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年3月30日

魔鬼終結者-創世契機(Terminator Genisys)



導演:亞倫‧泰勒(Alan Taylor)
主演:阿諾‧史瓦辛格(Arnolo Schwarzencgere)
   傑森.‧克拉克(Jason Clarke)
美國 / 2015年 / 126分 / 輔導級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一九九七年八月二十九日,已經茁健壯大的「天網」這個世界,因機器人已經進化至能掌控一切,甚至把真正的人類當成是最大的敵人與阻礙者,故刻意引動人類的武器而消滅人類。一群倖存者在約翰康納的帶領下,轉戰地下與機器人做最後決戰,最後一舉消滅天網,但終究還是慢了一步,因為電腦天網知道最終無法打勝人類,因此決定派遣一名終結者到一九八四年去謀殺約翰康納的母親莎拉,如果一切成功,那又會回復原狀。

  約翰也知道以相同的方式反制,因此派他得力助手凱爾瑞斯搶先一步到一九八四年來拯救保護莎拉,因為若沒有凱爾到一九八四年與莎拉結識,當然也就不會生下小孩約翰。

  凱爾到一九八四時,發現莎拉已經成為戰士,而她身邊卻多了一名老爹。老爹究竟是誰派來保護莎拉是一個謎,莎拉只說在她四歲時就受到終結者攻擊,父母雙亡,而她卻一直由老爹照顧。當凱爾找到莎拉時,老爹一直問她們應該在時間軸發生關係,否則就不會有約翰出生。但凱爾在進入時光機前卻發現約翰被一名潛伏在反抗軍內的終結者摀住嘴巴而動彈不得。

  凱爾與莎拉及老爹都被警察抓住,只有凱爾查得到資料,而那一年的凱爾大約七歲,此時約翰也來到一九八四年,但令人想不到的是,他竟然是一名進化的終結者,老爹雖然尚能一搏,但終究不是這種新型進化的機器人對手。

  三人商討結果原本要回到一九九七年,但凱爾力阻,建議回到二0一七年。因為這一年正是天網完成從而毀滅世界的日子。其中一名退休警探歐布萊恩知道原委,他也在適時的機會中幫助三人。

  原來進化的終結者約翰在賽柏丹成立一個網站連結,而在二0一七年十月上線後會再度毀滅世界。於是老爹應付窮追不捨約翰。莎拉知道約翰不是自己的兒子,毫不留情地開槍,但約翰已經進化到眾人無法抵抗,不得已,老爹只好抱著約翰,要凱爾發動分裂的機器,讓老爹與約翰同歸於盡,而老爹卻也因此而獲得升級,但約翰只是不見了,終有一天又會回來進行他的任務。

◎ 劇情分析

  「魔鬼終結者」系列中,第一集是相當有趣而成功的作品,戲劇學上所謂的「蛇吞尾巴」理論,使得所有情節都會是思考的極佳點子。反抗軍知道天網派了一名終結者到一九八四年來殺莎拉,莎拉若死亡,那她的兒子日後也會不存在,也就沒有所謂的反抗軍了。約翰知道後立刻派他的得力助手也到了一九八四,他的任務當然是保護莎拉,但在逃亡過程中,兩人發生了關係,也才有日後約翰這名腳色。

  這是一種循環不斷,但卻又找不到真正答案的事件。雖然無解,但卻相當引人入勝。這是第一集的故事,而創世契機顯然是第四集,但卻將戰場搬回一九八四,但這回卻由凱爾與約翰作一個開端。

  正因為時空的錯置而使人有了錯亂,譬如凱爾小時候他遭受危險,正好是約翰來救他,事實上約翰應該是凱爾與莎拉所生,但此刻陰錯陽差,父親反而比兒子還要小,甚至父親日後成長的技能與戰鬥技巧,這都是約翰教他的。這種時空錯置倒敘的手法,使得本劇變得相當精采而更加吸引觀眾。

  如果現實生活中可以在時光機的推移中,讓我們回到過去而見到自己,這會是什麼樣的感受?未來的科技也許真的會是如此,但人間的倫常將會有截然不同的社會現象。時間其實是不存在的,因為人類始終依循一定的直線前行,在特定的時光轉進中,我們會是毫無所悉的。因為可以任意到世界的任何時空,那曾經有過的因果關係,會是如何改變呢?

  人都是擇善去惡的,過去若曾經犯過錯,那趁著回到過去時空改正,那麼一切因果關係便完全不存在。這絕對會影響人類存在的因果律。但在影片中這種假設反而成為戲劇中極佳的例子。

  影片中留存的謎是約翰為何會被機器人所侵襲,他是被稱為「先知」的人,難道對天網不會有防範,這應該是一個伏筆,為拍續集而留下的線索。因此不管是來到一九八四或二0一七年出現的約翰,絕對不是莎拉發現的兒子,於是親情、愛情甚至人際之間的關係,都混亂而必須重新評估了。

  近來許多報導,謂電腦的「智力」已經在圍棋界中打遍天下無敵手,而上一次人與電腦的決賽,幾乎打成平手,而最近一次人類的成績幾乎全軍覆沒,這表示電腦的進化程度,遠遠超過人類。若說日後人類反而無法控制機器人,這應該也不是不可能之事。

  但若由進入時光隧道中,可以任意來到過去、甚至可以去到任何你想去的時空,這一點也許有可能,但畢竟還是必須合理化才能具有更加有說服力。雖然電影有任意詮釋的可能性,但總是必須合理化。

  人類未來會不會像影片中遭受「電腦」的攻擊與控制。如果這一切均屬實,那將會是人類極大的悲哀。未來的科技是否真的能帶給我們幸福,那將會是人類最大的考驗與試煉。

  在第一集中莎拉遭受攻擊是一九八四年,但並未提到在她四歲那一年就遭受天網派機器人攻擊,而也是在這一年,「老爹」這名舊型的機器人被派來保護莎拉,換句話說,「天網」企圖刺殺莎拉應該不止一次,而是從一九八四年更早的年代開始,這也表示說,天網會不會乾脆去更早的時空刺殺莎拉的父母,那自然就不會有莎拉的出生,日後也不會有勁敵約翰的出現。

  戲劇的合理推論是存在的,但一直玩這遊戲便會失去新鮮感,也將影響影片的成敗。坦言之,本片許多的設定便為了避開第一集的敘述手法,刻意將多條線連結,但也使得影片的敘述顯得凌亂,留下的許多伏筆,相信是為了拍續集而刻意留下的。

  「魔鬼終結者」系列是好萊塢相當成功的商業影片,裡面的火拼場面,將場景放在舊金山的金門大橋更是噱頭十足,這都是依仗著3D動畫的功能,否則這些鏡頭是無法拍攝的。也因為3D動畫的成功反複使用,使得電影變得沒有任何的不可能。這一點台灣電影始終是不願去碰觸,真正的原因是太花錢。

  近年來,年輕朋友的題材越來越科幻,這當然與手機上的電動遊戲有密切的關係,這自然是好現象,因為從現實生活中的調性,幾乎已經無法與節奏鮮明的影片相連結,於是在虛與實的現象中作了更多的連結,這將會是我們這一代的新文化,這沒有所謂對與錯的問題,而是資訊大量混入生活的時刻,我們必須懂得做抉擇。

  在科技進步中,3D動畫將會有新軟體,而使得拍片的成本下降,相信到時候,台灣也會有更多的戲劇人才投入劇本與電影的創作中,使得台灣的影視更加有一些挑戰性。而像魔鬼終結者這樣的題材,其實台灣也有許多人寫過更精彩的,相信水到渠成之日,必有所成。

  續集總是顯得力道有所缺失,阿諾是第一集的終結者,然後第二集之後,就變成正面的終結者,這部影片中的表現就更加穩重了。一名老的「終結者」是相當有趣的連想,也由此而更加深了人性的傳遞。



犧牲(The Sacrifice)←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顧問先生有問題(The Complexity of Happi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