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年2月3日

盧安達飯店(Hotel Rwanda)


由 施伊粧老師 撰稿

導演:泰瑞喬治
演員:唐其鐸
   尼克諾特
   瓦昆費尼克斯
   蘇菲歐克妮多         
出品:英國、南非、加拿大、義大利/
2006年 / 120分鐘 /護級
‧獲獎:歐洲電影獎最佳作曲獎
‧金衛星獎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最佳歌曲
‧榮獲各大國際影展「觀眾票選最佳影片」
‧獲得全世界超過120個「年度十大佳片」的肯定
‧「金球獎」、「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多項大獎提名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位於中非的國家盧安達,在十九世紀曾是歐洲的殖民地,組成的人口由占絕大多數的胡圖族和佔不到兩成人口的圖西族為主,權勢在兩族之間消長,也助長彼此間對立的偏見。
    
  殖民統治時代,強國扶植圖西人掌權,待歐洲統治者離去,政權卻交還給占多數人口的胡圖族。大權在握的當權者對其他異族不留情面,待風水輪流轉,仇恨的怒火經不起煽動便輕易延燒。
    
  位於首都吉加利的米勒柯林飯店,是歐洲人經營的四星級觀光飯店,入住的旅客多為歐美人士。在此工作多年的經理保羅是當地的胡圖族人,他因負責、嚴謹的工作態度受到老闆的信任與重用,也與一些歐美政軍要人頗有交情。
    
  1994年4月6日,一架載著盧安達胡圖族總統哈比亞利馬納和蒲隆地總統的座機在盧安達首都吉加利上空被火箭擊落,兩國元首同時罹難。
    
  隔日,這起空難在盧安達國內立即引發了胡圖族與圖西族兩族的互相猜疑,彼此劍拔弩張情勢緊繃,再加上胡圖族的激進分子透過廣播搧風點火,一場鼓動種族滅絕的殺戮於焉展開,胡圖族的民兵日夜在街頭逡巡下手的目標。
    
  首都陷入一片風聲鶴唳之中,保羅的圖西族鄰居、親友相繼失蹤或被殺。
    
  首都的情勢已被胡圖族的民兵掌控,歐美的遊客紛紛撤離,連米勒柯林飯店的經營者也將飯店交給保羅全權負責後返回母國,此時僅有少數的聯合國維安部隊駐守,但根本產生不了作用。
    
  保羅的妻子塔蒂安娜是圖西族,為了躲避民兵的追殺,他帶著妻小、親戚和鄰居到米勒柯林飯店避難。紅十字會也相繼送來許多孤兒,還有教會神職人員帶著孤兒到此求援。保羅將所有人安頓在飯店並試著向外界尋求援助。
    
  西方國家紛紛放手不願介入盧安達的內部種族衝突,保羅憑著過去的人脈,以大量金錢疏通後獲得將軍的保證暫時不受侵擾。
    
  衝突持續著,死亡人數不斷攀升,保羅深知將軍的保證並非永久,好不容易他連絡上投資飯店的比利時航空的總裁願意協助。
    
  眼見情勢越來越混亂,飯店里收容了近一千三百人。聯合國部隊的奧利佛上校,安排部分難民撤離,保羅一家也在名單中,但他將妻子送上車後後自願留下幫助飯店裡的其他人。
    
  沒想到,聯合國的車隊遭到胡圖族民兵攻擊,只好又折返回飯店,驚嚇之餘的塔蒂安娜對保羅大發雷霆,保羅雖承受無比的壓力,但也肩負著眾人存亡的使命,他繼續與政府軍的將軍和胡圖族領袖喬治周旋,以爭取大家的安全,也不放棄和飯店總裁求援,終於得到法國援軍願意接應,奧利佛上校再次協助將難民送往邊境,在千鈞一髮之際,終於平安抵達邊境的難民營。
    
  保羅一家最後平安抵達比利時定居。

★ 賞析
    
  時代隨著科技的發展和思想的開放越來越進步了,然而世界依舊如此紛擾不安,翻開人類文明史其實也是黑暗處處、血淚斑斑。
    
  《盧安達飯店》根據真人實事改編,描述中非國家盧安達在二十世紀的一場暴動血淚中閃現的人性溫暖光輝。
    
  1994年,胡圖族種族主義者控制的廣播電台,並極力的煽風點火助長民族對立,失控的胡圖族人在廣播的號召下四處搜尋並殺死圖西族人,空氣中瀰漫著血腥的味道。
    
  原本在盧安達首都經營飯店等企業的白人和觀光客相繼逃離;法國等西方國家派來援助的維安部隊也未久留;只剩少數勢單力薄的聯合國駐軍;最後連教會的西方神職人員和國外媒體也被迫離開。
    
  盧安達陷入了血腥的瘋狂,而世界也閉上雙眼。
    
  胡圖族對圖西族的種族滅絕行動,雖然震驚了全世界,卻沒有任何國家伸出援手,此時的盧安達猶如被世界遺忘的煉獄,在長達一百天的種族屠殺中,將近一百萬人喪生,十萬名兒童成為無家可歸的孤兒。     
    
  飯店經理保羅‧路賽薩巴吉納接手米勒科林飯店,因為比利時的經營者已離開,以往在米勒柯林飯店出入的皆是軍政要人和歐洲遊客,在此混亂時刻,保羅讓將近一千三百人入住避難,他們有胡圖族人也有圖西族,還有許多孤兒,保羅靠著以往的人脈和飯店的錢財極力保護這批家人和難民。
    
  保羅是胡圖族人,而他的妻子塔蒂安娜是圖西族,在此種族衝突的動蕩時局中,誰都希望能安然度過,置身事外或許是個好對策,保羅原本也只希望能護衛自己的家人就好,只是面對越來越多的難民,他面臨一生中的最大使命與挑戰,激發他悲憫的胸懷,讓米勒科林飯店成為了嗜血荒漠中的一片生命綠洲。
    
  保羅也是一介凡夫,身處亂世,下一刻不知將面對什麼樣的生死難關,他也會感到脆弱和不安,只是,身為難民們的精神支柱他必須冷靜堅忍。
    
  保羅曾在胡圖族領袖魯塔恭達刻意的誤導下,目睹屍橫遍野的慘況,他雖然幾近崩潰,但仍將自己的驚駭、無助深藏心底,寧願獨自承擔,也不想再讓這群如驚弓之鳥的難民再承受一丁點恐慌。
    
  電影中讓人動容的一段還有,在一個難得平靜的黃昏,保羅在天台上布置了一個浪漫的角落,在寧靜的燭光中,拉著太太塔蒂安娜細訴過往甜蜜種種,在此短暫的溫馨時光,保羅卻深情地告訴妻子,如果將來他擋不住外頭暴民,她一定要帶著兒女到此從天台跳下,不要遭受暴民亂刀砍死之苦。
    
  這無奈的告白,快樂的過去對照難測的將來,是亂世夫妻最深情的關愛了。
    
  約翰藍儂的反戰聖歌「Imagine」歌詞裡說「想像所有的人,都能和平共享這個世界的資源(Imagine all the people Sharing all the world)」。
    
  或許世界一直不平靜,和平仍在遠方,不過,人類最珍貴的情操之一就是對夢想仍抱持希望,和平仍是大家心中的期願。



賴皮之宿(リアリズムの宿,Ramblers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親愛的德國醫生(Wakol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