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年7月3日

魔幻月光(Magic in the Moonlight)


導演:伍迪‧艾倫(Woody Allen)
主演:艾瑪‧史東(Emma Stone)
   柯林‧佛斯(Colin Firth)
美國 / 2014年 / 98分 / 普遍級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以藝名「魏連蘇」扮成中國人魔術師的史丹利,一直很成功地以魔術吸引了觀眾的目光。這一日,也是魔術師的霍華來找他,謂在南法凱特家族去了一名能通靈的蘇菲貝克以及她的母親,而凱特夫人因被蘇菲的特異功能所迷惑,預備要成立一個基金,專門培育這種通靈人才,更甚者是凱特夫人的兒子布萊斯不僅對蘇菲相當著迷,甚至要娶她為妻。
  
  霍華希望史丹利能夠前往法國南部,去這個富有家族中揭穿蘇菲的陰謀。於是史丹利告別未婚妻奧莉維亞,隻身前往南法,更何況在南法有他最親的阿姨凡妮莎,他決定就這樣順道拜訪。
  
  剛一見面,蘇菲立刻感應到化名為泰林傑的史丹利與中國有關,並道出從八一年看過魏連蘇的魔術之後,就一直夢見所謂的「邪惡中國」。
  
  蘇菲不僅讓史丹利驚訝,因為她又說出他叔叔查爾斯是溺水而亡,史丹利的自信與信心漸漸受到動搖。在夜晚的降靈會中,果然招來了凱特夫人的丈夫哈利,雖不見人影,但回答是會敲響桌子一響;如果不是則會敲響二響,凱特夫人也問了哈利生前是否有對不起她,哈利肯定了他的清白,凱特夫人更加高興了。
  
  這個晚上史丹利失眠了,因為降靈會中最後蠟燭昇起,霍華向前抓下,聲稱完全沒有魔術手法,這使得史丹利一向自認為最相信的科學理念有了動搖。第二天他邀蘇菲一起去拜訪阿姨,途中蘇菲又突然看見史丹利爺爺少了一根腳趾。而更令他震驚的是,阿姨拿出的一條項鍊,蘇菲說出阿姨年青時曾與國會議員有不倫之戀,阿姨承認點頭並表示項鍊就是那個人送的。
  
  史丹利為蘇非舉行記者會,大肆地宣揚蘇菲是一名真實的通靈者,但此時阿姨出車禍,史丹利竟然急得為阿姨禱告,但突然他又醒了過來,因為若阿姨會痊癒並非禱告而是醫生。由此他也聯想到蘇菲是與霍華連結的,因為霍華的魔術一向不如他,故設計這段通靈的戲碼以取勝他。但他也在這臨界點上,史丹利發現,他似乎愛上了蘇菲,而蘇菲卻即將嫁給布萊斯……。

◎ 劇情分析
  
  二十世紀初期的歐洲,其實還是對中國有著極大的誤解,從魔術師的裝扮而言,那種誇張的裝扮,多少是具備著嘲弄的元素。從第一次的造型呈現之後,似乎就永遠被定型了。但就從中國人的立足點來看,這反而突顯了歐洲世界對東方世界的無知。就算是伍迪‧艾倫這位才子依然還是犯了一樣的錯誤。
  
  也許我們把「魏連蘇」這個角色的裝扮,當作是戲劇情節中被放大的角色渲染,一切都是為了戲劇的誇大拓染,或許還能替伍迪‧艾倫自圓其說。
  
  魔術師不管功力再怎麼好,一切都是障眼法,很多竭盡心力設計的魔術,到最後幾乎都被破解了。只是為了彼此的飯碗,只好相互保密,繼續讓創意魔術在舞台上發光發亮。
  
  但不管多麼精彩的魔術設計,最終只能歸咎在一個「假」字,既然一切都是假的,那麼理性的思考便會讓人選擇科學的崇拜,從而對所謂的靈異現象採取不屑一顧的態度,在這個前提下,史丹利在霍華的蠱惑下,興致勃勃地從英國到法國南部,一則想揭發靈媒的詭計;一則順便拜訪住在南法的阿姨。
  
  伍迪‧艾倫的電影貴在台詞的睿智,這也是紐約客將他當成寶的原因。而號稱通靈的女子,又是如此讓人眼睛一亮,或許這也是「通靈者」的第一道障眼法。一向自稱理性的史丹利才會被矇蔽,而甚至在記者會中承認自己過去見解的失誤。
  
  就某種緣由而言,史丹利其實是慢慢屈服於蘇菲特有的氣質而不自覺,於是在霍華加入的騙局中,史丹利終於承認自己的失敗。而在此時的蘇菲,其實也有意無意地釋放了某些訊息,但一開始,史丹利就認知到,布萊斯對蘇菲展開了愛情攻勢,更何況史丹利也早有了未婚妻奧莉維亞。所以一切看起來都是如此地有條理,史丹利自然沒有主動去撥弄或解構的必要。
  
  但當阿姨受傷之際,史丹利卻情不自禁地禱告,這是屈服於感性的一端,而這一切是史丹利一向不願去介入的。但為何在此刻突然興起了這個禱告的想法?然後他又用理性的姿態告訴自己,車禍受傷之所以會痊癒,並非來自禱告而是來自醫生的醫術。
  
  但如果這一切都是正確的,那他將回復到原本一成不變的世界,而是什麼原因,讓自己在這個時刻,突然湧現了一種難以言喻的情懷?
  
  在探望姨媽回程中,因車子無法發動,史丹利與蘇菲躲入了一座天文台,這是他小時候玩耍的所在。在雨後,史丹利打開了天文台的屋頂,瞬間整個宇宙便呈現在眼前,這種天際的真相是無法造假,但卻能引發一股無法說出的柔情。
  
  史丹利從理性漸漸進入了感情世界,毋寧說,他在不知不覺中,慢慢被蘇菲的柔情所滲透,就算如此,他依然不敢輕舉妄動,因為這樣的莽動與他性格不符。就猶如他與未婚妻奧莉維亞一般,是她主動提出訂婚要求的,最起碼史丹利會認為這是最無害的抉擇。
  
  某種角度而言,史丹利是永遠採取守勢的,就猶如他的魔術只要設計成功,他會讓這魔術顯示得天衣無縫,但也僅止於此,將大象變不見,那已經是蘇菲小時候的事,但史丹利理解了知這一切的過程,卻也使得他屹立在魔術界不動如山。
  
  蘇菲的靈媒一開始震撼了他的觀念,更何況她還能指出他許多家人的隱私。尤其阿姨終生未嫁,卻曾與國會議員有過ㄧ段情,這種思緒沒有任何理性可言,似乎一切真的都來自靈界,何況凱特夫人在召靈會上與丈夫哈利對談,雖然也僅僅是以一聲與二聲的敲響,作為是與不是的表示。最後的蠟燭昇起,卻由霍華以揭穿為名,搶先一步抓下蠟燭,並立刻表示完全找不到絲線的連結。
  
  史丹利當然因為將理性與感情相互對立,自然一下子無從分辨真偽,一直到從姨媽面臨生死存亡,他立刻又興起了最拿手的理性思考,但這回卻也從理性中發現真正的感情世界,而給他這麼強烈的感覺自是蘇菲的一切。
  
  史丹利似乎慢了一步,因為之前有過暗示的蘇菲,因為史丹利自以為的理性,於是她失望地要答應布萊斯的求婚,她手上的戒指,使得史丹利陷入了感性的痛苦與迷失之中。
  
  伍迪‧艾倫的手法永遠是可以忽略細節的,當主架構完成之後,其他的一切都只是附著其上的枝葉或花朵,因為敘述的風格是如此強烈,觀眾很容易在他極具智慧的對白中自行組合故事的完成。
  
  於是伏筆與呼應的理論下,史丹利似乎也感應到蘇菲的到來,而一聲與一聲的敲響再度重現時,卻不是亡靈的是與不是,而是蘇菲對愛情的抉擇。
  
  「魔幻月光」基本上還是不脫離荒誕喜劇,但夾雜的愛情卻是現代都會的「偶像風格」,在片尾其他人物全都消失了,剩下的是史丹利與蘇菲的唯美表現,這種伍迪‧艾倫的一貫手法,雖然不令人意外,但卻始終能抓住觀眾的心。



魔幻時刻(ザ・マジックアワ) (Magic Hour)←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犧牲(The Sacrif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