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年6月9日

十字路口(Chaurahen-Crossroad)


導演:拉哈舍理‧歐嘉(Rajshree Ojha)
主演:卡內克‧庫爾馬(Karthik Kumar)
   薩哈‧阿里‧汗(Saha Ali Khan)
印度 / 2015年 / 88分 / 普遍級
三座城市,三段故事,不同的遭遇 ...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在孟買有一名相當成功的小說家法洛,他有一名深愛他的女友伊拉。兩人看是如漆似膠的感情,在旁人看來簡直是無懈可擊的甜蜜戀人,只是法洛卻因為父親的死亡,帶給他難以磨滅的傷痕。

  為了幫助法洛走出心靈困頓,伊拉主動要求去看看他父親遺留給他的房子。在屋內伊拉發現法洛留下一些老舊相片,因為他一直以為相片會攝取人的靈魂,就像被書夾在其中的蝴蝶。伊拉不小心打破了一個玻璃,裡面竟有法洛父親的假牙以及他生前吃剩的麵包。法洛說他們現在坐的這張床正是父親斷氣之所在。伊拉認為法洛一直走不出自己心靈的陰影,於是她毫不猶豫地離去。法洛經過一陣思考,終於賣掉房子,勇敢的走向機場。

  在喀塔塔這個地方,有一名外科醫生伯斯,他的女兒剛去世不久,這也使得他與妻子之間有了芥蒂。正巧在一個機會,他認識了來自國外的外籍女子莉亞。兩人在伯斯打翻了她的便當後,便開始有了交往。

  逐漸地,妻子與伯斯的互動愈來愈少,妻子察覺丈夫外面有女人,而且把家中的許多書及女兒所寫的詩,通通送給莉亞。妻子發現了,她只是哭泣著女兒如果在世,一定會是一名優秀的畫家或詩人。妻子決定去丈夫的辦公室,向莉亞取回其中一本她生女兒時伯斯送她的書,以及女兒的詩,其他的書都可以送莉亞。莉亞知道伯斯的太太相當在意自己的先生,於是主動離去。而伯斯與妻子也準備去機場旅行,迎接他們的新生。

  而在科齊這個地方,南都因為接獲弟弟的死訊,匆匆由維也納回國,但父親似乎希望他能永遠待在科齊,並且娶阿魯娜為妻,但這卻造成南都的困擾,因為他其實在維也納有個男友馬克,但要讓父親知道事實,父親一定無法承受,不得已只好告訴姐姐,姐姐聽了也覺得相當棘手。但最終父親還是必須放兒子回維也納,臨行在機場送他一件夾克。而在酒吧遇見一名軍人的女人,雖然陪他跳了一段舞,但最終還是要分離,她在機場分別遇見了法洛以及南都,當然還有伯斯醫生夫妻,雖然大家都不認識彼此,但他們都是剛在十字路口做了抉擇。

◎ 劇情分析

  這也是一齣多線而終究靠攏的大堆頭作品。分別在三個地方各自獨立發生的事,在電影的敘述風格中,安插了雜敘的手法,是需要一點技巧的,「十字路口」原則上是一齣相當有結構性的影片,甚至每個段落幾乎都談論到死亡。

  其實當我們面臨死亡的同時,就已經是身處在一個重要的十字路口上,亡者當事人如此,未亡人的家人不也正是如此嗎?面對分段生死,亡者開始進入中陰身,必須在捨棄所有的眷念,才能安心地去投胎,而這個抉擇不正是亡者的十字路口嗎?

  那再針對未亡人而言,面對至親的死亡,使得每位親人的生活起了極大的變化,從噩耗來臨的那一刻開始,這些未亡人他們不也正是處在人生重要的十字路口嗎?而將議題放置在人的日常生活中,所謂的十字路口,應該說是必須做出抉擇的那個時刻。

  什麼樣的人,必須在什麼樣的時刻做出抉擇,每個人的因緣性是絕對不相同的,但卻都是一樣面臨生命中重要的變化或遭遇。

  第一段的法洛與伊拉之間的互動,是較為模糊的。法洛在小說上有自己的成就,但因小時候與家人的互動中,有了某種認知上的落差,故對死亡的詮釋便失去了準繩。正如他所說的,照相機似乎會攝取人的靈魂。而死亡只是書頁上夾扁的蝴蝶。這種細膩而自危的思緒,使他無法真正去處理在父親死亡後,他所該去面臨的一切。於是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將父親遺留下的房子一一鎖起。

  似乎保持了遺物,就能永遠停在那個十字路口上,也就不必繼續往前行。好似世界一切都因不再抉擇,就可以永遠停在十字路口上,世界將也因而停頓,於是那份悲愴與哀愁便永遠被凝滯了。

  法洛也因此更不像印度人了,因為他似乎與整個社會切割,賣東西的小販也因此將他當成外國人。伊拉面對男友如此的疏離,這是她不能承受的。就算兩人感情如漆似膠,但法洛若一直將心鎖在過去,那如何從十字路口上選擇出一條屬於自己的道路呢?

  伊拉直接要求法洛帶她去參觀父親遺留的房子,果然發現法洛留下許多父親的遺物,而這些遺物都是匪夷所思,或許是希望將時間停留在父親死亡之前,於是他將死亡前吃剩的麵包留下來。

  人或許是必須給予當頭棒喝,否則無法從思緒泥淖中走出,當下的離去,似乎是給法洛一個極大的衝擊,也因此才使法洛猛然醒悟,自己始終停留在十字路口上徘徊,他必須做出抉擇,否則永遠沉溺在過去,也只是會讓自己萎頓,從而讓生命枯萎。

  喀塔塔這段的異國之情是較為衝擊的。外科醫生看慣了人的生死,但對於自己女兒的亡故,卻產生了某種心情的逃避。因為對別人的死亡他不必負責,但自己的女兒,他卻無法解釋那種揪心的痛,於是在茫然的十字路口上,他選擇了一名豔麗的白種女子,因為激情而帶來的快慰,使他暫時得以不去面對女兒的死亡。

  他的妻子一直提及女兒曾為她做畫,也寫過許多詩集,如果還在世上,將來一定是位出色的畫家或詩人。這是在親情的激盪下,引發的自然自溺的行為,但這種緬懷,伯斯卻不願面對,因此將對妻子的熱情,便適時地轉換到莉亞身上。其實莉亞的年齡應該與伯斯女兒相當,某種程度而言,這也是一種情感的轉移作用,也許他擁有了這年輕的生命與身體,好似死去的女兒在瞬間復活了一般。這也是為什麼,伯斯將家中與妻子共讀的書,全部轉送給莉亞,而其中也包含了女兒所寫的詩。

  妻子慢慢發現這個事實,她直接去要回一本她生女兒時伯斯送給她的書,以及女兒所寫的詩集,其他的書她可以放棄。看似一名弱者,但實質上一擊中的,直接擊潰了伯斯與莉亞的心房。

  其實這件事與莉亞無關,雖然她也渴望在這個臨界點上,尋求一塊可以安基立業之所,當然也包括感情生活。但這方面她是有分寸的,她不時催促著伯斯快點回家,因為她不想讓伯斯的妻子等太久。在莉亞做出抉擇後,這三個徘徊在十字路口上的迷失者,在做抉擇後又邁向自己的人生。

  發生在科齊的故事,則是同志面對家人尤其是父親的態度,但他勇敢地向父親自剖,縱然父親剛失去另一個兒子,如今更大的打擊,讓父親必須在人生最重要的十字路口上做出決定。二兒子的死亡使得父親早有了抉擇,那就是讓久居維也納的南都留在家鄉,並且跟阿魯娜結婚。但萬萬沒想到南都直接出櫃,這使得父親就必須再回到十字路口上,重新做出抉擇。

  最後父親讓南都走上自己選擇的路,而這些不同的地方的人,發生了一些屬於他們自己的事,並作抉擇之後,在邁向新的旅程的交會點便是機場。這些不相識的人相聚在一起,只有觀眾了解他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至於未來那就是十字路口能夠引發的更多連想,不管預後如何,這正是本片最迷人之處。



又一年(Another Year)←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二度蜜月不浪漫(The Anderssons Hit the R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