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年5月27日

噢!柏林男孩(Oh Boy)



導演:楊‧歐雷‧傑斯特(Jan Ole Gerster)
主演:湯姆‧希林(Tom Schilling)
   佛列麗卡‧坎普特 (Friederike Kempter)
德國 / 2012年 / 85分 / 保護級
獲獎紀錄:德國電影獎最佳導演
     德國電影獎最佳劇本
提名紀錄:歐洲電影獎最佳影片獎
     歐洲電影獎最佳男主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尼可費雪在女友家中醒來之後,本欲偷偷溜走,但女友醒了,並表示要為他煮咖啡,尼可拒絕了,女友感覺到尼可這一離去再也不會回來了。
  
  尼可剛搬到新居,樓上的鄰居卡爾不時注視他的行徑,當他再度回到家時,卡爾拿了一些妻子做的肉丸子表達善意,但卻也傾吐他的委屈,因為近乎五年卡爾與妻子變得愈來愈疏離了。
  
  尼可去找醫療心理評量師,但因被驗出0.07毫克酒精,被評量師故意刁難,沒收了駕駛執照。尼可沮喪地想喝一杯咖啡,但店家故意要他買哥倫比亞咖啡,要價三塊多歐元,尼可錢不夠,去ATM領錢,先把零錢給流浪漢,但卡卻被吃掉了。
  
  尼可連絡自己的父親,但父親卻早知道他已輟學,父親憤怒責備一個月給他一千歐元,他到底在幹什麼?尼可只說他在「思考」,父親承認把卡沒收了,父子倆就這樣不歡而散。
  
  尼可有個好友馬澤,他原本是戲劇系優秀的演員,但他寧可推掉當時所有的合約,整天躲在咖啡廳,等待一齣偉大的劇本找上門,於是他也變得與社會相當疏離。馬澤帶尼可去拍片現場,他的同學菲利普已經成為影片的男主角,馬澤希望菲利普能為他安插在片中有個腳色可以演,菲利普答應了。
  
  尼可與馬澤在餐廳遇見了尼可以前的胖同學茱莉卡,當年茱莉卡相當胖,如今則身材相當火辣,而且是一名舞台劇演員,她留了兩張票要他們去觀賞。但二人不但遲到,馬澤也因為劇中的表現,在過程中不斷嘲笑,這激怒了導演海夫,兩人有了激烈的爭辯。
  
  三名酒鬼來騷擾茱莉卡,尼可出面制止反受攻擊,茱莉卡為他止血,兩人情不自禁擁吻,但緊要關頭尼可卻喊卡,氣得茱莉卡將他趕走。尼可一人在酒吧,一名老人來搭訕並請他喝酒。老人說他那個時代是納粹當道,雖然聽來滿口醉言醉語,但離去時卻倒地昏迷。尼可與店家打電話叫救護車,但最終老人還是死了。尼可在清晨之際到了一家早餐店,終於喝了一口咖啡。

◎ 劇情分析

  每個人在日常生活中,都會面對屬於自己的生活面向,沒有任何一個人,會希望自己始終處在生命困境,總希望自己只要努力,終有出頭天的一日。但事實上總是事與願違,這個世界似乎總是透發著一股讓人無法脫逃的窘迫,刻意與你作對地不斷困擾著你。
  
  有人將之解釋為運勢與命格,也許這真的有一些道理,但就事論事,許多的不如意之所以與自己糾纏不清,從不同的角度而言,其實大部分是自己的緣故。
  
  尼可的心緒是飄忽不定的,在片頭他與女孩急急分手,是昨晚才認識的?或者已經有了一些時日的認識?雖然不清楚,但唯一可以知道的是,尼可迫不及待地離開女人的房間,就連女人要為他作早餐,他都婉拒。為何昨晚的溫柔鄉,在早上醒來卻已經完全變了調?那這樣該如何去解釋昨晚的那場性愛呢?
  
  尼可的生命是困頓的,因為他放棄了曾經答應過父親的堅持,在兩年前就放棄了法律課程與學業,這當然不是經濟因素,因為父親每個月提供一千歐元,就是為了讓他能夠安心讀書。尼可為何放棄學業?也許是與他的志向有了興味的落差,但縱然如此,尼可似乎也應該要找到屬於他自己的生命方向,顯然這一切是否定的。
  
  年輕是讓許多中年人或老年人懷念的年歲,如果可以用任何東西交換,應該都不會拒絕,問題是年輕的生命,卻也是人一生中最困頓無依的年代,因為生命的歷練不多,未來又是一片茫然而不可預知,於是年輕的生命縱然可以散發更多的青春色彩,但就某種層面而言,反而有種被鎖在無法掙脫的桎梏中的感受。
  
  也許目標是一個重要的依託,但當這個目標逐漸在心中疏離之後,尼可便開始陷入萬劫不復。導演將這種困境濃縮在一杯咖啡中,從一早女人願意提供早餐而拒絕後,尼可便陷入了魔咒之中。
  
  當心境是極端惡劣時,回應你的一定也是相同的情境。尼可因曾酒駕而必須接受心理醫師諮商,但醫生似乎抓住他的每一句話當作回擊的目標。雖然尼可沒有那種惡意,但那一天醫生似乎也心境不佳,於是刻意四處刁難,最終尼可還是無法拿回他的駕照。
  
  喝一杯咖啡應該不是一件什麼難事吧?但店家卻刻意誘導他去喝一杯高價的咖啡,尼可身上錢不夠,準備去提款機前領錢,在提款機前看見一名流浪漢,於是他將所有的零錢給了睡夢中的流浪漢,但他的提款卡卻被機器吃掉了,尼可原本要將零錢拿回,但看在路人眼中,他卻變成了竊賊。
  
  我們是否也曾有過類似的困境?有時要拿回屬於自己的東西,卻反而讓自己陷入泥淖之中,社會愈進步,這種誤解的困頓,更是以更高的頻率不斷地發生,在最終都會是以無奈收場,因為縱然是千言萬語,卻也是無法說明或解釋原委,周遭的一切突然變成一種擠壓,再不逃避似乎也只能等待另一層的焦躁與恐懼。
  
  尼可的鄰居本身也是個問題人物,而一切緣由都來自他的妻子。婚姻原本是一種和諧的互動,為何婚姻在接受一陣試煉之後,竟然成為一種詛咒?樓上的男子以肉丸子作為敲門磚,試圖在他與尼可之間找到一些共話的交集,但尼可卻將所有的肉丸子全部倒入馬桶中。也許他真的不喜歡吃肉丸子,也許他不願讓這些肉丸子發酵,讓他自己暴露在別人的聚焦中。
  
  尼可是如此一再地,讓自己退縮到最後退無可退的牆角邊緣,唯有如此他才能看清周遭的一切,而得到起碼的安全感。或許也正因為這種心態,尼可真正的知己就是處處不得意的馬澤。
  
  馬澤在戲劇學校時的演技相當明亮驚人,當時合約如雪片般飛來,但馬澤全拒絕了,因為他的理想是要選擇一個讓自己滿意的劇本,於是他開始「等待」,到現在不但等不到心目中的劇本,卻還使得自己必須面對現實,去託人說項,希望能在一部電影中演個小角色
  
  馬澤與尼可的生命歷程,似乎有著許多相似之處,這也間接透發出,每個人生命中的缺失與盲點。尼可應該可以明確地說出,為何輟學不唸法律系,瞞著父親四處遊蕩?但他似乎是不願意誠實地去面對這個問題,直到他去告訴父親他的卡被機器吃掉了。父親也坦言是他關掉尼可的帳號,並責問他為何謊騙他兩年,都不曾去上學?但這麼簡單的問題,尼可依然以逃避來回答。
  
  尼可在面對感情也是也太多的不確定,當他遇上同學茱莉卡時,茱莉卡是個楚楚動人的辣妹,雖然小學時她相當肥胖,但卻是相當喜歡尼可。茱莉卡是個小劇場的演員,因為表演的方式不同,馬澤不斷地訕笑,這引起導演的不悅。其實每個人在每個年代都會有他的見解看法,但我們必須用一個較包容的態度去面對。
  
  尼可終於喝到了他的一杯咖啡,但這是否代表,他已經走出他自己的生命困頓?這一點還是令人懷疑的。導演真正的意圖,只是表現男孩子在這段生命中的窘迫,生命有時不需解釋也無法解釋,也許在每個世代的鴻溝中,我們應該用寬容的態度去面對,因為我們都曾年輕過不是嗎?



親愛的德國醫生(Wakolda)←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燈塔下的情人(The Lightkee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