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年7月11日

大象與男孩(Sunny et L'elephaant)



 
導演:佛雷德(Frederic Lepage )
主演:塞門‧伍德茲(Simon Woods)
   基思‧謙(Keith Chin)
法國 / 2008年 / 92分 / 保護級
禮讚:世界頂尖音樂大師 久石讓配樂
   全片於原始雨林拍攝,美不勝收…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在泰國北方布爾馬附近有一群克倫族,他們不但能與大象溝通,也是天生的馴象師,一名來自城市的孤兒桑尼,從小就立志要成為馴象人,但因他不是克倫族,故始終不被獲准騎到象背上。

  桑尼的師父阿布騎著成年的象達拉,每天在森林中運送木材,但因日漸機械化,大象拖運木材這個行業,似乎注定會成為歷史,不得已這群人為了生計,只好率同大象與家當南遷曼谷。

  在曼谷市郊區找到一塊空地,暫時可以容他們安身立命,但馬上有一名「好玩娛樂公司」的代表人帕姚前來接洽,謂只要將大象賣給他,以載運觀光客參觀佛寺,但馴象人擔心無人照料大象,遂無人答應。

  此時一名外國的獸醫,也是動物保護協會的人尼可拉,建議政府當局負責人席琳馬女士來組合這群馴象人與大象,負責在森林中來追緝盜獵的不法集團。只是在幾次出任務後,阿布便因病身亡。阿布的女兒瑪莉雖然喜歡阿蘇,但阿蘇介入毒品買賣而遭警方逮捕,阿布的妻子雅達知道,傳了幾百年的馴象棒,應該交給桑尼。只是桑尼一下很難馴伏達拉。在困境中好像看見阿布會來指引桑尼如何馴象。原來是馴象人自己要無所懼,大象才會無所懼,而達拉懼怕槍聲的缺點,則必須以香蕉為餌,慢慢就能讓達拉無所懼。

  在吳東領軍下終於破獲了盜獵集團,而桑尼因半途受傷並未參加,只是他發現有一架小飛機降落,他與瑪莉前去查探,果然發現一名因氣喘而常吸藥控制的人與帕姚密商,預備要偷放這批被逮的手下。

  第二天,席琳馬女士與手下堤拉坡及尼可拉帶記者來,沒想到卻沒有動物,而他們所指控的嫌犯也不見人影,正尷尬時,桑尼表示他知道盜獵者的基地,同時也發現在席琳馬旁邊的堤拉坡正在使用氣管擴張劑,因此確定堤拉坡正是盜獵集團的首腦。

  在桑尼的帶領下,找到歹徒基地,帕姚用槍傷了吳東,但卻被桑尼駕達拉將他撞昏,於是再度舉行另一次記者會,桑尼受到了表揚,而瑪麗在拒絕阿蘇求愛後,也把心轉向了桑尼。

◎ 劇情分析

  這是一部由法國投資拍攝的電影,在新與舊的社會交融中,有了不一樣的撞擊與火花,也從新詮釋大象與人之間的心靈交流,也使得觀眾更能了解到大象的另一層不被人注目的面向。

  泰國的北方其實都尚未開發,但並非這兒都沒有人存在。克倫族就是其中之一,他們因為傳承,練就了能夠與大象溝通的能力。而大象也將人當作是唯一的好朋友,而人也充分利用大象的天賦,負責拖運砍伐的巨大木材。而這也似乎是克倫族的謀生之道。

  然而這種自古流傳至今的工作,卻因為新機器的參與而逐漸被淘汰。當木材可以用機器拖運時,這表示大象在森林中將一無是處,這是一個相當大的打擊,對於克倫族的人衝擊極大。當森林不再屬於他們立足之地時,克倫族與他們的大象便開始尋找另外出路,於是他們將全部家當都放置在大象的背上,然後往南來到了曼谷。

  一座現代化的都市中,有著進步的快速道路,而克倫族與大象卻緩步行走在柏油路上,看起來是相當不協調的畫面。故事也由這個不協調的畫面展開。

  由於有這麼多的大象來到曼谷,不但引起動物關懷組織的注目,也引起政府當局的關懷;當然也引起不法組織的覬覦。因為若能買到這一批大象,在北方的盜獵行動,將會有更精彩的表現。

  於是有三方勢力的角逐,而在克倫族本身也有另一線的故事。阿布只有一個女兒瑪莉,但從城市來的少年桑尼卻一直希望成為馴象人,他其實也喜歡瑪莉,但瑪莉某種程度是喜歡克倫族的阿蘇,她曾說阿蘇較強壯,如果他在就顯得更安全。

  阿蘇一到曼谷便誤入歧途,他學會了吸食毒品,也將毒品介紹給族人,希望給大象服用,那大象便會有多倍的工作力量。所幸族人大都不想這麼做,因為大象超過負荷的能力,只會加速牠的死亡。

  阿蘇的劣跡很快就被泰國警方查獲,立刻被拘捕監禁。這條線顯得單薄,但卻有深刻的意涵,因為從純樸的北方叢林來到這個都會,意志不堅定的人,很快會被社會的大漩渦吸引,最終沉淪甚至毀滅。阿蘇這個腳色是來對應桑尼這名堅定的純樸心靈。

  然而祖先的老規矩,讓桑尼永遠也當不了馴象人,因為只有克倫族的人才能當馴象人,不知是誰規定的,很多可笑的規定因為傳承而留傳下來。卻非得到死亡之後才能認清事情的真義。

  阿布死了,但卻沒有將祖先留下來的馴象棒交給桑尼,但不知什麼緣由卻非得達拉這一隻已經成年的大象去參加緝捕盜獵者?而達拉事實上又非常怕槍聲。這段的情節略顯散亂而失焦,也使得許多情境顯得有氣而無力。

  其實這段情節,是為了讓桑尼與達拉之間,開始有著互動,也就是透過達拉而使得桑尼變成一名真正的馴象人。但也因為達拉無法與其他隊伍相契合,桑尼在另外一處才能查獲到盜獵者的基地,甚至也查知幕後首腦是一名必須使用氣管擴張劑的人。

  動物關懷協會建議,將這群大象納入叢林緝捕盜獵的生力軍;這是一個相當不錯的構想。大象的孔武有力使得牠在叢林中很難遇到敵手,但其實若歹徒使用槍枝,大象依然是無法匹敵的。當然導演並不想在這個區塊多著墨。一個已經先被定位的故事,在拍攝過程中,為了順應故事的設定,情節會有些偏失,那也是想當然的事。

  所幸查緝最後是圓滿大結局,主謀者竟是政府部門中的高階主管堤拉坡,他也因為有氣喘病,故吸入器隨時都攜帶,但最終也因為這個「具象道具」而讓事件曝光。

  大象最後被安頓在叢林緝捕盜獵者,這是一個相當理想化的構想。但除了這樣,其實很難將這些大象與馴象人做有系統的安頓,這總比大象被歹徒買走,反而利用大象穿梭而盜取更多的資源。這也絕非是國家社會之福。

  桑尼透過這些事件,慢慢讓自己成為他心目中的願望──一名馴象人。桑尼為何什麼事都不想,而一心只想成為馴象人,這個前提並未在影片中的情節被提及,故只能從桑尼的一廂情願,慢慢地去自我合理化,換句話說,這個劇本的敘述與安排,其實有著許多的小缺失,而這其實也都可以以彌補的。

  有許多大象其實早就被人利用在都會中,在作為觀光的取向,有時會帶給觀眾一些新奇之感,但卻很少人會思索,這樣地對待大象是否有其負面作用?譬如說都市中炙熱的柏油路是為汽車輪胎而設,對大象的腳底而言,畢竟是一種傷害。

  大象應該算是這部影片中的特色,在別的國家應該也很難一下子找到這麼多隻大象,同時也有馴象人加入拍攝,這正是一個國家最大的資產。最少泰國也善用了屬於他自己的優質資產而完成這部影片。

  如果是在台灣,我們要拿出什麼來做為我們的特色?台灣黑熊?或者都市的機車?思考許久,其實還真的提不出一項有力的特色。台灣的文化這幾年有了許多的丕變,也許應該從人心突變之處下手吧?



女權之聲(Suffragette)←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大眼睛(Big Ey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