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年9月8日

羅馬之春(The Roman Spring of Mrs.Stone)


導演:荷西.金特洛(Jose Quintero)
演員:費.雯麗(Vivien Leigh)
   華倫.比提(Warren Beetty)
美國 / 1961 / 120分 / 普通級
禮讚:第34屆奧斯卡金像獎(1962)最佳女配角(提名)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凱倫史東是百老匯知名的女演員,只是因為年歲漸老,讓她開始有想退休的感慨。一直贊助她的是茱莉亞與坎貝爾。
    
  對於凱倫提出她想退休的提議,丈夫湯姆只好答應,畢竟凱倫現在只能飾演馬克白夫人,無法飾演茱麗葉。在凱倫退休後,夫妻倆人決定搭飛機去義大利玩,沒想到在飛機上丈夫卻突然心臟病發而亡。

  於是凱倫獨自隱居在羅馬一個階梯上的別墅內,不再見任何人。有一名泰利伯理 岡薩
斯夫人,特別帶了一名相當有魅力的年輕男子保羅來訪,兩人曾提到過「漂流」的心境,保羅認為漂流沒什不好,因為全世界包括天上的星星也都在漂流。
    
  其實岡薩
斯夫人專門訓練一批英俊的年輕男子,專門服侍高層社會的有錢貴婦,而貴婦的打賞必須與她對分。她一直責怪保羅不夠積極,雖然她也知道保羅採用欲擒故縱的手法。這一日凱倫騎馬在公園中迷路,但正好遇見了保羅,這回保羅主動邀請凱倫吃晚餐,在餐廳凱倫遇見當記者的同學梅格。
   
  梅格向凱倫提出警告,但凱倫卻聽不進去。保羅不斷地藉機接近凱倫,但卻又故意吊他胃口,果然在最關鍵時刻保羅提出他朋友一位王子被騙的事,凱倫這時已慾望難耐主動邀他上床。
    
  凱倫帶保羅去做西裝,購行頭,但又故意顯示自尊心不能受損的高傲。
    
  在羅馬又遇茱莉亞,這回她要贊助芭芭拉年輕女子去拍片,但芭芭拉又不時向保羅拋媚眼,當岡薩
斯夫人來向凱倫訴苦時,凱倫不得已只好給她五百元打發她。
    
  凱倫與保羅在餐廳被記者拍照,反而促動電影公司注意到保羅。保羅自作主張帶認識的人去別墅,放映他與凱倫的影片,但這並未經過凱倫首肯。
    
  凱倫看得出保羅的心已不再他這個遲暮美人身上,此刻正與芭芭拉打得火熱。於是她準備與梅格回紐約,但梅格已經離去,凱倫於是把鑰匙丟給一名年輕的流浪漢,於是這流浪漢又成了她的入幕之賓。  
    
◎ 劇情分析       
    
  人的一生在某些時刻有了一些成就,那是否就表示一種成功呢?
    
  人生的舞台似乎永無休止地上演著「成住壞空」,每個人都有機會作極致的表現。但幾乎所有人的目光只放在舞台上最燦爛的時刻,卻忽略了下台之後的情境。人生的舞台絕對不會因為某人的下台而停滯,因為當一名腳色下台,其實必然會有另一名演員上台,這種近乎循環的事從來不曾停頓過。

  田納西 威廉斯的作品永遠在人性的批判著力,而在日本的「異色文學」,似乎是更上一層樓,但這並不影響田納西 威廉斯的小說批判魅力。
    
  一個女人的青春是有限的,當一名女演員只剩下馬克白夫人而無法在飾演茱麗葉時,這說明了 年齡是女演員的致命傷。於是凱倫便興起了急流勇退的念頭。這本來是明智之舉,只是事情往往無法如我們所欲。凱倫伴隨丈夫到各地旅行,卻在接近羅馬的飛機上丈夫心臟突發而亡,而凱倫也從此不回紐約而在羅馬定居。

  義大利男人的熱情是舉世聞名的,不但熱情英俊,更是調情高手。如果這些男子又是專門訓練出來猶如現今的牛郎,那更加令女人無法招架了。
    
  凱倫的丈夫留給她的錢,足以讓她在上流社會光鮮亮麗但她也一項秉持著自己的本份。問題是,在未經挑逗的慾望是足像平靜的湖面,連自己都無法了解在平靜湖面的深處都是波濤汹湧。

  日本片由法國投資大島渚導演的「感官世界」就是將慾望複製並予以薰染之後,所呈現永無止境不斷追索更深慾望的過程與現需。這部被台灣列為禁片的異色文學,其實才是真正去碰觸人類欲望深淵的企求。若非親身體驗,實在也無法言況。
    
  若慾望可以分五種級數的話,那普通夫妻的性愛只能算第一層,其他不管是內在的渴望獲近乎變態的男女互動,都會讓人逐漸顯現出黑暗的渴望。

  田納西 威廉斯的小說當然也含蓄許多,畢竟那時代的美國尚是保守主義當道,若像日本的「異色文學」一般毫無忌憚地深掘人性,其寫法可能完全不同,縱然如此,如果有機會再重新拍一次,我想其情境互動的表現也會完全不一樣的。
    
  其實不只是羅馬,在全世界各地城市,每天都會發生類似的情節。故事永遠一樣,只是對象有時是男女互相對調罷了。
    
  俊秀的男子不僅擅於調情,他們專門應付那些遲暮的貴婦人,然後從中獲取一些貴重的物品,如手錶、鑽戒、名牌服等等,當然大把金錢與房子或汽車更不在話下。

  反過來說,如果一名美麗年輕女子也開始勾搭一些年老的富商,當然也會從對方手中接到許多贈物,這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情形。
    
  正因為這種男女互動的建立,其實不是在一個穩固的基礎上,因此當其中的最重要元素「錢」消失時,這層關係很快就會瓦解了。除了錢之外,男女雙方尤其是年輕的一方往往會藉力使力,當有機會來臨時,他們會毫不猶豫放棄當下所擁有的,並將目標轉向另一個可以更上一層樓的機會。
    
  當保羅發現自己有可能跳脫「牛郎」的位階,從而晉身到演藝圈的「男明星」時,他如何會放棄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於是他連頭也不回地離開凱倫。
    
  凱倫縱然失去了青春,也失去了保羅,但他已經被打開的慾望之門是再也無法關上了,就像你踏入泥沼時,抽身不得之際,似乎也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往前走。因為她尚有多餘的本錢足以駕馭一些窮困但英俊熱情的男人,雖然自己也已經徐娘半老,但路既然已經踏出,這些外相都不重要,剩下的只是慾望與金錢的交易了。

  退而求其次,社會上普遍存在的現象反而更加單純了,一些金錢交易的性工作者,按照行情地從事性交易後,獲得應該有的報酬,在某種情形之下,與前述的情境是有些相同,但反而更加單純了。
 
  岡薩
斯伯爵夫人雖貴好名流,但其行徑與老鴇又有何異?人生也許因為環境會有所不同,但所謂的貴賤其實都只是口實之爭。若全部以人性來加以探索,其實無分軒輊的,畢竟人性慾望是灰色而且永無止盡的。
    
  凱倫一步之差無法與梅格一起回紐約,但也許這才是她心中最渴望的黑暗面,於是她可以用這個理由來詮釋她之所以沉淪在羅馬的原因。
    
  當真正的慾望之門被打開之際,那幾乎可以為慾望而喪失生命的。日片「失樂園」不正是如此,兩名不斷地偷情的男女,最終無法走出這份困境,於是最終只能以了結自己生命作為結束。因為除了結束生命之外,似乎沒有任何力量足以去阻止這件事的繼續擴充。
    
  「羅馬之春」是六0年代初期的作品,依當時的社會情境而言,是有許多窒礙難行的表現方式,簡單地說是拍得太含蓄了,但從過去的表達方式,其實也還是能看出一些過去的藝術美感。



關鍵琴聲(Grand Piano)←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騙子 (Les Mente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