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年2月25日

貓侍(ドラマ)(Samurai Cat)


導演:渡邊武
主演:北村一輝
   平田薰
日本 / 95分 / 2014年 / 輔導級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因在金澤擔任武士的斑目九太郎,不想為切腹的人砍頭,而遭到城主的革職。從此他只好離開妻女浪跡天涯,最後在江戶落腳,但每每去投帖應徵,始終無法獲得聘用。這一日他在相川的賭場內,因一時衝動而將所有的錢押在單數上,沒想到開出雙數,他只好落寞回家。

  當時兩大富豪除相川喜歡貓之外,米澤則喜歡狗,相川的貓取名為「玉之丞」,米澤的狗取名為「甚太郎」,原本兩家相安無事,只是互看不順眼,沒想到當地的長官也有一隻公貓「寶之信」,欲與相川的玉之丞「結婚」。這使得米澤家很緊張,遂以五兩銀子要斑目去刺殺玉之丞。飢寒交迫的斑目只好答應,但沒想到有一位貓保鑣島崎新右衛門,當時他正好喝醉酒,自知不敵斑目,遂瀟灑地放任斑目把貓帶走,然後島崎又到米澤家擔任狗保鑣。

  斑目其實並未殺死貓,反而在家中造了一座貓墓以騙過米澤家的人,而相川家的上下因大人來訪,急忙抓了一隻白色的公貓代替,卻也暫時解了危機。

  但此時斑目發現貓兒什麼都不吃,只好回去相川家,此時女傭小梅與貓被關在牢中,外面有新的貓保鑣前場新助,但新助的功夫很弱,一下就倒地。小梅言明貓兒只吃馬肉製成的食物,她也隨後跟蹤,果然發現貓兒在斑目家中。在小梅餵養下,貓兒的毛又恢復以往的光彩。而隨後趕來的前場要求斑目教他劍術,因為他的父親正是死在島崎手中,但斑目卻不准他報仇。

  這回相川的人馬又以十兩為酬,希望斑目能除掉米澤家中那隻狗,但迫不及待的前場新助立刻殺到米澤家,卻很快就被擊退而逃,危急之際,斑目趕到,而混亂中甚太郎這隻狗溜走了,但被相川的人找到,而小梅也被米澤的人發現,於是雙方決定交換。

  交換之際,前場新助故意用肉丟向遠方,又找島崎報仇,斑目再度介入,但他只想要回那隻貓,有機會殺死島崎他也不願下手,因為他認為每個人都有親人。島崎欲殺貓,斑目竟捨身護衛,這使得島崎相當感動。

  最後相川與米澤兩人互通友好,相川也回絕了大人所提貓的結婚,因為貓已經處在一個「安心」之所。

◎ 劇情分析

  日本的武士是一種社會特有的型態,「侍」就是武士的意思,「貓侍」當然就是貓武士。

  就常理而言,武士會與貓扯在一起,當然有些不倫不類,但若是從新的角度來詮釋,自然就能展演出更多的意外與驚喜。尤其是以貓的議題,自然也會吸引一起喜歡貓的觀眾,在他們相互口傳,在電視劇的呈現中,便掀起了一股熱潮。

  「貓侍」在電視劇採用的是單元連續劇集,也就是人物可以連結,但情節不連。換句話說,每一集都是一個個體,每一段故事都是獨立的。就電視劇而言,這樣是比較耗費成本的,也正因為都是一個單元,因此要改成電影劇本,就顯得相當容易了。

  過去日本的時代劇,並非沒有以喜劇表現的,但「貓侍」的喜劇風格卻獨樹一幟,一則整齣戲中從不曾有過殺死人的鏡頭,其二斑目的戲採用「後設手法」,斑目表情嚴肅,但並未開口,卻直接以內心獨白呈現,這樣的角色很討喜,因為他以獨白的方式表現,正貼近了觀眾的心坎,這很難讓觀眾不喜歡綽號「斑鬼」的男主角。

  身為一名武士,就必須擔負起保衛主公的責任,而不巧的是斑目雖然武功高強,但卻不肯殺人,擔任「介錯」時卻無法對切腹的人斬首,這對切腹的人是一種羞辱與痛苦,斑目也知道這讓自己陷入矛盾為難之中,也因為這樣,斑目被金澤的城主革職了。

  消息很自然地傳開了,斑目在金澤自然無法混得下,不得已隻身來到江戶。但江戶的城主在聽到風聲後,自然不敢錄用。養一位不敢殺人的武士,這不是跟自己過不去嗎?萬一在戰爭時,豈不拿自己性命開玩笑。

  斑目的困境是值得探討的,因為這齣戲是以貓為主軸,愛貓族應該都會有一顆較柔軟的心,因此這齣戲在日本擁有不少愛貓族的影迷與粉絲,片商打鐵趁熱才拍了這部影片。

  但真正令人注目的,應該是導演從新詮釋了「武士道」的精神,就算有機會殺死對方,這應該也不是武士真正的目標。從而顯現了時代劇的另一股浪潮。一名武士也像一般庶民一樣,他們也都需要生活,但武士賺錢的目標不就是以刀為取向,除了打倒對方,否則自己也必然會死在對方的刀下。

  在宮本武藏的故事中,武士決鬥輸的一方不僅賠上性命,家中的財富甚至妻兒也都成為對方的戰利品,宮本武藏的父親就是死在把他扶養長大的養父手上,他的養父自然不會教他劍術,否則將來豈不是會引宮本來找自己報仇?這是武士的一些潛規則。而所有的時代劇幾乎也都秉持這種對待而存在。

  「貓侍」算得上是時代劇的異數,不僅以輕鬆的喜劇呈現,更以溫柔的態度來處理情節互動。這一點算得是一種新的詮釋。除了貓的溫柔,搭配北村一輝一臉詭異的殺氣臉龐,讓人誤以為他殺氣騰騰,殊不知他卻是一名人道主義者。但因生不逢時,也讓他在武士生涯中吃盡了苦頭,甚至最後流落至作雨傘維生的困境。

  武士的宿命就是為生命中既定的城主效命,但城主卻也成為主宰武士命運的關鍵。武士在喪失城主聘用之後,必然要再去投靠其他城主,但武士也有等級之分,高級武士一個月有一千石到二千石的身價,最低的每個月只有五十石的待遇。

  還記得「黃昏清兵衛」的故事?他的武功最好,但卻只是記帳員,一個月只領五十石,故負債累累。但他的情敵卻是二千石的身價,這是一種世襲之法,也是讓人無法苟同的社會現象。但中國古代的士大夫階級,不也是與這樣令人沮喪的社會制度一樣?但之所以有這些怪異的社會風氣,自然有這個社會存在的本質。

  斑目若真正以他的劍道去實現一些任務,那他的生活一定會相當安定,也自然能與妻子女兒好好相聚一起生活。但他是武士,他必須堅持上天(或世襲)的任務。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因此他離開了金澤。妻女自然不能跟隨,因為他答應若工作有了著落,必然很快會回來接母女二人。

  但斑目的個性其妻應該是最清楚的,也就是說斑目武功再好,去依靠那個城主,到最後他的結果都會是一樣的。在這部電影中,導演用最後一個鏡頭告訴我們,斑目的妻女擅自作主離開了原有的住所,她們決定要靠自己的力量自力更生,不必再去維繫武士的頭銜,她們願意放下身段,在行商必經之道建構了茶坊客棧,這也是斑目回程時與妻女相會之所。

  也許斑目一直放不下這個頭銜與尊嚴,但如果是妻子已經替他先行,斑目也算是遷就,這起碼可以維持他武士的尊嚴。重要的是原本對立的兩家,也都在瞬間看開了,因為世間的一切煩惱,其實都來自抉擇之後的我執,畢竟能夠瞬間看開不再計較,這也是不容易的事。

  但當一切紛爭都不見了之後,武士存在的本質便慢慢消失了,這也是這鬥爭的兩家手下在事情獲得圓滿結局後,反而有種失落的原因。



隨心所欲(My Life to Live)←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壁花女孩夢遊中(Girl Aslee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