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年4月3日

鯨騎士(Whale Rider)


導演:妮琪‧卡羅  (Niki Caro)
演員:凱莎‧卡索休斯 (Keisha Castle-hughes)
   克里夫‧柯提斯 (Cliff Curtis)
紐西蘭 / 2002年 / 105分鐘 / 普通級
得獎記錄:多倫多國際影展觀眾票選獎   
     日舞影展觀眾票選獎
     舊金山國際影展觀眾票選獎   
     鹿特丹國際影展觀眾票選獎
     2004年奧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紐西蘭的毛利人相傳他們的祖先「派凱亞」很早很早的年代,因獨木舟翻覆而被鯨魚所救,於是騎著鯨魚躍過大海來到紐西蘭。而在代代相傳中酋長的位子都由家中長子繼承。當柯洛生了波魯朗伊與拉維里,日後理當由長子波魯朗伊繼位酋長,但波魯朗伊他志不在此,因為他是一位雕刻藝術家,而他的妻子在生下龍鳳胎時,晚生的弟弟與其母雙雙身亡,柯洛對這名獨存的女嬰甚至連一眼都沒瞧過,就希望波魯朗伊繼續娶妻生子。沒想到波魯朗伊拒絕了,他離家出走,到世界各地去展覽他的作品。

  在女孩小派長大唸小學時,波魯朗伊回來了,他帶著幻燈片向族人介紹他在世界各地展覽的作品,但柯洛並不感興趣,在知道兒子已經跟一名國外女子有了身孕而且他也不想留下後,柯洛要他帶走小派。小派原本欲隨父親到國外,但在海邊似乎聽到了鯨魚呼喚的聲音,於是小派當下決定不隨父親出國而留在爺爺與奶奶身邊。

  柯洛為了將酋長位子交給新一代的少年,於是在自己學校訓練男生,但卻不准小派參加。失望的小派也只能躲在教室外面偷聽偷學。但因不會長矛,於是向叔叔拉維里請教。拉維里本來也是酋長好人選,但因是次子故與酋長絕緣。他拿起長矛舞動將小派教得相當俐落。

  雖然小派認真學習族人勇士技巧,但始終不被柯洛認同,她只能向奶奶哭訴不公平。而在夜晚睡覺時,小派好像隱隱能聽到海中鯨魚的叫聲,她似乎也更加感受到一種祖靈的呼喚。

  原本被柯洛看好的海米,事實上其父早已在外結黨營私,但海米卻也在一次長矛打鬥中被小派擊敗,柯洛於是將他從酋長繼承人選中剔除。柯洛帶那群男孩到海上,將頸上鯨魚牙齒項鍊丟入海中,男孩們一一入水搶奪,但始終無人能找到。小派和叔叔一家人在海上玩,知道項鍊入水的地方立刻躍下,雖然找到項鍊,但祖母卻不認為應立刻交給柯洛。直到許多鯨魚擱淺,眾人挽救無力,小派卻騎上鯨魚小聲耳語,鯨魚立刻藉漲潮回到海上,而小派就成了騎鯨魚的人,柯洛此時才感悟到自己的固執,差點忽略了祖靈的啟示。

◎ 劇情分析

  全片在紐西蘭旺格拉這個緊臨海邊小鎮拍攝的鯨騎士,是二O O四年一部令人驚艷的作品,尤其女主角凱莎‧卡索休斯當年只有十一歲,也是她的第一部電影,但卻創了歷年入圍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女主角最年輕的影后入圍紀錄。

  鯨騎士談論的是紐西蘭毛利人的傳統文化,任何流傳下來的古老風俗必然會遭遇到新時代的挑戰。「傳統」與「現代」始終在天秤上的兩端拔河。而這個問題是每個世代當家作主的人必須面對的問題與接受的考驗。

  「傳統」有時會是維持一個民族的必然手段,藉著上古的傳說,讓族人得以凝聚與團結,但許多的傳說到最後也都會受到質疑與挑戰,甚至在徹底遭到解構後,卻也不見得傳統與傳說會完全消失,這個傳統文化永遠被留置的現象是值得加以探討的。

  中國與台灣的傳統都是重視長子,有很多的獨門絕活也都是傳子不傳女,而紐西蘭的毛利人也有著這種傳承千年的陋規,甚至酋長的位子也不能傳給次子,這似乎有比東方的傳統思維更令人訝異了。拉維里長得其胖無比,這是有原因的,因為次子的身份無論他怎麼努力都無法獲得酋長父親的認可,於是他開始自暴自棄,每天只是與妻子在海邊曬太陽。

  如果柯洛因為長子不願待在族裡當酋長,而把酋長的位子交給拉維里,相信他的生命態度會變得很積極的。然而因為父親堅持著傳統,使得拉維里日漸萎靡與沮喪。別忘了當小派要求拉維里教她長矛技擊時,他舞動起來可是虎虎生風。

  若說柯洛是一名老古董倒也不然,因為他的表情嚴肅是為了維持酋長的尊嚴,身為酋長在某種角度而言也是一種天賦的使命,而一向傳承無瑕的繼承問題,沒想到會在自己這一代發生。

  首先是波魯朗伊突顯的個人色彩,不僅違背了當酋長的責任,情願去發展他的個人喜好。將自己身上的特質完全應用在人生與創作上,這是一件相當好的現代思維。問題是他是柯洛的長子,他天生註定就是酋長。但波魯朗伊徹底摧毀了這個傳統,在他的妻子難產死後而雙胞胎只留下一名女嬰之後,毅然決然出走。

  波魯朗伊雖然戲份不多,但他對父親的指責不無道理。他希望父親應該好好正眼看他,但柯洛真的不了解兒子的性向否?其實他只是刻意不見。因為在柯洛的眼中,波魯朗伊是長子,會不會藝術都無關緊要,因為他是酋長的長子,日後只要當一名毛利人的酋長就可以。

  柯洛在媳婦死後拼命想將學校一名女老師帕拉塔介紹給波魯朗伊,只是沒想到闊別十一年的兒子不但在國外有了女人,而且她也懷孕了。問題是這位德國女友是不可能長住紐西蘭,更別說期望她將來生個兒子當未來的酋長。雖然如此,柯洛卻始終忽略了身邊兩個人,一個是次子拉維里;另一人正是孫女小派。

  生為男女並非個人所能決定的,但為何女人無法與男人一樣享有相同的待遇。英國女王是因為她的伯父退位而由她父親繼承王位,而父親並無兒子,英國女王才有機會當上英皇。但這起碼是照王位順位排列,而柯洛的想法與傳統認知是完全不一樣的。

  小派一開始與柯洛相處得還算愉快,但隨著年齡愈來愈大,她發現爺爺始終與她有一道無法越過的界線,直到柯洛決定訓練所有男孩成為勇士並由其中挑選出一名酋長之際,小派在柯洛斥責她不該走入學校時是何等傷心,這是屬於毛利人專有的學校,小派甚至被趕出神聖的會堂。

  祖孫之間的感情瞬間起了極大的變化,柯洛看似嚴肅無情,但他認為自己在執行一項祖先賦予他神聖的任務,這也難怪奶奶常常說若柯洛想離婚,她會毫不猶豫地答應,因為這名奶奶是把所有事情看得最徹底的人。在小派最沮喪時,也唯有這位奶奶不斷地安慰與鼓勵小派。而小派也沒有讓奶奶失望,她在學校成績始終最好,也常帶領族人吟唱,甚至在拉維里教導下以長矛打敗了柯洛心目中一直認為是酋長的繼任人選海米。

  柯洛對小派這些行為並非完全忽視,他心中有太多的聲音告訴自己孫女其實很出色;但另外一種聲音卻告訴自己小派終究是個女孩。

  編導運用幾次小派似乎可以聽到鯨魚的聲音,也許這是一種心靈頻率的呼喚;也許這也是毛利人祖先的寄語,而傳統中的那一幕「派凱亞」騎在鯨魚的畫面最終應驗在小派身上。而在這之前小派也在酋長柯洛的應許下撿到了他從頸上扯下而丟入大海中的鯨齒。

  小派落海後被救起,柯洛似乎也才從一連串事件中逐漸明白了祖先「派凱亞」的啟示。在柯洛最無助時,他也只能以毛利語祈禱,希望祖靈對他的困境有所幫助,而他望著奄奄一息的孫女時,才真正體認出自己其實還有許多需要學習的智慧。

  柯洛終於決定了酋長的繼任人選-小派,在大型的獨木舟航向大海之際,所有的困頓都已化解得無影無蹤,最重要的是柯洛打破傳統讓毛利人產生了第一位女酋長。



邊境家園(Home)←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羅倫佐的油 (Lorenzo’s O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