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年12月2日

人神之間 (Of Gods and Men)


導演:札維耶‧波瓦(Xavier Beauvois)
主演:藍柏‧威爾森(Lambert Wilson)
   麥可‧朗斯代(Michael Lonsdele)
法國 / 2010年 / 120分 / 輔導級
榮獲:坎城影展評審團大獎、最佳外語片、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阿爾及利亞是法國以前的殖民地,六0年代掀起了獨立戰爭,雙方死傷人數至今是個謎。但也有一批天主教的修士在埃特勒修道院留下來,繼續傳道甚至為當地的婦人小孩看病。
   
  村人有個小孩信奉伊斯蘭教,要舉行割損禮,這些修道士也都不分宗教而去參加。其中修道院的領導人克里斯汀不僅勤修天主教靈花寶典,同時也勤修可蘭經,而他們自給自足,平常養蜜蜂,每星期特定的日子去市集販賣。
   
  然而伊斯蘭教的法提亞慢慢掌權後,開始排外,不僅殺了克羅埃西亞的移民,甚至也因為一名十八歲的莎米拉因不戴頭巾而遭其毒手。軍方開始希望派駐人馬入住修道院,但克里斯汀拒絕了,因為他認為這是神的世界。但教士們自己開會,雖然有些修士有些惶恐不安,但基本上並未決定立刻離開修道院。
   
  在一個晚上,法提亞帶領手下進入修道院,希望路加修士去為他的兄弟醫治,但克里斯汀以路加年邁無法遠行為由拒絕,甚至也拒絕將藥品交給法提亞,因為更多的病人更需要這些藥。克里斯汀也在適當機會提出伊斯蘭教的教義,這使得法提亞相當感動。
   
  修士們又開會決定,但雖然有人不確定,但大家始終以我們的救助來自天主為信念,沒有人願意離開。但危機並未遠離,在公路上不時可遇到被襲擊的車輛與無辜犧牲生命的人。
   
  法提亞帶他受傷的手下來治病,但因怕痛而拒絕打針,雖然吃藥,但還是把他治癒了。但不久政府軍要克里斯汀去認屍,被殺死的是法提亞,克里斯汀竟為他禱告,觸怒了政府軍官,立刻將他趕出。
   
  聖誕節時修士們有了簡單的聚餐,一杯葡萄酒便令他們心滿意足,感覺與上帝更貼近。「野花不會移動去找陽光,但上帝會讓陽光滋養野花。」這些理念讓他們堅持留下,在一個夜晚,軍人持槍入內,挾持了克里斯汀、路加、克里斯多夫、塞勒斯汀、米謝、布諾六人被擒,艾米戴及尚皮耶躲在床下逃過一劫,而六人因與法國交涉交換人質未果,於一九九六年,五月二十一日遇害。

◎ 劇情分析
   
  不管任何的宗教都有其基本教義與精神,當然在人心對待中有其不同的層次。以佛學而言,雖有入世與出世之說,但以大乘法門而言,兩者是相輔相成的,亦即所謂的「無漏有為」法。
   
  宗教的救贖可以全面兼顧的,不僅要照應眾生的困苦與精神的困窘,縱然在天災兵厄之中亦不惜赴湯蹈火,這種無私的博愛常常感動眾生,從而樹立了ㄧ些良知典範,也為宗教樹立了可貴的典範。
   
  「人神之間」談論的是九0年代的阿爾及利亞在獨立之後,整體的社會氛圍依然是以宗教相互對立。但在宗教的背後卻是全然的政治操弄。
   
  修士克里斯汀不但對天主教的教義有極深刻的了悟與領納;但卻也對可蘭經相當深入,因為從傳教的立場而言,必須與當地人在生活文化不斷地融入與了解,若從民眾所信奉的可蘭經教義切入,當然更能引起共鳴。
   
  另一種角度來說,宗教在某種層面上都是與人為善,從人性的共通點也能引起橫向的聯繫。但這些其實都只是入世法中的一些議題。
   
  人生一世最重要的是必須去發覺生命的實像真諦。不會無緣無故就投生在這世上,過去累世的業識不僅讓無明覆蓋,因不明瞭其中的真義,便更加在六塵三界中一再沉淪。而佛學的第一義諦卻是將這個議題放在最前提,因為從實相的領納與實證,再回頭投入世間的救贖,這正是菩薩的行徑。而在這樣的互動中,菩薩是絕對不畏生死的。這樣的問題是屬於次第修為的問題。
   
  八名修士在面臨生命受到威脅之際,在會議中有人曾提及到修道院並非等著讓人砍頭的。這也就是說表面的奉獻也必須與真心全然一致。否則難免就會失去它真正的意義了。
   
  雖然最後經過討論,八名修士全部留了下來,這個過程其實有著更多的人性掙扎,雖然明知危機日漸逼近,但既然已投身神職就義無反顧,生命的結束可用不同的方式來呈現價值觀。而天主教的愛與忠誠,永恆的包容,都是這些修士的信念,如今若半途而廢,那豈不是違背了當初信奉天主的誓言?
   
  游擊隊隊長殺人無數,但這位法提亞最終還是被殺了,克里斯汀被請去認屍,而當他以天主教的禱告方式為死者祝禱時,觸怒了政府軍的領導。或許這是種下他們最終被挾持的原因。雖然表面是要與法國交換戰俘,但這樣的成功率其實是相當渺茫的。
   
  也許這樣的結局早就在意料之中,但既然有了決定便不再有任何的反悔。八人縱然心中有著太多的惶恐,但卻必須勇敢面對。
   
  人與神縱然也有相同之處,但不同的地方在於人性的脆弱與不安定,但在面對鉅大的變革與動盪,從人的角度而言該去如何面對呢?
   
  人不是萬能的,但卻有高超的毅力與堅決,這是一股連神鬼都要畏懼三分的精神力量,或許過程中難免有了缺失,但將一切全歸之為上帝的安排未免消極。當世上一切是與非全然沒有界線時,這樣的堅持其實就會顯得更可貴的。八名修士正好作了如此高超的決議。
   
  在被挾持之前就有直昇機俯瞰整個修道院,這其實是做了預告或是警示,但或許更是導演的一種提示,雖然最後六個人被挾持甚至犧牲,誰是兇手卻始終是個謎,但映像語言的弦外之音其實早已做了預告不是嗎?
   
  許多宗教人士最常抱怨的是:為何這個世界在最需要祂時始終不曾出現?其實真正的宗教真諦完全是在個人心中的領納。金剛經云:「若人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正是為這個問題做了最貼切的詮釋。
   
  所謂真心並非只是虔誠的心,而是一直不在六塵與三界中的本際,祂每天無時無刻都一切俱足清淨,從無始以來一直與五陰妄識和合運作,就算你去殺人都與祂無關,但若你下地獄雖然本際真心也會去,但這一切都也只是和合運作,因為祂原本就不在三界六塵。
   
  這是出世入世法的真諦,也是佛法的真諦。一切的行善除了佈施與他人並表示關懷之外,同時也必須以「轉識成智」的方式,清除染污種子並轉依在第八識中。這在佛學中是所謂「悟後起修」的唯識種智,也是邁向成佛之道的正確路途。
   
  而大乘法的菩薩並非小乘聲聞緣覺可以比擬,他們不會以自利方式來求解脫,而是誓願生生世世為佛子,次第精進利潤眾生,就如同那八位修士一樣,為了護教而選擇去面對死亡。
   
  死亡其實是另一種重生,所謂「分段生死」,正是在六塵中最好的試煉。在宗教也許很多的教義不一樣,但一切完全是心念的詮釋。
   
  六名修士全部犧牲了,這會是神給祂們的召喚?或者他們即將會有更高貴的任務要去執行。這正是這部影片中的最佳台詞之寫照:「野花不會移動去找陽光;但上帝會讓陽光滋養野花。」



二十四隻眼睛 (二十四の瞳)(Twenty-Four Eyes)←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又一年(Another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