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年4月9日

歡迎來到隔離病房(クワイエットルームにようこそ)(Welcome To The Quiet Room)


導演:松尾鈴木
主演:內田有紀
   宮藤官九郎
日本 / 2007年 / 118分 / 輔導級
禮讚:獲得第50屆日本藍絲帶最佳影片
   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提名
   受邀參加2008年第11屆上海國際電影節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明日香是一名自由撰稿者,與一名專門寫搞笑橋段的編劇阿鐵同居,但在某一天醒來之際,發現自己被五花大綁,關在一間隔離病房。
   
  原本杉原醫生要放她到普通病房,但明日香一不小心,卻用點滴架打傷了杉原。於是又換了一名蕾絲邊的白井醫生,只是剛開始的飲食,像鼻涕的流質難以下嚥。而阿鐵終於來探視她,阿鐵表明,那個晚上明日香喝酒又吃安眠藥,他發現她躺在二樓以為已經斷氣,故送到一家內科醫院洗胃,但因為沒有病床,救護人員建議,送到這家精神病院。而在彼此對話中得知,可能是為了一個神壇而引起的。
   
  明日香之前嫁給前夫,但最終認為前夫實在無趣,兩人離了婚,明日香也拿掉了孩子。但不久接到前夫自殺的消息,而不久又接獲父親死亡的訊息。明日香都沒有去處理,甚至只寄了一個神壇給母親,沒想到母親卻將神壇退回來。面對這個偌大的神壇,擅長搞笑的阿鐵和死黨菰野竟將神壇噴成銀色,因而與明日香引發衝突。
   
  明日香在醫院,面對一名冷酷的護士江口,以及各式各樣的病人,如暴食症的西野,厭食症又擅彈鋼琴的紗江,以及一直穿和服的金原,厭食的美紀,還有卡路里小姐以及善良的護士山岸、同寢室的栗田。
   
  西野喜歡偷別人東西,藉著偷賣走私物品來逼債、讓病人再度瘋狂,而入隔離病房是她的樂事。明日香也差點落入她的圈套,在西野侵入她房內搜查東西後,明日香欲打她,但美紀攔阻卻反而挨揍。
   
  明日香雖然再度入隔離病房,但因美紀求情很快就出來。而栗田出院前,留聯絡的信箱給明日香,因她知道,只有明日香與她一樣,總有一日會出去的。同時栗田要明日香和美紀,幫紗江完成一幅拼圖。
   
  明日香發現阿鐵出國去緬甸,對她不聞不問,後來菰野來探視,也證明這一點,於是明日香的思維起了轉變,也開始學會如何自處。
   
  終於醫生答應讓她出院,但要阿鐵也同意,明日香要求阿鐵說討厭她,她答應分手,而阿鐵也簽字讓她出院。從此明日香尋找到屬於自己的方向。

◎ 劇情分析
   
  人活在世上看似簡單,但「生活」兩字就不免逼得人混亂沮喪。就算是屬於正常的上班族,每天規律地作息,但日子久了,依然會有厭煩的時刻。
   
  所謂順心,當然是能如我之意,於是日子就變得愉悅不已;反過來說,如果不能如我之意,處處碰壁就不免怨天尤人,於是當下的那個環境,便覺醒厭煩不已,甚至於會有逃之夭夭的衝動。
   
  在資訊時代的衝擊,每個人較以往的時候,所承載的訊息都要大得多。換句話說,每天要去面對的問題,就顯得更多樣化。這是一種常態性的變化,也就是每個人要更用心,也更花時間地生活,很多的人際關係變得更複雜,但卻容不得任何人逃避。
   
  明日香是一名典型的資訊時代的人物,在多變的社會中,卻無法體驗到自己的多變。或許目不暇給的社會,帶給她極大的負擔,於是她傾心於,一成不變的前夫。在極度對比中延展出的愛慕,充斥了太多的虛無,就像吹爆了氣球,很快就發覺,這一切不是她想要的,於是兩人離婚了。
   
  前夫似乎也是受不了層層疊疊的訊息,因此在明日香離他而去之後就自殺了;而明日香似乎為了想尋求一條新的路徑,於是她也把肚中的孩子拿掉了。
   
  跟前夫極端對比的,是無厘頭愛搞笑的編劇阿鐵,無盡的瘋狂嬉笑,確實帶給明日香太多的新鮮與吸引力,甚至在酒菸與毒品中浸淫,因為不斷地放送那些想像的題材,是需要不斷地激盪自己,當靈感完全失落之際,似乎也只能寄託在這些興奮劑中了。
   
  或許是因為阿鐵的關係,明日香也拿到了一個八百字的專欄,台灣的報紙,現在也都採用類似的模式,很多的專欄其實是杜撰的。但內容充滿現實中的慾望或血腥,確實很能滿足現代人,感覺上的刺激與安頓。其實這是現代的現象之一,也許會讓你感覺不悅,但卻忍不住回頭去面對它審視它。
   
  所謂物極必反,任何事情太過與不及,都有可能產生逆轉。明日香與阿鐵的同居,一開始有著致命的吸引力,但時間一久,也必然會有厭倦之日,明日香說不出什麼原因,突然與阿鐵不再那麼親密,阿鐵也覺得明日香愈來愈遠。但兩人從來不曾認真地去面對,總覺得那是本然如此的常態,直到那個神壇的出現。
   
  明日香的迷失,是刻意逃避的,其實這是認知上的問題。父親死亡,明日香並未回去奔喪,只寄了一個神壇回,因為她認為自己專欄的工作不能中止,過度放大自己的結果,就連父親的喪事也可以忽略了。
   
  明日香的逃避,其實是因為她無法或不敢去面對,要不是阿鐵與死黨菰野酒後開了玩笑,竟將神壇噴成銀色,明日香此時才猛然覺醒,去面對這個人生重大的議題。
   
  如果死亡可以忽略,那應該是至高無上的聖人,但明日香的內在,其實還有著無可避免的過去,包括前夫的死,還有流產的孩子,這些死亡,其實都連同父親的死,被壓抑到內心極深之處,但銀色的神壇,代表著父親靈魂的羞辱,於是所有的怒火便在瞬間爆發了。
   
  但阿鐵也有他的想法,在此之前,明日香曾要求與阿鐵懷孕生子,這促成了阿鐵的恐懼。畢竟他也是不敢面對現實的人。阿鐵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資訊壓力,其實已經江郎才盡,但這也是,他不敢真正告知明日香的原因。於是阿鐵在明日香喝酒又吃安眠藥而過量時,因無病房即將明日香送入精神病院。
   
  隔離病房代表的是一種區隔與保護,但真正要保護的對象是裡面的人?或是外面的人?這是一件值得辯證的事。整個精神病房內,都是刻意逃避現實的人,雖然有暴食症與厭食症的人,但每個人似乎都有著不同的理由,而這個理由卻像枷鎖一樣,讓人禁錮在幽暗的深處,再也尋不到任何的出口。再去費力地尋找,也總是會讓自己再次掉入另一個深淵。
   
  「歡迎來到隔離病房」看似搞笑無厘頭,但卻是日本近年延展出的另類電影風格,而在嬉笑怒罵中,卻也散發出一股渾厚的文學力量,尤其對女性自身的思考,從而重新去面對一種新面向,並提供了更多的訊息。原來導演松尾鈴木,不僅號稱日本鬼才,其實他也寫小說,而這齣電影,就是松尾自己參加第134屆芥川龍之介小說獎的作品,雖未得獎但也得到了提名。
   
  很多人,在面對紛亂但卻又井然有序的社會現象,總以為那就是此生的一切,只要安守在其中,便一切俱足。但不僅外在環境因人心的變化而有不同的改變,人還必須要直接去面對內心的自我,才能在變化萬端的世界中找到真正的實相。
   
  不管在隔離病房內或外,其實人的本心都是一致的,然而慾望是永無止境的誘導人。所謂「色」不迷人人自迷,這個「色」其實泛指佛學中的色塵,在多樣的變化中,人總是游離在善惡對立之中,於是便有了愛憎,從而有了選擇,於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輪轉不停,生命便永無休止了。也許在某個時刻,我們必須停下心來,重新去審視所有自己面對的一切,便能從中尋找到真正的答案了。



贖罪之路(Redemption Road)←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聽說桐島退社了(The Kirishima 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