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年8月31日

一代茶聖千利修(利休にたずねよ)(Ask This of Rikyu)


導演:田中光敏
主演:市川海老藏
   中谷美紀
日本 / 123分 / 2013年 / 輔導級
禮讚:第37屆日本電影學院獎 最佳影片(提名)
   第37屆日本電影學院獎 最佳男主角(提名)
   第37屆蒙特利爾世界電影節 美洲大獎(提名)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日本戰國時代,豐臣秀吉繼織田信長而成為天下霸主之後,卻因為千利休不肯對他低頭臣服,遂要千利休切腹自殺,在自殺的前一刻,千利休想起了自己的過往,以及隨時攜帶在身上的綠釉磁盒。

  十九歲之前,千利休是個常逛窑子的浪蕩子,本名田中與四郎,他喜好茶道,十七歲拜北向道陳為師,不久又向武野紹鷗學習「寂茶」。也在師父家中,看見一名從高麗被抓來的美艷女子,暫時被關在紹鷗家中,但因不吃不食,於是與四郎向一名高麗的廚師學習一些高麗的話,並煮了許多韓國美食,這漸漸贏取了高麗女子的心。在一個夜晚,與四郎帶她奔逃而去,但在海邊的茅屋中終於被人追緝而至,女子自知難以脫逃遂要求一死,於是與四郎為她泡了最後一杯茶,並加入毒老鼠的藥,女子一飲而亡,與四郎原本也欲殉情而亡,但始終沒有勇氣,最後在廚師的翻譯下,才知女子是要他好好活下去。

  與四郎剁下女子的尾指,在自己的爐中焚燒,並刻了一個木質的尾指,放在女子留下的綠釉磁盒中。當時織田信長掌握天下,但卻也十分欣賞與四郎的茶道與他的藝術精神。此時與四郎已經出家,也娶妻生女,法名宗易。他曾向織田信長表明,所謂的美應該由他來決定,織田雖然不認同,但也不得不欽佩他的執著精神。

  織田手下有一員大將即是豐臣秀吉,他向宗易請教茶藝,但宗易卻給他一碗稀飯與醃豆腐皮,豐臣邊吃邊落淚,隨從以為豐臣慣用落淚的手法,殊不知他是真正受到了感動。宗易答應會在織田面前為他多多美言。

  織田信長死後,豐臣秀吉繼之而起,同時也將宗易當作自己的茶頭。一次為天皇開設茶會,以便自己就任「關白」以及「太政大臣」。天皇在茶會中賜宗易「利休」之名。其後主辦「北野大茶會」,成為天下第一茶匠。但就算如此,豐臣要他女兒為妾,他也無可奈何,而他女兒卻也因此上吊身亡。而在一次利休的弟子因惱怒豐臣不會善待茶具,遂出言相譏而遭砍殺。

  最終千利休始終不願妥協與跪求,豐臣遂令他切腹自殺,完結了一代茶師的一生。

◎ 劇情分析

  有關千利休的傳說,大部份是遊戲人間的一名禪者,許多中國的禪宗公案,都喜歡把他併置在其中,但本片所呈現的千利休,其實是相當哀悽與悲鳴的。

日本戰國時代相當流行「鬥茶」,意即在飲茶的過程中,極盡奢華與力求表現,而千利休的呈現卻完全相反,他主張「寂閒」,這近乎「空無」的意境,使得千利休的茶道,有了更多的禪意。這或許他也是一名出家人的緣故,因此將他與禪宗公案混在一起,便一點也不稀奇了。

  千利休是天皇所欽賜的法號,因為在某種角度來說,千利休雖然主張空寂與簡單,但正因為這種空寂的能量是「本然存在」,故其能量源源不斷。所有的境界不管如何的富麗堂皇,但最終還是會消失不見的,因為這是有限,而且也是被生出來的,因為不生故最後必定不滅,這種全然的佛法,正是世間法永遠無法推翻的,而這也是千利休不怒自威的能量,因為一切俱足,所以不必再添加任何的有或去掉任何的無。

  但這樣不著痕跡的表現,依然像一把會閃耀冷光的刀刃,讓人不寒而慄,從而對利休有了更多的恭敬與學習,於是利休便成了眾人相互模仿的對象。正因為這樣的鋒芒畢露,連天皇都認為有點受不了,於是賜名「千利休」,謂再如何才華過人,也應該適時而止。其實這個法號,也間接說明了千利休日後的命運。

  日本戰國時代的幾名重要人物,都有相當強烈的個性。織田信長是武力最強大的諸侯,但率直的個性卻與豐臣秀吉有了強烈的對比。豐臣出身卑微,他的長相有人形容像一隻猴子,但或許也是這種天賦異稟,使他最終能夠繼織田信長而起。而織田信長殞落的那次戰役,至今都還是一個謎。因為織田信長夜宿的佛寺「本能寺」突遭明智光秀兵變,雖然廝殺激烈,但始終不曾找到織田信長屍體。

  另一名武力最弱,但卻富於謀略也能卑躬屈膝的人是德川家康。有個有關杜鵑不會啼,要如何讓牠啼的故事,最能顯示三人的個性了。

  織田信長認為要讓杜鵑啼就強迫牠啼,若不啼就殺了牠。豐臣秀吉則認為要讓杜鵑啼,他會逗牠啼。本片中就有豐臣秀吉用金粉灑在杜鵑上,而杜鵑大啼的片段,這正是這個典故的寫照。另一位德川家康則認為杜鵑不啼,他的方法則是等待他啼。

  由這個典故與傳說,不難想像最終天下是歸於何人所擁有。故我們可以理解能夠擁有天下的人,其實也正是擁有人心的領導者。

  千利休雖無心於政治,但眾望所歸,幾乎贏取了天下人的心,這使得原本相當自卑的豐臣秀吉有了警惕之心:就算直率的織田信長,其實也會因為千利休的出色表現而說出:「現在又有人要與他爭天下了。」

  日本和尚是可以結婚生子傳宗接代的,利休隱藏了與高麗女子的一段情,而娶了妻子,但始終不離身的綠釉磁盒,同樣也使得妻子相當在意。

  在利休切腹自殺後,妻子為他收了屍,這一幕以白色的衣服與紅色鮮血所構成,形成一幅相當令人震撼的畫面。

  利休寧願在屋內切腹,這使得「介錯」無法執行為他砍頭的最後任務,因為這樣而留得全屍。也才能構成這幅相當動人的畫面。其實利休留下的綠釉磁盒,豐臣秀吉不只一次要他奉上,但利休卻寧死不屈,畢竟這是他一生中僅剩的秘密。

  究竟是什麼心態,使得利休在高麗女子死後,他能夠領悟那麼多的禪風?他的師父曾考驗他,一個陶瓶放在台座上,始終覺得好像欠缺了什麼,他問利休是否能夠解決,利休二話不說,上前打掉陶瓶的一個耳朵。師傅不但不責備,反而說這下看起來真得順眼多了。

  這正是從殘缺的角度來詮釋,因為世間任何的東西,都是從心的反映而出,端看自己對眼前所見的境界,能夠有什麼樣的看法。

  當牡丹花盛開時,那叫做「富貴雙全」,但花瓣掉落時很多人會相當在意,但也有人會用更超然的看法來詮釋。他們提出「富貴無邊」的說法,反而使得有所缺失的牡丹有了新的生命意義。利休打破陶瓶耳朵,其實也正是這種的詮釋。

  利休其實是擅長看透人心的人,他的妻子曾問他:她是否適合當他妻子,利休回答自然是肯定的。但當妻子問他:是否有其他女子是他真正所愛?利休是無語回答,因為他的綠釉磁盒已說明了一切,但過去的時光,不管悲傷或歡樂,其實都不必再以語言來詮釋,再多的詮釋其實也是沒意義的。

  台灣也是喝茶王國,但近代茶的工業已經被「茶飲料」所取代,茶只是解渴的工具,誰還會去淨心地領納「茶道」所詮釋的心呢?

  妻子差點將綠釉磁盒打破,這展示她也是個真性情的女人,她嫉妒但卻容忍,而利休則是包融,這應該是他最後心靈的詮釋。若以「唯識」詮釋,一切都只是展示的現象,當過往之後所有就變成虛妄的雲煙了。



一個娃娃兩個爸(Baby Love)←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100次的哭泣(100回泣くこと)(Crying 100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