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年12月11日

美味情書(The Lunchbox)


導演:賴舒‧彼查(Ritesh Batra)
主演:伊凡‧卡漢(Irrfan Khan)
   琳拉特‧卡瑦(Nimart Kaur)
印度 / 2013年 / 110分 / 普遍級
獲獎紀錄:印度電影觀眾評論獎最佳電影,
     亞洲電影大獎最佳男主角
     仙女獎最佳男配角獎
提名紀錄:英國影藝學院電影獎最佳外語片
     仙女獎最佳女新人、仙女獎最佳男主角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伊拉發現丈夫拉吉似乎與她愈來愈疏離,於是每天請教樓上的阿姨教她如何作菜。但將便當作好交給送便當的人,卻意外出了差錯,伊拉精心作的好菜卻送到佛蘭德斯的手中。

  佛蘭德斯已經在理賠部工作三十五年,在即將退休的前一個月,意外嚐到了從未有過的美食,還特別向便當公司誇獎一番。但當天便當盒送回來時,伊拉發現吃得精光,但拉吉回來沒什麼表示,只說花椰菜很好吃。伊拉這才知道便當送錯了。

  第二天伊拉再次作了便當送出,但附帶了一張字條,佛蘭德斯還是將便當吃完,也附了一張感謝的信,並稍稍評論今午的菜稍鹹了一點。

  阿姨有些生氣,教伊拉作了更多香辣的食物,佛蘭德斯被辣得到外面吃香蕉,這才發現有些印度人吃不起便當,中午就吃兩根香蕉應付。佛蘭德斯的妻子已經去世,他變得非常孤僻,小孩在他家門前玩氣球而落入他的院子,但他卻只有責備而不撿回,晚上他會一人孤單地抽菸,羨慕地望著別人闔家吃晚餐。

  阿姨狄許潘帝的先生久臥病床,一直以紙尿褲來替換,因為先生已昏迷十五年。接到佛蘭德斯的信,伊拉也在便當盒內寫的信愈來愈長,她談到阿姨夫妻的事,當然也談到此刻的心境。佛蘭德斯甚至鼓勵她不妨再生一個,或許會改善夫妻的關係。

  第二天因為堵車,佛蘭德斯改搭嘟嘟車,聽到司機說對面大樓有一位母親帶女兒跳樓自盡,佛蘭德斯擔心不已,他認為也許這女人會是伊拉,直到伊拉的便當又送來,他才放下心來。

  伊拉終於提出會面的要求,佛蘭德斯有赴約,但卻只是躲在一角靜靜地看著伊拉。第二天伊拉送了一個空便當給他,佛蘭德斯自認活該,但也不得不承認,他自己已經邁入退休之年,難免會有一些自卑。

  佛蘭德斯原本計畫退休後住到納西克,但見到一名退休老人的模樣,遂打了退堂鼓。而伊拉也開始有了自覺,她要離家出走,但佛蘭德斯也決定去找她…。

◎ 劇情分析

  「美味情書」是透過一種「錯誤」而使得兩個不曾見面的靈魂透過書信的往返,慢慢從對話中修正自己也鼓勵了對方,透過「味覺」為媒介,驅使了兩個不同頻率的心慢慢找到了共頻。裡面的優美台詞:「有時搭錯車也會到對的站。」變成了影片的主旨精神。

  伊拉在婚姻生活中慢慢陷入了困境,她唯有在她的職掌中努力地改變,於是透過樓上的阿姨(暗場人物)教導,希望能從味覺中滿足丈夫的胃,從而抓住丈夫的心。但這番美意不僅落空,反而促使了伊拉與佛蘭德斯的書信來往。

  從伊拉的角度而言,她適時地從書信中找到生命的另一個出口,透過文字將感情作了宣洩;而佛蘭德斯不也是如此?他的妻子早已去世,他以自閉的方式活著,就世俗而言,他是相當孤寂與不近人情。就算生活條件不錯,能夠訂便當,但總是一個人獨坐一桌。乍然來到的錯誤便當,使他第一次嚐到了「家」的味道。

  在得知送錯便當後,佛蘭德斯依然冷酷地批判便當的菜太鹹太辣,但這只是兩人相互的交流,從味覺去認識對方,當然也慢慢進入對方的心靈世界。換句話說,佛蘭德斯也在退休的前夕,因為送錯的便當,使得自己封閉的心靈重新開啟了另一個出口。

  於是兩個陌生的靈魂開始安慰彼此,也學習對方所釋放的訊息,從而也開始了關懷。當伊拉告訴一個陌生的男子,她的丈夫有外遇時,潛藏在內心深處的悸動與慾望其實早已洋溢而出,最後伊拉甚至主動提出見面的要求。在這個議題上,伊朗近年來以「分居風暴」奪下美國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後,在女性的議題上,印度和伊朗似乎逐漸取得一致的共識,新女性的自由思潮瀰漫在印度作品之中,「美味情書」也同樣讓伊拉站在主動的地位。

  當然本片尚有一個理由,那就是佛蘭德斯即將面臨退休,他說在浴室內聞到自己有小時候爺爺的味道。這是他的自卑,也導致在咖啡廳的約會功敗垂成。他進入咖啡廳但卻不曾去見伊拉,只是躲在角落看著伊拉一直焦慮地喝著水。

  雖說佛蘭德斯的行徑是有他的苦衷,但這卻是不能原諒的。不僅是失禮,也讓伊拉傷透了心。但伊拉果然有著強烈的主導性,她再度以空便當盒出擊,這回使得佛蘭德斯承認了一些現實。

  結局是許多觀眾喜歡討論的,但這種開放性的結局,本來就預留了許多伏筆與可能性,結果是兩人有沒有在一起並不是那麼重要,而是透過書信與便當的往返,最終使得兩人都有了一種生命的體悟與反思。這才是這部電影最重要的呈現。

  謝克這個角色是相當有趣的,他從小是個孤兒,所謂不學無術,正是他的寫照。就印度種姓制度而言,說不定他是「賤民」。但不管如何,謝克讓自己努力地學習,甚至不惜以假的學歷取得職位。在這個橋段當中,導演多少是有一些暗示性的。

  釋迦摩尼誕生在印度的婆羅門,但他卻主張人人的生命本源都是平等的,但現實中若是不平等,那應該是個人所依的業識與習氣。人為施設的種姓制度其實是值得批判的。但站在婆羅門這些既得利益者而言,改革當然剝削了他們的權益,說什麼也不能答應,而導演似乎藉謝克這個角色有了一些批判。

  謝克的性格雖然漂浮,但對佛蘭德斯還是有強烈的影響力。這也間接使得佛蘭德斯的性格起了極大的改變,在謝克犯了大錯,自以為是地作了理賠的計算而即將面臨開除之際,佛蘭德斯卻挺身而出,承認錯誤是由他主導。如果在以前,謝克絕對無法繼續任職的。

  佛蘭德斯漸漸懂得應該去關懷更多身旁周遭的人,因為你為這個世界釋放了多少,這個世界便會回饋你多少,這是永遠不變的定律。

  伊拉發現丈夫有了外遇,而似乎再也無法挽回他時,她毅然決然決定去找佛蘭德斯,只可惜那一天正是佛蘭德斯退休之日,桌上坐的卻是謝克。

  關鍵在於伊拉認識了謝克,也得知佛蘭德斯即將會去納西克。於是她也變賣了一些首飾。當她夜晚脫下一些首飾時,觀眾以為她也會去跳樓,但有自由意識的伊拉與先前跳樓的女人截然不同,她相信生命與命運完全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自殺只是一種懦弱的逃避行為,於是她把離家出走的時間訂在女兒回來的時刻。

  問題是空便當回來較早?或是女兒回來較早?但這都不是有決定性的答案,各種的可能性都有,但不管如何,都不會動搖伊拉的精神與意志。

  印度片逐漸走出傳統寶萊塢的觀點,逐漸地揚棄了傳統的音樂與舞蹈。在與世界電影接軌的同時,印度電影出其不意地擊出好球。這種現象其實正是台灣最欠缺的,本片自然也就成為台灣電影的楷模,不必玩弄三口手法,只要在劇本上著力,相信都能夠在電影的呈現上讓人驚艷。

  「美味情書」是一部值得推薦的好電影,也許裏面尚有瑕疵,但事實上還是值得台灣的電影工作者學習的。



看得見風景的房間(A Room with a View)←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看見天堂(Heaven is for Real)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