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年11月23日

艷之夜(つやのよる)(Before the Vigil)



導演:行定勳
主演:阿部寬
   小泉今日子
日本 / 2012年 / 138分 / 限制級
禮讚:日本電影金像獎
   最佳新人獎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多年前松生春二拋妻別女,與小艷一同私奔到伊豆半島外的一個島上,雖然開了一家民宿,但小艷又開始與其他男人鬼混,甚至主動告訴松生,在她12歲時,她的堂兄石田行彥就奪去了她的初夜,而此刻石田正以一本小說「艷之獸」奪得148屆的文學獎。但在頒獎典禮中,卻也有另一名女人來攪局,因為石田與她時常約會,於是石田太太與女子在宴會中大打出手。

  事實上小艷已經昏迷在病床上,松生有太多的怨,幾乎用刀了結她的生命,最後還是罷手了。但他開始從小艷的信箱中,一一告知小艷的前情人,想要知道在小艷即將辭世之前,有多少男人還愛著她?

  橋本湊是房仲營業員,她與老闆有著曖昧關係,但老闆卻是小艷的第一任丈夫,但已在24年前離婚,雖然另一男職員亦對小湊有著好感,但小湊最終還是喜歡上一個下體有入珠的宅男房東太田。

  松生的妻子山田早千子,在松生離家後依然天天望著她與丈夫的相片。女兒麻千子似乎很難理解這種情緒,於是麻千子故意赴好色教授安藤的約,果然教授約她在飯店酒廊見面喝酒,然後帶她上樓上飯店的房間,麻千子有些猶豫,但還是進去了。

  松生在她八歲時與小艷離去,如今又聽聞小艷已經病危,於是在女兒的鼓勵下,兩人坐船到了大島,卻見松生雖然瘦了不少,依然為小艷執迷不已,或許到此麻千子終於可以領悟,為何男人會不停的往外追索?早千子似乎也慢慢開朗起來,母女兩人再度去星級飯店酒廊,母親才告知以前她與前男友優也常來這兒。也在這個時刻,麻千子又見安藤教授帶了另一名女學生來酒廊,手法與前如出一轍。麻千子終於徹底了知了人性另一層悸動的原因。

  松生望著小艷的棺木,最終再度看了她幾眼。在與女兒見面時,曾向他借菸,女兒告知這是她第一次吸菸也會是最後一次,而後早千子也從留下的香煙抽了一根,算是一家人最後的品嘗「幸福」吧。

  小艷的葬禮只有松生一人,望著空蕩蕩的葬禮,松生證明似乎只有他一人愛著小艷。

◎ 劇情分析

  「艷之夜」的敘述格局相當龐大,但探討的格局卻是相當有力而集中。有趣的是已經面臨死亡的小艷,導演刻意讓她以「暗場」人物出現,就算躺在病床,但臉部都插滿維生系統,顯然這是一種刻意的安排,因為一名四處尋求男人慰藉,不斷地挑戰傳統倫理的豔麗女人,如今都已四十五歲了,但依然是具有魔力地吸引著男人,尤其讓松生在十多年前便為她拋棄妻女,小艷並建議回到她熟識的大島開了一家海邊民宿。

  就一般的見解與認知而言,這會是一場極為幸福而美滿的私奔,因為兩人理念相同,若能為自己尋得一種「幸福」的生活,應該也是一種美滿之事。

  問題是小艷並不是一個安份的人。回來大島後不久她就故態復萌,又四處追索其他男人。這樣不斷的追索性愛的刺激,應該用什麼方式加以評斷呢?事實上這是屬於人性自我追索中的一環,任何的評斷都會因為主觀見解而失準。

  小艷在她小學畢業時刻,就受到堂兄石田奪去貞操,這會是一個改變她對性愛看法的一個關鍵嗎?有趣的是,石田不僅日後成了教授,也成了小說家;甚至他的小說也得到日本最重要的文學獎,而探其內容,可能是對「性」的剖析與見地。日本這種異色文學相當興盛,谷崎潤一郎、川端康成都是個中好手。像小艷這種角色的內心世界,都是異色文學極佳的題材。

  不只是小艷不厭其煩地嘗試一而再,再而三的性愛,男人在這方面應該也是與女性互動的。因為性愛總是必須要男女雙方(同性戀不在此討論),若無其中的激盪互動,雙方如何激盪出高潮火花?

  石田不僅外遇連連,就算頒獎典禮那天,依然有女人傳馬愛子前來鬧場,石田的妻子豈肯退讓?於是一場兩女相鬥的戲碼就出現了。縱然是在這樣嚴肅的場合,男女雙方依然以獸性來捍衛自己的地盤。

  仲介老闆是小艷的首任丈夫,但離婚後,他與女職員橋本湊有了勾搭。小湊是個三十出頭的女人,她對房仲業自有一套手法,但老闆口口聲聲要娶她,就算沒有真正的行動,她也不甚在意,因為注視著她的美艷與美好身軀的男人實在太多了,就連男同事有時也會用探詢的口吻試探,但小湊在意的卻是慾望的全面紓解,她最終選擇的是有入珠的宅男房東太田。

  池田百合子這個腳色雖然較溫和,她每天忙著為女客人洗頭,但眾人傳言中,她也知道男友茅原優也曾與小艷有過交往,如今雖然得知小艷病危,但茅原優似乎也沒有去探望小艷的想法。加上由香里也帶兒子來探望茅原優,這也令她困擾。

  所有的男女慾望,是否只有存在高潮爆發的那一刻,才算真實?過了那個環節,一切回歸到人的現實面,似乎又要再重新去面對。床上的交融會使人瞬間遺失一切,因為當下只有觸覺的慾望,所有世間的一切都因之而暫停,而這種狂躁的迷戀,有時會拓染成深不可測的思域,沉溺其中便無法自拔。

  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正因為沉溺其中才能讓慾望提升到絕對的頂點。這近乎是兩極的看法,從放肆的獸性以及道德的層面,若要從中去認真探索,其實真的也無法找到答案的。

  全劇中共22個人,因為小艷這個女人的存在,而各自在心中掀起無盡的漣漪與掙扎。早千子在最終去醫院見到了小艷,她解開小艷的病服,看到胸部有著太多吸吮過的痕跡,早千子小心翼翼地伸手撫摸小艷的乳房,她純粹以男人的立場去體驗與小艷互動時的心情。為何每個女人都有乳房,而丈夫竟然會受到這對乳房的吸引?

  人是否只是活著就是一種絕對的滿足?性慾也許也只是一種催化劑,透過慾望的吸引,於是生命便有了動力,生活也因之而多采多姿?!

  如果未來的世界揚棄了社會道德觀甚至法律的制約,人可以無盡地與任何人交往,這會是個什麼樣的世界?也許很多人質疑,但在反觀內心時,不免會發現每個人似乎都有這股衝動的慾望。但理智告知我們,超越了社會規範一切都是脫離現實。

  現實是否真的是現實?也就是在理性的社會規範下,每個人都真正遵守了這個原則?事實不然,正因為某種挑戰的慾望,反而在打破常規之後,得到一股莫名的快意,於是偷情便成了一種競相追逐的遊戲。

  但純粹將之視為遊戲,未免也淺視了人性。在慾望中充份表露了人性的貪婪,而慾望是永無止境的,當第一步陷入之後,其實很少有人會將之縮回,相反地會一步步走向更深淵之處,也許那是永不見天日的黝黑,但當下的快慰其實早已讓人喪失了思考的能力。

  松生算是專情之人否?若是他不會拋妻別女,他似乎只是沉溺在小艷的慾望之中讓他無法自拔。他的女兒最後問他是否幸福?松生是無法回答的,因為他從不曾去思索這個層面的問題。

  一切都結束了,沒有半個男人回頭來探視小艷,但那會很重要嗎?異色文學探索的絕對不是結果,而是「當下」。



靈慾告白(Beyond the Hills)←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