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年8月30日

聽不見的音符(Music Within)


導演:史蒂文‧沙威立許(Steven Sawalich)
主演:朗‧李文斯頓 (Ron Livingston)
   梅莉莎‧喬治 (Melissa George)
美國 / 2007年 / 94分鐘 / 保護級
禮讚:美國電影學會達拉斯影展 觀眾票選大獎
   美國電影學會達拉斯影展 達拉斯之星大獎
   棕櫚泉國際影展 最佳影片
   聖芭芭拉國際影展 觀摩片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理查的母親在生他之前的八年中一共流產了七次,這使得母親的精神受了極大的傷害,有一次竟然把理查送去天主教的仁慈之母孤兒院,她的丈夫馮達是中國人,對妻子的這些行徑也不好說什麼,直到有一天,母親又去孤兒院將理查領回。但不多久,馮達就被掉下的醬油罐砸中頭部而死亡。

  理查在學校上台報告家中的事情,不僅獲得同學的驚嘆也獲得老師的讚賞,於是理查的理想從原來的廚師改為超級英雄。

  理查在餐廳打工,為的是上大學,但學校系主任班佩卓雖賞識他的演講天才,但卻希望理查能建立自己的觀點。為了增加更多的社會經驗,理查決定在一九七0年參加越戰,他所參與的四人斷後小組立了大功,正在慶功宴上大吃大喝時,一顆炸彈落下,理查雖然沒有當場死亡,但雙耳卻失去了聽力。

  理查退伍後再度申請工作,但因耳聾而無法如願,他發現一群越戰受傷的老兵都無法找到工作,理查決定要好好地練唇語。在校區內他認識了腦性麻痺的亞特,理查推亞特的輪椅到溜冰場,但不小心撞倒克莉絲汀,雖然道了歉,但其男友卻罵亞特智障。理查讀出他的唇語,上前理論,克莉絲汀代為道歉。

  理查與亞特一起和克莉絲汀開車去西雅圖聽音樂會,兩人當晚回家後纏綿一夜,但二天卻發現其男友尼可斯也住一起。理查無法接受這種三人行,於是約法三章,只要他在,尼可斯一定要離開,克莉絲汀也答應了。

  一九七四年理查以幫助退伍軍人找到工作為己任,沒想到愈作愈好。但當理查帶亞特去吃鬆餅時,不但要將亞特連人帶輪椅扛上去,入店後卻被以影響客人食慾為由趕出來,並因拒絕離開而遭警方逮捕。

  愈來愈成功的理查獲得一組新的助聽器,而他也將關注的議題放在改變雇主對殘障的看法,並獲得美國政府的肯定。於是他四處演講,但卻冷落了克莉絲汀,兩人只好黯然分手。一九八八年,美國嘗試推動「殘疾人士法案」,理查是促成這個法案通過最關鍵的人物。

分析

  九0年代之後,美國因通過了「殘疾人士法案」,使得許多公共設施都必須設置斜坡道,以利坐輪椅的人方便進出。台灣這方面倒也不遑多讓,在公共建築物中,尤其是圖書館,殘障人士幾乎都能平等使用,這也是與美國殘疾人士法案的通過有關。

  理查是個有演講天分與魅力的人,雖然無法順利在學校深造,但他聽從教授的建議,先在人生的歷練上多加充實,並建立自己的觀點,這確實是兩項重要的關鍵。於是理查參加了越戰,但也在越戰中喪失了聽力。

  當一個人喪失了五官中其中的一個器官,難免會沮喪不已,理查自然也不例外,後來毅然決然學唇語,這讓他多了一項處世的利器,並由此而邂逅了他的女友克莉絲汀。克莉絲汀的觀念相當新穎,她和理查上床,但男友尼可斯卻在浴室刷牙。這種男女之間的概念在不久的將來勢必因為社會結構與風氣的影響而漸漸盛行。

  理查因參加越戰,在生死關口上徘徊,從而領納了更多的生命體現。理查從幫助越戰受傷的退伍軍人開始,為他們尋找工作,在電話裡據理力爭中逐漸說服了雇主,也使得這些找不到工作的傷殘人士甚至侏儒找到新的一片天地,並展開他們的新生活。

  初步的成功並非真正的目標,其實理查從小立志當個偉大的人,但卻沒有真正的目標,簡單地說他是走一步算一步,在解決問題中再次發現問題,於是最終所有目標的藍圖便漸漸出現了。而這其中自然歸功學校的那位教授,原來他看起來是個正常的人,但其實他患有躁鬱症,每天都必須服用「鋰劑」。

  理查或許也由此領悟到每個人一生中都有著困頓,重要的是要如何在困頓中尋找出自己的道路。於是從替退伍軍人找工作漸漸擴充到更大的領域,尤其與亞特為了吃鬆餅而受盡羞辱後,更堅定理查自己的信念,這也是美國「殘疾人士法案」萌生的開始。

  「殘疾人士法案」成功立法當然並非全部都是理查的功勞,但他卻是功居首位。當他看著亞特可以自己駕輪椅去吃鬆餅並且不再受人歧視,相較於過去因據理力爭而受警方逮捕,簡直是十萬八千里,而這中間的心路歷程,真的非局外人所能理解。

  理查因自身的成長,也使得自己逐漸邁向成熟之路,在影片中他自己的感觸是:「我花許多時間想成為偉人,但現在卻努力讓自己謙卑。」要能體現這句話,固然都已經是歷經許多波折並找到成功的出口,否則正在困頓中的人是絕對無法說出這種話的。

  理查在替退伍軍人找工作時也訓練了一批人,麥克是其中之一,但麥克與理查幾乎就是一個強烈的對比,麥克因為脾氣暴躁,說不上兩句話就會與對方吵了起來,於是負責人將他辭退了,這對個性耿直的麥克而言,更是不能忍受,於是他選擇了自殺。

  理查的愛情似乎也是隨著他這一路的成長而有了起伏。認識克莉絲汀是個機緣,她大膽開放的性格,並沒有嚇走他,也使得兩個人倒吃甘蔗。理查後來擔任全國性的講師,他必須馬不停蹄地四處遊走演講,自然就疏離了克莉絲汀,直到他演講回到住處,克莉絲汀早已不告而別。

  日後的見面,克莉絲汀已經有了未婚夫,這讓理查有種喘不過氣的窘境,再加上理查的母親正好在這節骨眼去世了。傷心的理查差點做了傻事,他竟然開瓦斯欲自殺,幸好克莉絲汀趕來才免去一場悲劇。在克莉絲汀的勸慰下,理查也慢慢接納了自己,換了一個說法是,理查他找到了自己的音符。

  一個人不論出身貴賤,最終能否成功,完全取決於自己的毅力,如何充實自己雖然是一個議題,但從很多例子來看,在社會上的歷練永遠比學校中所學的要來得更踏實。理論或教科書也許只是一種引導,但與實務卻總是有著很大的距離,社會上的歷練才是直接碰觸生命的經驗,理查在這個方面做了最完美而實際的實踐,也給了自己一個滿意的答案。

  理查也許剛開始的自我發現是站在台上的揮灑自如,這不僅給了他無比信心,甚至在那當下自以為是地以為由此找到了生命的目標,但不斷的累進有時才是目標的詮釋,理查不會不了解這一點,他不斷地摸索、測試,好像發現一個寶藏,於是無法停下腳步地往前,終於讓所有的目標明確地出現在眼前。

  但這也正是最困難的環節,因為發現方向是一回事,真正去執行與實踐卻又是另一回事,在這方面理查也帶給我們一個啟示。這也是「聽不見的音符」這部電影的真正主題。

  理查失聰,再也聽不見任何聲音,但他卻一步一步地用心找回屬於他心中的音符,對一些五官正常的人而言,其實也有許多聽不見的音符,看不到的色彩,嗅不到的香氣,嚐不出的美味,觸不出的感覺。

  如果想在五官中有真正的體現,那就請直接用「心」吧! 



聽媽媽的話(I Killed My Mother)←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贖罪之路(Redemption R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