小春時,一開始當然是排斥的,但兩人逐漸接近後,似乎有一股魔力開始將兩人緊緊拴在一起。也就是天生的父女情懷開始發酵,行天慢慢感悟到,原來有個女兒在身邊,其實也是一件愉悅的事。雖然如此,行天在最後還是沒有將女兒留在身邊,因為尚有一件社會更大的改變掩蓋了行天的改變。

  風子到美國去辦一件事,而回來時卻帶回來了她的室友,也就是她同性戀的另一半。因為全世界都已經認同兩性平等,換句話說同性戀已經不會再受到歧視,因此風子可以大大方方認同自己的性向,而不再恐懼別人異樣的眼光,而小春更能以開闊的胸懷去接納家庭的新成員,雖然兩位母親,但卻不再是一種困擾。

  多田這個角色是相當有厚度的,他有一名六個月大的兒子去世,這幾乎使他近乎崩潰,也許這是在上一集的情節吧?他的妻子也甚少提到,會是離開或已經死亡?但總之多田的生命似乎只存在這名死去的兒子墳上,他定期去為兒子掃墓,然後與兒子交談,雖然只是一種自我安慰,但卻也十足的戲劇性。

  多田也有喜歡的人,那就是在美容院工作的柏木亞沙子,他遇上困難時,總會開車去柏木的美容院前,有一次竟然睡著了,直到柏木把他喚醒,於是多田也趁機送她回去,卻在下車時突然想擁吻她,沒想到卻被安全帶給綁住了,這近乎尷尬的動作卻沒有嚇跑亞沙子,畢竟她也是過來人,於是她不疾不徐地請多田到她的住處。

  這段情節是有所保留的,因為作完愛後,亞沙子不斷地安慰多田,要他不要在意,這顯然是因為多田已經許久不曾作愛,而他與亞沙子的這場性愛,可能連他自己都不滿意而自責,因此才會有亞沙子這些看似瑣碎的對白,若將之還原應該就是如此。

  本片的情節,其實都是相當吻合現代的社會趨勢,許多細膩的情感問題,也會讓人會心一笑。亞沙子是個相當體貼而細心的女人,她有她必須努力工作的生命觀,也有她生理的需求,難道這不就是人生活的情境嗎?

  行天的手指再度在公車上又斷了一指,這是本片最高明之處,因為這正是所謂的前後呼應,而這種類比的方式是令人相當激賞的。

  總之本片雖然有著連續劇的元素存在,但就情節而言,其實都還是獨立的一個劇本。戲劇本來就是呈現一些片斷而非生命的完整。有時在生命的檢視中不難發現,所謂的生命光采,其實都在某個時期的某件事的呈現,如果是生命的全部,那表示生命已經完結。

  台灣的劇本創作者不見得會處理類似的題材,因為就其觀點而言,這應該被歸於低劣的劇本吧?



逃家劇團女孩 (Bending The Rules)←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紐約愛情拼圖(Chinese Puzz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