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年12月10日

靈魂的四段旅程(Le quattro volte)


導演:米開朗基羅.法蘭瑪提諾(Michelangelo Frammartino)
演員:朱塞佩.富達(Giuseppe Fuda)
   納札.雷諾(Nazareno Timpano)
義大利 / 2010年 / 92分鐘 / 普通級
禮讚:坎城導演雙周競賽片
   最佳歐洲電影大獎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在義大利卡里布里亞這個小村落,一名老牧羊人每天固定地帶羊群至山坡地吃草,陪伴他的只有一隻忠心耿耿的牧羊犬。有時老人會為村人送上羊奶,這是他唯一的收入。

  村內唯一的一間教堂有一名清潔婦每天來打掃,而老人始終相信教堂內的地灰吃了以後可以讓他免病消災,所以老人不時以羊奶向清潔婦交換她打掃完收集的地上灰塵,然後每晚用開水配地灰喝下,就能有個甜美的夢境。

  但隨著天氣的變化,老人身體有了不適,但這個晚上卻找不到地灰,於是他焦慮地去敲教堂的門,但始終無人應門,於是老人便落寞地回去,有些沮喪地上床睡覺,而這一夜老人的呼吸顯得異於平常,而在早晨的時刻,老人終於嚥下了最後一口氣。村內原本在舉行宗教儀式的村人,馬上變成出殯的隊伍。

  一隻母羊生下了白色的小羊,一開始連站都站不穩,但沒多久,小羊就能活潑亂跳了。小羊跪在母羊下面吸著羊奶,然後也跟著其他小羊在屋內玩耍。為了搶站一個空心磚的制高點,小羊最終被推了下來。

  這一天羊群的年輕主人帶著羊群到山野吃草,但經過一條溝壕時,小白羊不慎掉落在溝內爬不上來,小白羊哀鳴著卻始終無人來救牠。直到夜晚小白羊才好不容易找到一處可爬上的缺口,但在夜晚中,小白羊依然迷路了。好不容易牠在一株高聳入天的松樹旁找到棲身之所,但或許是精疲力竭或飢寒交迫,小白羊終於死在松樹下。

  村內又要舉行另一種的祭典,於是村人合力將那棵松樹砍倒了。而慶典結束後,這顆大松樹被矗立在原地好一陣子,直到請來一輛貨車將松樹放倒,然後將之鋸成幾個段落,並被載運到木炭的燒製場所。

  工人們七手八腳地在將松樹節放置中間,然後依序將樹枝放擺在其邊緣,並逐漸圍成一個很大的圓形木柴堆,並開始在上面鋪上乾草以及泥土,最後在圓形木堆上中間空隙放入火種,讓木柴悶燒。等燒過之後冷卻,這些樹幹便成了木炭,而工人們則忙著將一袋袋的木炭分送給每一戶人家…。

◎ 劇情分析

  有關靈魂的傳說,在全世界因宗教或生活的態度與認知常有許多不同的說法。就算一神教崇尚死後上天堂或者下地獄的說法,基本上也是認知靈魂存在的,否則死後是誰上天堂或下地獄?

  雖然如此,這之間還是有著許多必須釐清之處,否則有關生命的真諦便無法被現觀與實證。正因為許多的死後真相都被普遍地誤解,因此很多宗教上的義理詮釋便有了極大的誤差,而這種錯誤的認知其實都是從「自我」的觀點作想當然耳的推測,這也是大部份的宗教都以「靈魂」這個名詞來通稱,但光是靈魂這兩個字其實卻也無法詮釋死後的過程與現象。

  生命的出生必然有其因緣,然單獨以因緣卻又未免太過籠統,也就是「緣起性空」的說詞必然要追索緣起之前的「有所依」。換句話說生命中的有情都有著生命的「本際」,而這本際從無始以來便一直「本在」,然因為「無明」的緣故,在原本清淨無染的本體生出染污種子,於是生命便由此而開始輪迴。在每次的分段生死中,因為「我執」的執迷不斷地生出染污種子,這就使得輪迴變成一種必然。

  然而佛學所說的這種深奧的真相,並非所有的宗教都能理解與接受,因為三轉法輪所提及的大乘佛要,均強調有情中的真實識(即第八識阿賴耶識),但就算有情如何輪迴,卻永遠不影響真實識的清淨無染與本在。

  本片的輪迴觀點是根據古希臘哲學家畢達哥拉斯的「靈魂不朽」理論。這位希臘文化的啟蒙大師認為四種的生命型態亦即動物、植物、礦物和人會不斷地循環重生。佛家認為生命投胎是在滅了前六識後,七識與八識會去投胎,然後在母胎中藉著母親提供的四大(地、水、火、風)為緣,慢慢出生了五根(第七識為意根),在出生後六根觸六塵就生出了六識,於是「十八界」便完全呈現。也就是所謂的「五蘊」;也就是所謂的「人間」。

  佛家所界定的有情是一定具有「阿賴耶識」的,礦物與植物沒有第八識,像植物只能說有欣榮的生意,是無法被稱為有情,因此畢達哥拉斯的理論是有邏輯上的問題存在,這是要觀賞這部影片前,我們應該有的基本認知,因此也就只能純粹從欣賞的角度來看待了。

  事實上「靈」片也不見得一定是指老人最後投胎至雲杉樹,甚至最後成為木炭。這樣的排列似乎只是將靈魂界定在有益人世的基礎上,然後由此來肯定靈魂的真正價值是無所不在的。這自然不能從宗教的角度來比較,最多也只能將之放置在哲學的平台上來加以檢視。

  「靈」片的長鏡頭運用得相當高明,況且鏡頭中有許多動物演員,這自然增加更多的難度,但導演卻在過程中處理得相當流暢而自然,尤其狗吠路人並導致卡車後退並撞破柵門的連貫性,充分表現了鏡頭語言的具象魅力,當然也就讓人不免對導演有了更高的評價。

  要詮釋這樣的議題,若非有一些哲學厚度為底是無法駕馭的,但要能表達出完整的真相,卻又不是一件容易之事,而要探討輪迴的真相或是所謂靈魂的去處,其實都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老人每晚吃著教堂掃地的地灰,這給他帶來許多生命的動力,台灣早期的民間信仰似乎也是如出一轍,將香灰當成治病的靈丹並非義大利卡拉布里亞的專利。但這是何其愚蠢的行徑,人與神的界線真的有那麼大的區別嗎?為何神的地上灰塵就可以醫治人的疾病?其實人與神並無任何的差異,佛經曾提及大梵天,這就是人所謂的「神」,但那也只是天界與人間的不同,人與神也都各具有著阿賴耶識,否則這個宇宙將要以什麼力量來呈現?

  有情在輪迴中出生為羊是絕對有可能的,那是所謂的「三惡道」,但人在此生若能明心見性,就有可能永離三惡道之苦,否則累世的業識,難免讓人淪入三惡道而不自覺。

  投胎轉世依仗的當然是一些業識種子,所謂種了什麼因必然得結什麼果,這並非純粹是迷信。一個人會出生此生的因緣,自然有著其必然的條件,換句話說會成就這些業緣,當然是前世與累世的業力造作。譬如人的長相不同,那也是由阿賴耶識中收藏的各類種子的不同,而造就了每個人不同的長相。從另一個角度來說,自己長得什麼樣子,都是由自己的阿賴耶識決定的。

  既然造了業力,勢必得去承擔才能消業,簡單地說:欠債還錢是不變的定律,只是很多人以自我為觀點,便將眼前當成永恆,這完全忽略了所謂「無常」的真義。因為人生的十八界的運作其實都是虛妄的,但在這十八界所依附的真心阿賴耶識卻是常住的,也就是所有被生出的五蘊虛妄卻尚有一個永遠不生滅的本心,而若能實證這個實相心的心性作用即能證得自性涅槃。

  生命的實相正是從這個角度來次第精進,而悟後起修的態度即是在證得道種智後再進修一切種智,這就是所謂的成佛之道。藉「靈魂的四段旅程」概略地將佛學的基本正確認知提出分享,願有緣人能由此悟入契知,則亦是功德一件。



靈魂餐廳(Soul Kitchen)←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靈慾告白(Beyond the Hil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