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年4月5日

聽說桐島退社了(The Kirishima Thing)


導演:吉田大八
主演:神木隆之介
   橋本愛
日本 / 2012年 / 104分 / 輔導級
禮讚:2012電影旬報年度十大影片、新人
   2012報知映畫賞、每日映畫賞最佳導演

   2013日本奧斯卡最佳影片、導演、剪輯、新人四項大獎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在夏日午後的高中校園裡,學校漂亮的校花黎紗,正在等品學兼優且各種運動都在行的風雲人物桐島。但在星期五下午是學校社團的時間,卻突然傳來桐島要退社的消息。排球隊、籃球隊、足球隊甚至棒球隊頓失所依。但不僅黎紗找不到桐島,就連所有的人都找不到桐島。

  宏樹也屬於班上受女生青睞的俊男,但他也是以桐島為依歸,偶爾只到籃球場投幾個籃球,事實上他也是個優柔寡斷的人。與黎紗極為要好的沙奈,不斷地對宏樹展開追求,而坐在宏樹後面,管弦樂團的社長澤島亞矢,卻對宏樹一往情深,常常帶樂器到球場旁吹奏,企圖引起宏樹的注意。

  澤島的行為,常常無意中影響了電影社的拍攝。電影社的社長前田與助手小武,拍攝老師寫的劇本「擦去吧!我的熱淚」雖然進入複審,但他們一直想拍自己寫的劇本「宇宙殭屍」,雖然瞞著老師開拍,但始終因學校的躁動而受到干擾。

  星期日,前田到電影院看電影,卻看到同學小霞,前田買飲料請她喝,但卻沒有更進一步的動作。第二天,前田忘記了劇本在教室,急急趕回去拿,卻發現小霞其實已經跟另一名男同學龍汰感情甚佳,之所以不曾公開,因怕在學校引起騷動。

  羽球隊的實果與沙奈,卻看不慣排球隊久保因怪罪桐島離社,找不到人而致比賽失利,遂要矮個子的風助當自由球員,但卻將輸球怨氣出在他身上,實果勇敢地仗義執言,卻也引來一陣騷動。

  終於,聽說桐島出現在學校了,於是眾人又為之瘋狂地找他,但始終找不到人影。沙奈故意約宏樹到科學館後面約會,澤島也拿薩克斯風故意在附近吹奏,沙奈要宏樹吻她,宏樹也沒主見地擁吻她,然後又回頭看看澤島。但澤島終於跑回自己的管樂團。

  眾人齊聚在屋頂找桐島,但卻不見人影,棒球隊隊長以及宏樹還有久保,不僅擾亂了前田他們電影的拍攝,但這回前田要求眾人要賠罪,而這也使得宏樹開始認清,自己在這青澀的年代中,一種空洞的「集體崇拜」的虛幻…。

◎ 劇情分析

  台灣及全世界,都曾拍攝過青少年的影片,尤其是高中生這個時期,充滿青春氣息與動力的故事。但日本「聽說桐島退社了」這部影片,卻是相當令人側目的一部影片,在台灣也許很少人會提及這部影片,但會認真討論的,大多著墨在這齣戲的原著「朝井涼」。

  朝井涼是日本新一代的作家,早稻田大學畢業,在二0一二年(22歲)時就以一部小說入選147回直木賞,二0一三年以「何人」與安部龍太郎瓜分日本文學界最重要的獎項,第148回直木賞。成為第一位戰後最年輕的直木賞得主,現今已成為日本當代文青的代表人物。

  「聽說桐島退社了」是改編自,朝井涼二0一0年二月在集英社出版的同名小說。其實這一篇算是朝井涼的處女作,當時在文壇引起一股的騷動,雖然所敘述的,是ㄧ所高中男女同校的瑣碎故事,藉著一名暗場人物「桐島」退出社團,而引起的不安,並逐漸地解構或敘述,每個人的失落與不安。

  為何桐島退出社團後,會引起那麼大的反應,這正是本劇中最大的主旨。有個笑話先與大家分享:「何謂幸福?四歲不穿紙尿褲;十三歲身旁有友人相隨;二十歲有性生活;三十五歲賺大錢;六十歲有性生活;七十歲身旁有友人相隨;八十歲不用穿紙尿褲。」

  「桐」片要說的是,從青少年到高中這個時期的成長過程,其實都是相互依賴的,而在同學中總會有一兩個受人崇拜的偶像,大家會以他為馬首是瞻。這將會逐漸形成,一種集體信仰的價值觀,這種潛意識的膜拜與崇敬,必須到上大學或出社會之後,才會慢慢消失與改變。

  小說要敘述的不是高中生的戀情,反而是潛意識中的不安,而這份心情,其實每個人都無法察覺的。在學校有個指標性的人物,在各類球賽中,因為他的表現,使得學校有了更多的獎杯,於是每個人便也有了,共同的參與感與滿足感,在唸書的這段期間,大家以為那就是人生,因為當桐島退社時,所有的人如喪考妣,比賽節節潰敗,但在找不到桐島的同時;幾乎所有的人的心思,也逐漸在被剝落與侵擾,希望落空的虛無感,剎時籠罩在每個人的上空,唯一的救贖似乎只能找到桐島,問題是桐島似乎從人間蒸發,從此再也找不到這個人。
    
  跟桐島對應的人,是學校最不起眼的前田,他是電影社的社長,父親留下一台八釐米的攝影機給他,於是他努力想按自己的想法拍一部短片。

前田遇到的困擾,是老師自己寫劇本讓他們拍,但彼此的理想落差甚大,雖然已經入圍但最後沒有得獎,老師希望能拍續集,但前田與副導演助手,決定拍他們自己想拍的「宇宙殭屍」。

  前田的理想是超越現實的,這與所有的同學都有了落差,當然他的長相並不討喜,其實也成為同學嘲弄的對象,但他只希望扮演好自己,這個社團是唯一不受桐島退社影響的團體。

  如果有的話,那就是拍攝的地點始終被同學所干擾,就猶如在雙重鏡頭下,殭屍與學校的這群同學,不管出發點是什麼,也不在意他們曾努力做了什麼,總之在真實與虛幻之間,似乎就有一股說不出的冷漠與失落。

  高中生的生活,也許尚在青澀不安的階段,對於未來或過去,有時無法作精確的分辨,就算迎面吹來一陣風,似乎也無法喚起他們對生命的認知。這也許只是生命的中繼站,他們需要的只是ㄧ盞明燈,最少是能讓他們有所依循的明燈。

  桐島這名暗場人物,在所有角色中是有所指涉的,因為另一名最受女生歡迎的菊池宏樹,他也是籃球員,棒球隊也需要他,女生也拼命追求他,但在沙奈略施小計中,讓宏樹吻了她,於是便輕易地,讓管樂社的社長澤島亞矢知難而退。

  然而這種所謂的愛情,亦是相當飄搖的,宏樹最後對鏡頭告白,他在說不出心中真正感受的同時,其實是相當無助的,因為看起來令人羨慕的一切,卻因為自己的懦弱而淒然不已。

  宏樹的困擾,難道不是桐島的困惑?在即將面臨大學聯考,社團在每個人的心中,存剩的價值是什麼?這一點,所有的人都不願去思考,因為他們只在意眼前失落的精神指標,其實已經讓他們價值觀崩解了。

  正因為本片的小說,在寫作風格上,採取了另類的切入觀點,所以讓原本很平淡的東西,變得厚重起來。為了呈現這部影片,導演吉田大八,網羅了日本新生代,最有希望的男女明星擔綱演出,或許想藉此,來突顯高中生的另一股青春動力,從而展露了另一種製片或呈現的新面向,這一點是不容我們忽視的。

  「聽說桐島退社了」是ㄧ齣相當奇特的影片,在台灣也許找不到製作人願意投資這類影片,但卻可以讓人從影片中,找到一股深厚有力的主旨,這一點正是台灣編導要努力的方向。

  電影要拍得好看是ㄧ種必然,但也能提供一種新的訊息給觀眾,也是重要的課題。



歡迎來到隔離病房(クワイエットルームにようこそ)(Welcome To The Quiet Room)←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聽說愛情回來過(The Face of 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