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年7月5日

聽說愛情回來過(The Face of Love)


導演:艾瑞‧波森(Arie Posin)
主演:安妮特‧班寧(Annette Bening)
   艾德‧哈里斯(Ed Harris)
美國 / 2014年 / 92分 / 保護級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五年前妮基與蓋瑞結婚三十週年,兩人到墨西哥的海邊度假,喜歡游泳的蓋瑞在送給妮基一項禮物之後,在海邊游泳卻不幸溺斃。

  從此妮基便陷入了自我封閉的生活,就連以前常常去的縣立美術館也都不曾踏入。而女兒桑莫與喬許的戀情卻不被妮基看好,但桑莫自有自己的見解,對母親的關心不以為意,反倒是她認為鄰居羅傑常來家中的泳池游泳,卻相當不以為然。

  羅傑的妻子蘇珊已經去世了,他雖然很愛她,但卻也慢慢變成妮基的好鄰居,但其實羅傑是希望等妮基情緒稍加平復之後,再真正與她談感情。只是五年了,妮基始終無法走出蓋瑞死亡的陰影。

  這一日,妮基去縣立美術館參觀例展,沒想到卻看見一位長得與蓋瑞一模一樣的男人。妮基追他的車,但卻在十字路口跟丟了。從這一日起,妮基便天天去美術館,坐那個人坐過的椅子。從他的汽車貼紙上,知道他是一位美術老師,妮基竟然很冒失地去到教室,但這名叫湯姆的老師表示,這是大學課程,不能中途插班。

  語無倫次的妮基,終於提議湯姆是否可以去她家教她作畫。湯姆依約去她家教畫,但慢慢發現妮基似乎無心作畫,倒發現蓋瑞收藏了許多名家的畫。

  兩人也利用閒暇去花市,在這兒遇上了羅傑,對於羅傑的逼問,妮基只能支吾其詞,而湯姆似乎也有些責難,為何妮基不願將他介紹給她丈夫的朋友。兩人再度應湯姆之邀去以前常光顧的日本料理店。日本老闆以為他們是夫妻,這反而讓妮基近乎崩潰,她躲在廁所久久不出,湯姆終於勸她出來,並表示他愛她,同時告知他有一個妻子安妮,但十年前她就表示已經愛上別人。

  湯姆與妮基住在一起時,桑莫回來了,沒想到見到湯姆酷似自己的父親,她無法接受,瘋狂地將湯姆趕出,而妮基只好約湯姆搭早上的飛機去墨西哥,但湯姆發現自己長得酷似蓋瑞。這使得妮基無地自容地奔入大海,所幸湯姆將她救回。湯姆回來後不久就去世了,安妮寄來回顧展的邀請函,從畫中妮基知道湯姆一直要她走出心魔。

◎ 劇情分析

  世界上是否有長得相似度百分之百的人與你同時活在這個世上?奇克勞斯基的「雙面薇若妮卡」就曾敘述兩名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孩,一名在巴黎;一名在波蘭,她們曾在波蘭擦身而過,但失之交臂。直到後來巴黎的女孩檢視相簿時才發現,只可惜那時波蘭的女孩已經去世了。

  奇士勞斯基這部電影後面較含糊,也就是在敘述的主體中失去了力道,使得這篇起始點相當完美而令人期待的作品,在最後有種輕率的感覺。

  「聽」片則是在丈夫死後五年,妮基終於見到了這名長得與丈夫蓋瑞相似度百分之百的男人─湯姆。電影在最後觀眾才得知他的名字,這有刻意要去模糊真實與虛幻的企圖。而這種手法更能突顯妮基的內心情境,也是這篇故事最值得探索的地方。

  妮基見到酷似蓋瑞的湯姆,原本已經平靜的心湖又起了漣漪,她近乎失態地去查對方的身份與地址,終於查知他是一名美術教師,而她也大喇喇地進入教室。這時吸引她的是什麼?是另一名丈夫回魂再世?或是只是困惑於自己內心的困頓?

  如果妳深愛的男人已經亡故,那是一件千真萬確而無法否定的事,現在出現一名只是外表酷似的男人,妳將會如何定位眼前的這個男人?

  其實世上任何人都無法被取代的,縱然外表很神似,但那只是一種巧合,因為每個人的一生稱為「分段生死」,我們擁有的見聞覺知是出生後才有的,但這個出生之前,必然有一個住胎的六根身;而住胎之前則入胎識。而這入胎識之所以會去投胎,這是因為第七識末那識的攀緣,若無這第七識(也稱意根),則剩第八識阿賴耶識,則會入涅槃。

  但就算住在涅槃,因尚有無始無明煩惱種子,以及一念無明煩惱種子,故在入涅槃後大約一至三小劫,在沒有境界中的境界,阿賴耶識的流注種子突現,於是又回到三界五蘊中,在重新投胎後,勢必又重頭面對各種生死,直到又回到人身之中,過去的因緣會使得人又修解脫道,最終又再入涅槃。

  若能回小向大,在明心甚至見性後,誓願修菩薩道,在得到總相智後,再得差別智,然後修持道種智,而這個路途雖然遙遠,但卻是正確的成佛之道。

  而人之所以會有這個色身與長相,那是累世的心所作的匯聚功德,於是人就有了此生的面貌。也就是說你今生所擁有的相貌,並非全部得自父母遺傳,父母只是提供四大養份以建立或滋養色身,真正色身的完成,是第八識的大種性自性完成的。

  那為何湯姆與蓋瑞的長相會如此相似呢?除了戲劇上的巧合之外,也許兩人過去的業緣是相當接近的,這也使得二人此生的「報身」有了極高的相似度。但問題是妮基自己是用什麼態度來看待這一切?

  將一名男人引至自己的臥室,這是一個失婚女人正常的現象,但妮基的潛意識卻充滿了蓋瑞的影子,那她對湯姆的愛是真確的嗎?如果是,她大可大方地將湯姆介紹給鄰居羅傑,也不必遮遮掩掩地不讓女兒見到湯姆。在最後不得已的情況下,桑莫終於見到了湯姆,而她的反應,立刻徹底解構了妮基自己心目中的愛情。

  桑莫無法接受一名像父親,但卻又不是自己生父的男人,睡在父親的床上,她近乎歇斯底里地要趕湯姆出去,妮基出面攔阻,於是第二天兩人搭乘早班飛機到墨西哥海邊度假村。也就是妮基上次與蓋瑞來,但蓋瑞也淹死的海邊。

  由這一切的過程來看,妮基一直堅持將自己鎖定在與蓋瑞的過往,因為她與湯姆的互動,其實是妮基對過往的複習,她也不希望湯姆得知一切,她知道湯姆若明白他只是蓋瑞的替代品,湯姆可能會離她而去,因為這份愛的出發點並非出自真愛,而是一種替代。

  湯姆在渡假村的吧檯牆壁上,發現五年前蓋瑞與妮基的合照,那時他才知道自己與蓋瑞長得神似,當他直率問妮基時,妮基羞愧得往大海中狂奔,所幸湯姆躍入海中將她救起。

  這樣的結果其實應該可預料得到,但結局卻會有許多的不同,縱然長相一樣,兩人能夠和諧地相愛,不也是一種幸福嗎?但妮基一開始自以為是的處理方式,使得事件愈來愈複雜。

  然而編導卻預先埋伏了一條線,那就是湯姆有心臟病,隨時都有可能暴斃,而他的妻子早在十年前就以愛上別人為由而離開他。

  這些線索因主線一直在妮基身上,故被刻意忽略而淡化,也使得這一條線失去了一些動力,而這也大大影響了整齣戲的結局。

  因為妮基與桑莫招待鄰居羅傑吃飯,但從寄來的郵件中發現了一張「回顧展」的邀請函,原來湯姆已經去世,從時空上來看,湯姆與妮基從墨西哥回來後,似乎就不再有聯絡,這段情節沒有問題,但卻忽略了妮基回來後要以何種態度去面對感情的世界,而最後從湯姆的畫作中,妮基也見到了湯姆對她的期許。



聽說桐島退社了(The Kirishima Thing)←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聽我,看我,告訴我(Marie'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