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年8月6日

隨心所欲(My Life to Live)


導演:尚‧呂克‧高達(Jean-Luc Godard)
主演:安娜‧卡里娜(Anna Karina)
   沙迪‧雷波特(Sady Rebbot)
法國 / 1962年 / 85分 / 輔導級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娜娜原本有個孩子,但她拋棄了一切而在巴黎的唱片行工作,然而這種店員工作無法滿足她的慾望,雖然有些攝影師頻頻邀她去拍照片,但大部份的攝影師志不在拍照,每個人幾乎都是覬覦她的美色。

  娜娜並不氣餒,她始終相信,終有一天她可以成為一名成功的演員。但娜娜的境遇似乎並不順遂,甚至連居住的地方都出現問題,因沒有繳房租而被房東趕出,娜娜頓時無路可去。

  娜娜有個朋友伊薇特,她是個賣淫女郎,在她推介下,娜娜見了雷歐,在雷歐的說服下,娜娜同意下海,在一間旅館下面找客人,兩人便到樓上完成交易。

  娜娜以為生命從此便是如此地生張熟魏,雖然雷歐對她不錯,而她似乎也逐漸把雷歐當成自己最大的依靠。娜娜有時也希望能多讀一點書,以讓自己更為出色,但最終發現,畢竟那只是一項空談罷了。

  有一天,娜娜發現雷歐欲載她去一個地方,她覺得不妥而拒絕,但卻被雷歐以脅迫的方式強行帶走。原來雷歐已將她轉賣給另一個老鴇。

  下車交換時娜娜極力反抗,但卻無濟於事。雷歐將娜娜推給對方時,才發現拿到的錢短少甚多,雖然雷歐提出抗議,對方早就打定主意黑吃黑,雙方展開槍戰,可憐的娜娜卻在槍戰中被另一方人馬擊中倒斃,雙方各自逃逸,雷歐也逃之夭夭。

◎ 劇情分析

  六0年代楚浮與高達掀起了「新浪潮」的電影風潮,這股風潮不僅影響了全世界,也影響了台灣在七0年代開創的「健康寫實主義」。姑且不論新浪潮對世界的影響,對台灣卻造成了極大的推展力道。

  楚浮與高達原本是在「電影筆記雜誌」擔任電影專欄作家,可以說當時二十多名的導演幾乎都被罵遍了,直到無人可罵時,兩人才決定開始拍片。

  楚浮的家庭很有錢,因此很輕易地開始拍自己的傳記「四百擊」,同時也將自己所寫的十七張劇本交給高達,由高達省吃儉用地開拍,沒想到這部取名為「斷了氣」的影片與楚浮的「四百擊」立刻揚名坎城與威尼斯影展,也同時奠定兩人國際影壇地位。

  「隨心所欲」是高達一九六二年的作品,以揚棄傳統的運鏡手法,從人物腳色的背後直探,試圖從客觀中兼具主觀的意識形態來解剖人的內在心思。

  娜娜是個什麼樣的女人?從影片中似乎可以了解了片段,但那是行為並無法詳盡地指出內心真正的企圖。在新浪潮的表現手法出現之前,多少也受到五0年代意大利戰後的「新寫實主義」的影響,在探索「貧窮」之餘,開始在尋求貧窮的「根」與「過程」,這與當時的社會氛圍是相當契合的。

  娜娜揚棄了她原有的家庭,孤身踏入繁華但相當複雜的巴黎城市,她努力地一步步往前行,但中規中矩的店員生涯絕對無法滿足她的慾望。舉目四望似乎有著太多的誘惑,更何況妳就算按兵不動,也會有其他的各種元素會來沾黏。

  娜娜不斷地抽菸,劇中人物也不斷地抽菸,這與當時尚不知菸中的尼古丁對人的危害,但更大的緣由應該也是生命焦慮的自然反射。

  心情浮動時,若有半晌的停頓便會惴惴不安,於是只好靠點燃香菸的動作來掩飾自己。正因為抽菸的頻率過於頻繁,正好也以這種充斥菸味的氛圍來呈現娜娜的困頓與不安。

  以十二個片段來呈現,雖然每個段落都有標題,但卻不見得有順序的連結,反而有種「重組」與「拚湊」的後現代主義的元素存在。這在六0年代而言,是相當大膽與前衛的嘗試。

  娜娜的半身鏡頭有時沒有講話,但卻透發了更多的控訴。九0年代的「橋上的女孩」(台灣翻成「玩真的」)也採用了類同的手法,對於一名處處遇到挫敗的女人而言,倒讓人有異曲同工之妙,況且「玩真的」也是刻意以黑白影片來呈現。

  每一個段落的元素,其實都可以隨機地拍攝,因為畢竟這是一種「說法」,在集結多種「說法」之後,便由觀眾開始「組合」,透過組合便有了新的詮釋。於是「隨心所欲」從一個端點,便很容易拓染到更多的面向,而達到更全面性的討論。

  唱片行是當時最前衛的商店,因為唱片也提供了更多的「複製」,只要一張唱片便可以複製更多的唱片,而電影也是「複製」的產品之一。

  電影明星有著亮麗的外表,也讓所有的女人群起效尤,每個人都渴望成為另一個明星,這個社會現象早就符合了後現代主義的更多現象。

  然而不見得每個人在努力追索中都能如願以償,娜娜是屬於失敗的一方。為了在生活中急起直追,娜娜受到伊薇特的影響,以及老鴇雷歐的慫恿,於是在急需有人保護的心理作祟之下,娜娜投入了賣淫的行列。

  任何時期,賣淫其實都是普遍存在的,台灣已經有過廢娼的經驗,但問題是賣淫的情形似乎依然存在,甚至有變本加厲的情形,顯然賣淫是一個並無法禁絕的社會現象。

  過去因為貧窮,甚至是為了上一代的債務,許多婦女便投身到私娼寮;而現今所謂的「援交」,都是為了享有更優厚的物質生活。雖然時代意義與出發點不同,但賣淫這條路卻是必須用嚴謹態度來看待的。

  娜娜其實是活在一個不斷「懷疑」的世界中,因為世界永遠無法如她所料,生命究竟應該要安置在何種位置上才算完美,這似乎永遠找不到答案的。

  在追索物質的過程中,愛難道不也是其中的一環?娜娜一度也懷疑愛的本質,而當她慢慢褪去防謂的外衣時,她原以為可以依靠的對象,卻又是讓她再度跌入心靈的深淵之中。雷歐將她轉移給另外一批的私娼,可悲的是娜娜原本自以為是的愛情,其實早已經被人論斤秤兩賤價求售了。

  也許那場槍戰對娜娜反而是好事,因為她不必活著去接受人口販子的操弄,也許在過不了多久,娜娜又會被賣到另外一個地方,繼續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

  如果賣淫是自己心甘情願的,那倒令人無話可說。但若是操弄在別人手上,娜娜將會失去生命的鬥志的。在此之前,娜娜似乎遇上了一名哲人。老人口中說出的都是讓人恍然的哲理。這是唯一對娜娜比較正面的人物,問題是哲理是廣大寬闊的生命期待,而娜娜更期待的應該是一個當下的救贖。

  影片中其實有許多近乎佛法的示意,如:「我舉手,我有責任;我轉頭,我有責任;我不高興,我有責任;我抽菸、我閉上眼睛……即使我忘了我有責任,可我仍有責任。」

  我把這段落的獨白挑出,那是因為這是契入明心的人的見地。後面還有一句也相當有趣,但這須要觀眾自行去解密。

  高達的作品,這一部算得是相當出色的,尤其已經那麼久遠,觀賞之餘依然還是相當扣人心弦。



燈塔下的情人(The Lightkeepers)←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貓侍(ドラマ)(Samurai C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