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年1月29日

靈慾告白(Beyond the Hills)


導演:克里斯汀‧穆基(Cristian Mungi)
主演:克莉提娜‧芙露圖爾(Cristina Flutur)
   柯斯米娜‧史崔坦(Cosmina Stratan)

羅馬尼亞 / 2012年 / 150分 / 輔導級
禮讚:入圍2012年第65屆坎城國際電影節主競賽單元
   獲得最佳編劇和最佳女演員兩個獎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從德國回到羅馬尼亞的雅麗娜,搭火車到一個小鎮的修道院,尋找她在孤兒院一起長大的薇其塔。兩人用走路的方式回到修道院,雅麗娜送給薇其塔一個插電的蠟燭,雖然修道院內沒有電力,但薇其塔還是很高興地收下。

  神父雖然有些質疑,但最終還是同意暫時讓雅麗娜住在修道院內,同時也認識了伊莉莎貝塔、帕荷米雅、安東妮雅和烏絲提娜這些修女。但雅麗娜對安東妮雅有些不滿,因為她看薇其塔的眼神令雅麗娜相當不悅。

  在房間內雅麗娜要薇其塔替她按摩,並要求睡同一張床,薇其塔表示已心向上帝而拒絕。雅麗娜我行我素,當她月事來時也直闖教堂,但被神父斥責趕出,雅麗娜竟然用頭去撞井並欲跳井而驚動大家。

  神父要叫救護車送近乎瘋狂的雅麗娜去醫院就診,但沒有救護車,只好請瓦勒開車送到醫院。醫生用鎮靜劑使得雅麗娜暫時平靜下來。但老醫生認為雅麗娜不僅精神狀態不穩定,而且也有肺炎的症狀,她需要一個安靜之所來休養,不得已雅麗娜又隨眾修女回修道院。

  這一回雅麗娜果真平和許多,眾修女也開始教她四百陸十肆種的告解,薇其塔為了安撫她與她同睡一床並為她唱歌。但在半夜兩點,薇其塔趁雅麗娜睡著後,與安東妮雅一起唸經祈禱,這使得又醒過來的雅麗娜相當不悅,經過妥協,雅麗娜也參與了唸經。

  但第二天,雅麗娜卻以兇狠的語氣恐嚇安東妮雅,這又引起神父欲趕她走的想法。瓦勒再度用車子送雅麗娜回去她的寄養家庭,養父努蘇與養母愛琳娜早已又讓另一名孤女入住,這引得雅麗娜的不悅,於是她向養父要回寄放的幾千歐元,但養父只拿出五百歐元,這也使得雅麗娜奉獻了五百歐元又住了下來。

  但雅麗娜因負氣薇其塔不願隨她離去,遂自行斷食齋戒,並強行闖入神聖的祭壇,於是神父請來她的哥哥歐努特並經他的同意而預備為她驅魔。因為不忍雅麗娜的哀號與被綑綁,半夜薇其塔侵入雅麗娜被囚之處,鬆開了繩索,但第二天雅麗娜看似平靜正常,眾人欣慰之際,雅麗娜卻已經斷氣身亡。

◎ 劇情分析

  還記得羅馬尼亞的導演克里斯汀穆基奪得坎城影展金棕櫚獎的作品「4月3週又2天」嗎?這一回又以「靈慾告白」奪下雙料女主角獎以及最佳劇本獎。

  「靈慾告白」是改編自英國BBC記者塔吉亞娜‧尼庫萊斯‧布蘭(Tatiana Niculescu Bran)的追蹤調查所寫成的作品。在2005年曾發生過的真實事件:一名女孩造訪修道院的好友,但在幾週後因受「驅魔儀式」而死亡。這個事件在當時引發了許多的關注,最後也促動了這部電影的誕生。

  每個宗教都有其規儀與崇拜的方式,但除了正面的信仰之外,總會延展出更多負面的對立。所謂有陽光則必然會產生陰影。「唯識學」也討論到這個區塊,因為人從早上醒來就必然在六塵之中,當開始接觸整個世界時,人必然會開始抉擇,有抉擇則必然是有「善」與「惡」,或者說得簡單一點是「好」與「壞」。幾乎很少有人會選擇「壞」的,這是人性的常態,但不管執善或執惡,甚至刻意不選擇而執著於「中」,那都將會產生「習氣」與「我執」,這也是為何人會一直輪迴不斷的原因。

  以「楞嚴經」為例,卷八、卷九談論到許多因禪定而迷失自我的人,常墮入「魔」道而不自覺。換句話說,人的神性與魔性是常依各人的認知而產生,當「如理作意」是則真心現,當「不如理作意」來面對一切時,則自己入魔而尚謂自己是「神」。

  然而「靈慾告白」卻不是將主旨放在神與魔的鬥爭,導演只是平和地將整個過程一五一十地呈現,這也是為何這部影片有兩個多鐘頭的原因。其實最早劇本還被刪掉了三分之一,可見導演當時的創作企圖。

  雅麗娜與薇其塔兩人一起在孤兒院長大,而在過去一起成長的過程中,兩人有著同性之間的關懷與情感,但在離開孤兒院而分別後,薇其塔卻進入了一家修道院;而雅麗娜則到德國去發展。

  雅麗娜無法忘懷兩人的過去,她從德國回到羅馬尼亞找到了薇其塔。雅麗娜希望薇其塔能跟她一起離開奮鬥,她甚至把火車票與船票都訂好了。她為何有如此堅定的信念認為薇其塔會跟她一起離去?正因為過去兩人有過的慾望狂愛。

  導演刻意淡化這些緣由,只在雅麗娜來到修道院的第一個晚上要求薇其塔為她敷油按摩。但在修道院內已有一段時間的薇其塔,在半途中便不再按摩,看得出她對雅麗娜的慾望已經因為長時間在教堂內的洗禮而淡化。但這個議題並非如此簡單就能詮釋清楚,那並不表示薇其塔已經沒有慾望,而是在宗教律儀中被壓抑了。

  薇其塔放棄了慾望,但並未放棄她對雅麗娜的關懷,她甚至主動向修女與神父求情,希望修道院能夠收留雅麗娜。但神父似乎看出兩人的過往,最後在有條件的情況下雅麗娜才能留下,也就是要向神父告解。

  告解也許是一種相當合理的懺悔,透過懺悔才能有勇氣繼續新的生活面對。但若以教條式的規定四佰多條來約制,可能會有許多不符合「人性」的困惑。

  雅麗娜不只一次地向宗教與神父挑戰,再加上她有精神焦躁症以及被診斷出的肺病,因此在亟欲掙脫心靈與身體的困頓,從而開始與神權對抗。但神權在人世間是絕對不容抗拒的,因為「神」是所有世間的主導。於是雅麗娜便被歸納在「著魔」的噩運之中。

  一個人被強制綁在木板上動彈不得,甚至尿濕褲子,這似乎是一種毫無人性的顯現,在這個階段已經完全沒有所謂理性的溝通,唯有剩下專獨的神權。當神權被極度挑戰之際,悲劇便由此而生了。

  一個人在反抗無效的同時,除了暫時的放棄之外似乎別無他途,薇其塔也曾經整理行囊,半夜解開了雅麗娜的束缚,或許這對雅莉娜就是一種希望,因此她用愉悅的神情去呼應旁邊的氛圍。但所有的修女都認為是神蹟顯現,神終於降伏了雅麗娜的魔性而回歸人性,但正在慶幸的同時,雅麗娜卻斷氣了。

  正如醫院所言明的,雅麗娜在送到醫院前就已經死亡了。死因不明,但觀眾卻能從許多現象得知,肺病是其一,精神的耗弱也是其一,透過無法滿足的心靈,雅麗娜傾洩一身的所有來抗拒,最終也喪失了她自己的性命。

  如果要追究責任,似乎也是無從追起,因為在這過程中每個人似乎都在作自己的本份,在每個人的認知中總以為自己是對的一方,但如果是這樣,那為何會有人因為驅魔這件事而死亡?於是所有的焦距便失了焦,而剩下的只有令人困惑的現象。

  「靈慾告白」是以冷靜的運鏡手法來呈現一件曾經發生而震驚社會與宗教界的事件。雖然真實的情形是這些神父及參與的人都受到懲罰,但命案已經發生,事後的追究都是枉然。

  從電影的引導中,我們進入了一個持平而沒有批判的過程,但也因為這樣卻反而引發了更多的問題。人際之間的問題原本就很複雜,若再加一個神的問題,反而造就了更多的人為施設,而這些規儀究竟是人的助力或阻力?端看各人的認知了。



靈魂的四段旅程(Le quattro volte)←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艷之夜(つやのよる)(Before the Vig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