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年9月21日

100次的哭泣(100回泣くこと)(Crying 100 Times)


導演:廣木隆一
主演:大倉忠義
   楓谷美玲
日本 / 2013年 / 116分 / 普遍級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藤井去參加朋友的婚禮時,帶了一把傘,自己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但突然發現竟然有一名叫佳美的女孩也拿了傘,這使他有了篤定的感覺,於是藤井大膽地去向她搭訕,沒想到佳美相當驚駭並急急逃避。

  藤井不灰心繼續追求佳美,並告知他四年前因車禍而喪失記憶。但佳美似乎不太願意再聽藤井講過去的事,佳美答應藤井的約會,竟然是一起修理一輛機車。

  原來過去藤井與佳美原本是一對情侶,但在得知佳美得到不治之症後,藤井竟失控地騎機車逃逸,但沒想到卻在十字路口撞上一輛轎車,藤井的身子飛過車子重重摔落地上,從此喪失了記憶。

  佳美不顧母親與南雲醫生的反對,堅持在她有限的生命中與藤井「試婚」。母親反對甚烈,但佳美表示她的生命也只是等死,倒不如利用這機會與藤井重拾舊日歡悅。兩人去加油,但機車依然無法發動,加油站的人告訴藤井是化油器壞了。

  藤井對佳美愈來愈有感覺,不禁向她正式求婚,佳美知道自己可能活不過一年,遂告訴藤井再給她一年的時間,等她一年之後也許就會答應他的求婚了。

  在一次平交道上,藤井見夏子與佳美站在一起,但當列車經過時,佳美卻昏倒了。藤井急急送她去醫院,雖然又救活了,但藤井這回反而對佳美更加體貼,在醫院內為她跳退燒舞,兩人笑鬧一起。

  藤井似乎慢慢感受到那場車禍似乎隱藏著一些秘密,但卻無人願意告訴他。而在佳美的住處,似乎他覺得有一面牆有著他無法磨滅的記憶,甚至在房間內他也發現一些他與佳美的相片。

  而另一方面佳美卻必須作更多的化療,她的頭髮掉光了,但她卻因為再度與藤井相逢而有了更深的愛意,於是她向夏子吐露了心事,她還不想死。

  機車終於修好了,藤井騎到醫院探視佳美,佳美想再搭一次機車,藤井承諾若她病好,會帶她去夏威夷;並告之沒有治不好的病,在最終看過雨後的月虹後,佳美終於嚥下了最後一口氣。

◎ 劇情分析

  全世界的電影所呈現的故事,除了主軸事件之外,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愛」。愛的方式很多,但最為觀眾喜愛的當然是男女之間的愛。這個愛情的注入被好萊塢列為電影眾多元素中最為重要與關鍵的。

  「第一百次的哭泣」代表了愛情悲愴的一面,原本美好的男女互動,常常因為一個突來的事件,立刻讓愛情起了波濤洶湧,不僅原本相親相愛的情份生變,甚至會走向生離死別。人在最哀傷的時刻,似乎也只能以哭泣來表示,而一百次也只是一種數字的代表。

  藤井在最早與佳美交往時一切都是幸福的,但突然得知她罹患絕症,一時難以接受,遂騎著機車不顧一切地往前衝,沒想到機車發生車禍,藤井雖然保住一命,但卻喪失了過去的記憶。

  佳美的病情在醫生的建議下,不適合再談情說愛,於是她也不主動去找藤井將事實告訴他,這樣兩人成為陌路人的情形延續了四年之久。

  這四年的空白,對佳美其實是相當不公平的,一則她必須承受病魔的折磨;二則她必須接受藤井的離去。雖然不是真正的分手,但這似乎比真正的分手更令人痛楚,而藤井則是一副事不關己,但這也不能全部怪他,畢竟他是個喪失記憶的人。

  事情就在這種錯綜複雜的情形下,造就了相當矛盾的情節。而故事的開始,卻是藤井與佳美的再度重逢。兩人因參加共同朋友的婚禮,而有了見面的機會,似乎是那種似曾相識的感覺,讓藤井有了一股奇特的感覺,他藉著兩人都拿著傘而對她搭訕。佳美見到藤井時的慌張是可以預知的,她急急拋下藤井快步離去,但最終還是在教堂又碰面了。

  在天氣好的時候會預備一把雨傘,這表示可能預知天氣即將下雨。這種心靈頻率相通的感受,也使得觀眾立刻可以感知兩人確實是天生的一對,這種小細節是編劇與導演都必須具備的素質。

  藤井再度對佳美展開追求。這雖然是二度追求,但對藤井而言,卻是一生的第一次。然而對佳美而言,卻是必須思索一些問題的。她的母親與醫生紛紛建言,畢竟知道生命來日不多,更應該好好休養;但佳美的觀點卻不是如此,她的觀點是:正因為生命來日無多,那她豈不是要好好把握住這僅剩的時光,好好地體現人生?

  這是兩種截然不同的觀念與見解,但卻在人生的臨界點有了匯聚點,於是重新再起的這段情緣,便有了全新的開始,雖然兩人心情不一樣,但那是一種接受挑戰的自我認知,這正是這部影片相當動人之處。

  兩人逐漸地相處,最終必須去面對事情的核心,佳美的病情是一定會被重新提出的。也在這個時刻,藤井就必須面臨第二次的考驗。

  這一回面對佳美的生命逐漸消失,任何人都知道,病魔是目前人力無法抗拒的,尤其絕症正是人生最大的敵人,面對這種情境,人類也只能是哭泣再哭泣了。

  人生其實永遠是試煉的,當情境愈來愈平順之時,生老病死的苦痛卻早已慢慢攀緣而來。而人卻只能顯現一種無奈與無助。就算再高明的醫生,面對癌症細胞也只能束手無策。這已經是生而為人的鐵律。

  人從出生那刻開始,就因為分段生死的種子,讓生命在既定的規律中存活,人類的基因中本有著致癌基因,生死應用平常心去看待。有人會希望長命百歲,但真正能夠長命百歲,卻空有一副虛弱的傴僂身軀,面對如此的慘況,其實反而倒能了解生命的本意。

  如果能在生命的每一天,把握住最好的當下,那一切的困擾自然能迎刃而解,屆時會明顯地體現到生命存在的真諦。也許你認為無法掌握住什麼,但這種體認才是生命最可貴之處。

  有時從生命的某一種階段的發生與對應,常常會是影響我們一生的決定。很多人面臨這些撞擊,常常會有困頓與挫折,從而開始對生命有了負面的評價,其實這都是大可不必的。生命中的各種現象都是「法塵」,法塵屬於六塵之一,而且都是由自己的「阿賴耶識」生出的,而既是實相心所生出的「虛妄」六塵,可見人生的各種對待或酸甜苦辣,最終一定會是因虛幻而滅失。

  其實既能了知這樣的緣由,那麼就能了解世間的一切,其實都是虛幻而無常的,面對各種的挫折就不會有太多的困頓了。看清楚愛情也只是一段緣由,生死也是我們的因緣,若發生則靜心去面對,怨天尤人會徒增怨氣,對自己的心境不僅沒有幫助,反而因嗔心而有了更深的怨懟,反而讓自心心境流入無盡深淵之中。

  「第一百次的哭泣」在日本的原著暢銷了八十萬冊,全都因為癡情的相互對待,使得讀者或觀眾有了新的感觸與哀愁。畢竟人在世一生,有著這樣奇特的愛情對待,終究也是一種幸福。

  「試婚」是現在年輕人的一種階段,因時代的變遷,已經變成一種自然的程序。每個世代都會有新的文化精神產生,在了解這一切之後,就不再有任何驚訝的反應了。

.


一代茶聖千利修(利休にたずねよ)(Ask This of Rikyu)←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A片現場不NG(メイクルーム )( Make Ro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