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年5月6日

雙面勞倫斯(Laurence Anyways)


導演:札維耶‧多藍(Xavier Dolan)
主演:梅維爾‧波柏(Melvil Poupaud)
   蘇珊‧克雷蒙(Suzanne Clement)
加拿大 / 2010年 / 168分 / 輔導級
禮讚:奪得坎城影展同志金棕櫚獎
   多倫多影展最佳加拿大劇情片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勞倫斯是一名教學認真的老師,他也有彼此相愛的女友小佛,但突然有一天他向小佛坦承他喜歡當一個女人,尤其穿上女裝會讓他更自在。小佛很生氣,不斷地追問,是否曾偷穿過她的衣服?勞倫斯原本不承認,但最後還是坦承有戴過她的胸罩。
   
  勞倫斯坦言這種感受,但卻也表示能繼續愛她,小佛一時之間也無法抉擇,只好同住一個屋簷下。勞倫斯去探望父母,母親雖然見了他,但毫不保留表現了她的不悅,甚至不讓勞倫斯見他父親,因母親說爸爸現在虛弱得無法下樓,但其實母親也抱怨其父,她向勞倫斯訴苦,謂其父到醫院去檢診,其實是去看色情秀。
   
  勞倫斯在學校預備換上女用內褲,但卻聽到有女生談論說他很帥。但他毅然決然刷眼睫毛,穿上女裝到校上課,全校師生均被他的怪異穿著嚇得目瞪口呆。
   
  勞倫斯的女友小佛雖然無奈,但她的好友史黛卻是毫不留情地批判,然勞倫斯依然保持一顆善良的心,他母親是個畫家,特地在她生日那天,到公司送她一隻貂毛作成的畫筆,母親雖然感動,但不自在的成份居多。
   
  小佛不禁怒火中燒,她與勞倫斯吵架,謂過去的歡笑,為何已經在兩人之間消失?勞倫斯到酒館受到一名壯漢嘲弄,甚至出手侵犯,勞倫斯反擊,但很快勞倫斯便滿臉傷痕倒地不起。
   
  勞倫斯走投無路時,一名同樣有女裝癖的西蒙貝里斯帶他回家,在這個富麗堂皇的家庭中,他認識了玫瑰家族的成員,他們就這樣過著自己的生活,勞倫斯似乎在這兒找到了認同。但小佛開始也在外面參加派對,她在認識亞伯後立刻為他生了里歐這個兒子,並搬到三河鎮住。
   
  而受到學校解聘的勞倫斯成為一名作家,他也與夏洛蒂同居,但勞倫斯卻將出版的書寄給小佛。小佛才知道,分開的這幾年,勞倫斯ㄧ直在關心她,於是她假藉著出外拍戲來找勞倫斯,而夏洛蒂知道了真相,卻反而告訴了亞伯,於是兩人的婚姻也受阻了。
   
  一九九九年兩人又相見了,這回不管勞倫斯是什麼裝扮,小佛都不願跟他分開了。

◎ 劇情分析
   
  雖然自古以來社會普遍的認知是:男女有別,也就是男女不僅在性別上有著差異性,在外在的裝扮上,也有著約定成俗的區別。
   
  但不能否認的是,許多男人在潛意識中,會有想扮成女人的慾望;而也有不少女人,在潛意識中渴望成為男子。這種變裝的嗜好,在現今社會中,其實早已變成一種顯學,所謂的「角色扮演」是另一種變裝癖好的延伸,這應該稱為一種現象而非病態。
   
  加拿大的年青導演札維耶‧多藍,作品不多,但部部都引起爭議。繼「聽媽媽的話」、「幻想戀愛」之後,推出這部將近三個鐘頭的戲「雙面勞倫斯」,不僅在坎城影展大放異彩,也提供了同志電影更多元的面向。
   
  毫無疑問的,每部作品都有著導演自身的影子。「雙面勞倫斯」敘述了勞倫斯與女友佛德烈之間的分分合合,長達十多年的時空轉移,使得這種交錯的兩性關係顯得相當複雜。雖然資料中說明,這是出自劇組中的真實故事。
   
  為何勞倫斯在與女友同居多年後,突然表示他對穿著女性服裝的興味?這會是突發奇想?還是潛意識中早就存在這種因子?面對這樣的變化,佛德烈的反應倒是出人意表,因為「愛」的原因,所以她選則尊重,甚至還送了他一頂假髮。
   
  最重要的是,勞倫斯雖然渴望成為女人,但卻堅定地表示,他不想放棄對小佛的愛。換句話說,勞倫斯即將扮演雙性戀者;當然有的女人無法接納,但小佛卻選擇了包容與觀察。
   
  人的慾望是相當複雜的。但佛經告訴我們:在投胎前的中陰身其實是無性的,也就是藉著因緣,來到自己的父母面前,而當下,父母必然要完成交媾,而中陰身若對父親產生喜悅感,那入胎後必定成為女胎,若中陰身對母親產生喜悅之感,那入胎後必定成為男胎。
   
  然而每個人身都兼具了男女荷爾蒙,男人則是男性荷爾蒙多,女性荷爾蒙少;女人則反之。但在接近老人之際,男人的男性荷爾蒙會遞減,所以會有較女性化的表相;反之女人老化後,女性荷爾蒙減少便開始男性化。
   
  這其實只是一種中性化的表現,並非真正的雙性呈現。但若在年輕時便有不一樣的性別趨向,這或許是在過去世,所曾經經歷過的習氣與業識種子使然。我們每個人,在過去累世中,其實都曾經投胎,生為男為女為其他生物有情,因此曾經有一些特殊而強烈的感受,會成為記憶深刻的種子,並轉化為一種習氣。譬如前世為女,而在慾望中有過刻骨銘心的感受,縱然此世投生為男,但那股歡悅記憶,便會促動他在行為中,設法找回那種失去的歡愉。
   
  如果這一切,都是自己過去(累世)的記憶,那便屬於每個人的業識,任何人都無法去干涉或指責,就算不是現在較開放的時代,過去較保守的年代,這種同性或雙性的現象是普遍存在的,只是他們不敢放置檯面上,因為輿論的壓力,常常讓他們感受到性命的威脅。如今較開放的時空,也為這種議題帶來新的討論與指標。
   
  勞倫斯其實只是有變裝癖,他並未全面變性,最後與小佛再度相會時,還露骨地表示他的陽具尚在,因為有的人變性後,是必須割掉陽具,然後作一個人造陰戶,然後再隆乳,注射女性荷爾蒙。但若是如此,他怎麼可能和夏洛蒂同居?
   
  或許也因為如此,所以勞倫斯與小佛的感情,才能分分合合十多年,正因為一種矛盾與困惑,兩人便以分手作為一種人生的測試,小佛經歷了一次的真正女人體驗,她與亞伯生下一個小孩里歐。但真正讓她痛苦的是,再更早之前,她曾懷過勞倫斯的孩子,但或許是一種不確定之感,她把孩子拿掉了。
   
  生兒育女是一種人生的義務,而這一點,也正是同性戀者的致命傷,因此他們常常尋求各種的補救,譬如借腹生子或人工受精;反正這也透發出,他們渴求下一代的心願,或許每個時代,都會有不同的生命面向詮釋,只要生命得以延續,任何一種形式都是一種世間的恩寵。
   
  勞倫斯的父母也是片中的關鍵。母親的反應是相當有意思的,她一方面訝異驚嘆兒子勇敢地表白,卻也因他到公司送她生日禮物,而讓她忐忑不安。但另一方面,她如何會不愛自己的兒子呢?只是全面接納他,會不會讓自己落入社會另類的目光注視?這是母親的考量。
   
  父親是一名大男人主義,每天窩在家中看電視,雖然道貌岸然,但卻常常假借上醫院名義,卻是到聲色場所留連。而母親知道這一切,只是傳統的觀念讓她隱忍怒火。
   
  但有趣的是,或許受到兒子的薰染,最後母親竟憤怒地將樓下電視機砸毀,因為這是父親交待要拿上樓的,但母親原本要勞倫斯搬上,但最後卻成為母親走出自我的ㄧ個關鍵。這段情節,多少也有男女主客易位的影射與趣味呈現。
   
  性別在未來的世代中,是否會被全面解構?這是一個有趣而嚴肅的議題。重要的是,每個人都要很忠實地扮演自己的角色,只有出自內心的愉悅湧現,那才是真正的自我,不管如何轉變,最真實的是自己的實相心。



簡愛 (Jane Eyre)←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藍色茉莉(Blue Jasm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