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年11月27日

贖罪之路(Redemption Road)


導演:馬里歐‧范‧比柏斯(Mario Van Peeples)
主演:麥克‧克拉克‧鄧肯(Michael Clarke Duncan)
   塔琳‧曼妮(Taryn Manning)
美國 / 2010年 / 95分 / 輔導級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傑弗森‧貝利雖然唱得一手好歌,從小父親也教他彈過吉他,但在藍調與鄉村歌曲盛行的西部小鎮,貝利卻因不敢上台面對觀眾,故始終一事無成。

  貝利結識了當地混混波伊的妻子潔琪,兩人不僅有了婚外情,潔琪更慫恿波伊借錢給貝利。但貝利將錢拿去喝酒,雖然潔琪要求丈夫延期寬限,但貝利始終無法還錢。當波伊持槍來討債時,正好一名叫阿吉的黑人來找貝利,並表示貝利的爺爺過世了,他必須回罕茨維爾去繼承遺產。貝利不相信爺爺會留什麼錢給他,拒絕回九百多哩的老家,但因波伊追殺而至,貝利在危急中跳上了阿吉的車子,展開回鄉之旅。

  在途中,貝利打了一通電話給家鄉的前女友漢娜,漢娜有些驚訝但也不免惆悵。貝利也打給潔琪,但電話被波伊偷聽到,也知道他欲往何處。

  阿吉似乎迷路了,他們在路邊問一名目盲者,沒想到竟靠目盲者指引,兩人才再走回歸途。在一家酒館中,有人慫恿貝利上台,但他卻開不了口,反而遭人擊昏。第二天醒來到教堂內找不到阿吉,但卻與所有的民眾一齊大合唱,貝利似乎是第一次在眾人面前這麼大聲歌唱。

  途中阿吉談到自己已經戒酒二十二年,也與貝利大談藍調與鄉村歌曲。沒想到半路一輛超車的車上,掉下雜物砸碎了阿吉的散熱器,但阿吉選擇了原諒。在等待修車的同時,貝利談到自己的父親,他三歲時母親離家出走,父親在它十四歲時勒戒成功回來,但在一次車子損壞,而停在路邊等候時,竟遭一名酒後駕車的尤金哈里斯撞死。

  阿吉載他到家鄉的一家酒館中,有歌手現場駐唱,而老闆麥基維對貝利歡迎有加,貝利也約漢娜見面,她曾嫁給律師丹尼,生了兩個小孩,但卻個性不合而分手。這一夜,在眾人鼓舞下,貝利終於上台,背對觀眾獻出他第一次的演唱。而貝利從保險箱拿到一個字條,那是一張保管條,在取出厚重箱子時,才知道是父親生前留下的吉他,但他也發現,保管的婦人正是他的母親,而更意外的是,阿吉竟是以前撞死他父親的人,直到波伊找來,阿吉用生命救了貝利,而貝利也走出心中陰影,成為成功的鄉村歌手。

◎ 劇情分析

  美國的東、西文化差異是很大的,「午夜牛郎」就曾描述一名牛仔跑到紐約討生活,但卻始終只能在低階的社會生活中打滾。由此顯露出的文化差異是這部影片給人深刻的印象。

  德國導演文‧溫德斯就非常欣賞美國那種壯闊、荒涼又無比悲愴的氛圍,他的名作「巴黎德州」正是這種感受中的產物。在「十分鐘前」的短片中,他取材的亦是美國西部的特殊風格。

  「贖罪之路」的背景氛圍雖然也放置在美國西部,但卻多提出了另一項特色。所謂的「藍調」與「鄉村歌曲」,正是在這種寬闊無垠的蒼茫中,延展而出的一種音樂文化。雖然歌詞中充滿了多層的無奈甚至無助,但也由此而展露另一種文化層次。而這種獨樹一幟的音樂,也曾經征服過美國甚至全世界,許多名歌至今依然令人回味無窮。

  「贖罪之路」另一項的議題,也放置在酗酒與吸毒這個層面。貝利因不得志不斷地酗酒;而阿吉,也就是尤金哈里斯,也因為酗酒而撞死貝利的父親,從而改變了貝利的命運。事實上,貝利是一個相當懦弱的人,在三歲母親因吸毒而離家出走,於是他將全部心思放置在父親身上,而當父親被酒駕的尤金撞死之後,他便無所適從,於是離開了他所愛的漢娜與家鄉,落魄在他鄉異地。

  貝利是以逃避的方式來詮釋自己的生命,他反而不像酒館老闆麥基維與尤金,他們也都曾經犯了錯,可是他們選擇了勇敢去面對並接受該有的懲罰。

  貝利以為,逃到一個沒人認識他的地方,就能擁有全部的天地,但他犯了一個錯誤,那就是不斷地酗酒。雖然在音樂有著不平凡的天賦,但酗酒再加上生命不敢接受試煉,於是他自我沉淪而且愈陷愈深,甚至連上台面對觀眾的勇氣都喪失了。

  貝利在這種尷尬窘困中,只能利用他僅剩的男人魅力,他結識了波伊的妻子潔琪。潔琪也許真的欣賞貝利的音樂才華;也許她只是一時迷惑在慾望之中,她要丈夫借錢給貝利,希望他能組成合唱團的班底,日後能在音樂界中發光發亮。但貝利卻將錢全部買酒喝光了。

  貝利的生命,其實在此刻是一文不值的,尤其當波伊知道他無法還錢又染指他的妻子時,其憤怒是可想而知的。波伊這名腳色被描述為窮兇惡極,其實是不公平的,任何再如何溫馴的人,處在波伊的處境中,能不生氣的人,幾乎是不可能的。編導如此塑造波伊,當然是為了最後他持槍尋仇,在一陣忙亂之中槍擊了尤金‧哈里斯,或許所謂的「因果報應」,但這樣的鋪排,始終讓人覺得並非是天理循環。

  尤金哈里斯在戒酒後二十二年都能滴酒不沾,這是何等的決心與毅力?而這一切完全要歸功於教他認識字的酒館老闆麥基維。

  麥基維在年輕時曾失去摯愛的莎麗,他因此告誡貝利應該把握當下,很多事情尤其是感情,若不及時把握,很快就像流水一樣永不回頭。人沒有自艾自怨的權利,不管得失如何,都應該勇敢地去面對,亡羊補牢為時不晚,最起碼也應做一些彌補的表現。
   
  一路上,阿吉與貝利談到「藍調」與「鄉村歌曲」的定義,大部份都是丈夫回來之後,發現妻子已經離去,更糟的是也順勢帶走了他的家當。由此可以透視西部寬闊的荒涼,不僅只是在外表的情境;其實更是一般人的寫照。因此酗酒就成了一個重要的抑議題。
   
  為何會喝酒成癮?正因為暫時借酒精的麻醉,讓自己以為可以遠離所有的不快,當酒醒之際,只好再度回到麻醉的世界,如此一而再;再而三地循環,當不再喝酒時,頓時失去所依,於是愈陷愈深,最終陷入無法自拔的境界,簡單地說,酗酒與吸毒雖然都是逃避現實,但真正的原因都是個性軟弱而導致。
   
  貝利在回到家鄉後,才知女友漢娜已經他嫁,並生了兩個小孩,但她雖然離婚了,卻依然努力艱困地活著,而她對貝利舊情難忘,但更難忘當年他的不告而別,這對漢娜而言是何等的傷害?編導將這段情節放置在後半段才出現,力道雖然較為薄弱,但最後的圓場收尾,倒也讓人不忍再去追究。但若採用雜敘法,將貝利心中的陰影,在前半段就不時出現漢娜的蹤影,或許會更有說服力。
   
  贖罪之路勉強可以稱為美國擅長的「公路電影」,但沿途中尤金的戲被包裝為「神秘」氛圍,觀眾明知道所謂的繼承一定與尤金有關,但在貝利說出撞死其父的肇事人名字同時,其實很多人都已猜測出尤金的背景,直到貝利見到那則舊的新聞報導,他才知道真相。
   
  尤金這趟旅程其實也會有太多的矛盾與掙扎,但因編導採用「神秘」調性,反而失去了該有的戲劇衝突與掙扎,尤金曾表示,一直想找機會,當面向貝利坦承錯誤與抱歉,但卻一直苦無機會,而在這緊要關頭,波伊出現了,尤金以死亡來詮釋他的懺悔,但其實入監時,尤金就已經得到了懲罰,此刻的死亡是良心的另一種懲罰。
   
  「贖」片充滿美國西方的精神與特色,甚至是困頓與桎梏,但不管情境如何,一切都必須由自己的心來決定未來的走向。



聽不見的音符(Music Within)←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歡迎來到隔離病房(クワイエットルームにようこそ)(Welcome To The Quiet Ro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