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年7月8日

醜聞(スキャンダル)(Scandal)


由黃美鈴 老師撰稿

導演 : 黑澤明 (Akira Kurosawa)
編劇 : 黑澤明、菊島隆三
原著 : 俄國文豪杜斯妥也夫斯基 (Dostoyevsky Fyodor 1821-1881)
演員: 三船敏郎、山口淑子、志村喬、桂木洋子
日本 / 1950年 / 104分鐘 / 保護級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畫家青江一郎騎著摩托車上山寫生,巧遇名歌手西條小姐問路,因班車還要再等三小時,故順道用摩托車送她一程,途中卻被八卦雜誌記者盯上,尾隨至上湯溫泉旅館。

  西條小姐把毛巾晾在上湯溫泉旅館的陽臺欄杆上,青江過來串門子,也把毛巾晾在陽臺欄杆上,兩人並肩站在陽臺的身影,竟被躲在圍牆外的八卦雜誌記者偷拍。

  卑鄙無恥的雜誌社長為了促銷謀利,大肆藉題發揮,杜撰八卦醜聞:「歌手跟畫家的摩托車之戀!」。

  一夜之間,到處都貼滿了歌手跟畫家兩人在一起的相片宣傳海報,雜誌社宣傳車也不停的廣播:「想知道西條的情人是誰嗎?12月號雜誌,欲購從速以免向隅!」

  不甘蒙受不白之冤,青江來到雜誌社,狠狠的揮了雜誌社長一拳,於是卑鄙無恥的雜誌社長再度藉題發揮,雜誌社印刷機不停的印出畫家青江一郎毆打雜誌社長的醜聞。

  青江認為八卦雜誌之所以如此膽大妄為,完全是因為以前的被害者懦弱,往往為了息事寧人,不敢聲張,反而讓八卦雜誌更形囂張,因此決定起訴。

  蛭田乙吉律師毛遂自薦意圖當青江的辯護律師,青江決定先去他家探看,以了解他的為人,卻發現蛭田處境堪憐,有個臥病五年卻仍保有赤子之心的女兒。

  接著來到蛭田法律事務所,只見零亂的辦公桌上堆滿了賽馬賭馬的報章雜誌,卻在臨走前不經意瞥見了門框上掛著蛭田女兒甜美可愛的相片,青江因而決定委任蛭田為他的辯護律師。

  卑鄙無恥的雜誌社長乘虛而入,善加利用蛭田好睹成性的弱點,從此,蛭田一步一步的落入社長的圈套之中渾然不覺,最後,蛭田終歸是被八卦雜誌社收買而背叛了青江!但,所謂知父莫若女,蛭田女兒卻可以洞察這一切,在她那雙美麗的眼睛注視下,蛭田始終做賊心虛抬不起頭來。

  一開始,西條為了息事寧人,其實是不敢聲張的,不過,最後還是選擇勇敢的站出來,同意聯署訴訟,於是青江跟西條小姐的新聞又再度上報了,標題是「青江西條聯名控告雜誌社長名譽毀損」。

  聖誕夜蛭田又喝得爛醉如泥回到家,透過玻璃窗,赫然發現青江與西條為女兒營造了一個溫馨無比的平安夜,女兒非常的開心,戴著皇冠笑容甜美的坐在聖誕樹前面,臉上充滿了無限幸福滿足的神情,偷偷站在門廊外的蛭田,目不轉睛的看著這一切,不禁羞愧的自責起來。

  蛭田終於慢慢的覺醒了,他勇敢承擔一切,在緋聞事件開庭公審的法庭上,拿出雜誌社長給的十萬元支票,做為原告證據,終於還給青江與西條一個公道。

◎ 賞析

  官司纏訟,一如豪賭一場,恰足以拉扯人心,甚至於撕裂。

  在暗夜漫漫的整個搜證過程中,律師的角色扮演,不免探觸到人性的醜陋齷齪層次。那總是游走於虛偽、狡詐、矛盾、憤怒、脆弱、懊悔的痛苦掙扎煎熬當中的人性,律師到底該如何面對?守正不阿的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談何容易?律師真可謂一門良心事業!

  也因此,片中值得特別一提的角色,反而是由志村喬所主演的律師,這一點真讓人跌破眼鏡。編導黑澤明一直以很深的著墨來塑造蛭田律師這個人物,讓他痛苦的掙扎於金錢與道德之間。

  八卦雜誌社長是個詭計多端道道地地的老江湖,為了創新業績海撈一筆,縱然捏造事實也在所不惜。

  他那素行不良的行為模式,自然也驅使著他如出一轍的套用在蛭田身上,一再的使出聲東擊西的技倆,誘使蛭田的心防應聲潰堤,一步一步的落入他預設的圈套當中而不自知。

  他更深諳賭場一直是賭徒翻身所託之處,故而利誘蛭田深陷於他的陰謀權術之中,落得無顏見江東父老,生不如死。

  從本片我們不難一窺導演黑澤明對於傳媒成見之深。諸如:「雜誌社杜撰名人八卦醜聞促銷謀利、利用打官司出一份勝訴的特別刊促銷」、「演唱會因為緋聞事件剛好可以幫忙打廣告」、「畫展也托八卦之福湧現人潮」,傳媒的力量無遠弗屆。

  一如他的其他電影,本片亦由黑澤明本人編劇剪接,全片劇情簡單直接,鏡頭運用生動靈巧,剪接也很流暢,順利做到一氣呵成。

  黑澤明之所以如此受人尊崇,除了他執導的才華相當出眾外,通常皆一身兼負起編劇、監製和剪接等多項職務,堪稱是全方位的電影製作人,這不但使得他對每部電影作品都能有嚴格的掌控權,同時個人風格和表現效果亦因此得以完全體現。

  此外,電影的拍攝手法靈活運用和故事的深度寬廣度,也都是他成功之所在。作為一門講求原創意的藝術領域,黑澤明的電影作品就表現出了無窮的創新理念。

  黑澤明的電影主題非常的鮮明,藉著蛭田,他將墮落腐敗是脆弱所造成的觀念,表達得淋漓盡致。

  他對於人們之所以不快樂,以及悲劇性重蹈覆轍這兩種現象,也非常的關心,但是並不輕易提供解決之道,反而拋出並留給觀眾一個各自省思的議題。

  在犯罪電影作品中,黑澤明提供了相當大的空間,來發揮偵探過程中的複雜度和懸疑刺激。這種偵探過程的誘人魅力,在本片的冗長聽證過程中,再度展現出來。

  在片中,黑澤明首度處理人類一發不可收拾的腐敗墮落與罪惡,人類環環相扣的罪行,最終是榨取剝削及侵犯個人私領域。在本片中,死亡的得失,使主角邁向了更崇高的人性層面。

  自我偽裝,是黑澤明許多電影中的重要元素。在某些情況下,人物也許只是將動機稍作掩飾;但在其他的情況下,可能就會將自己的身分完全改觀,蛭田要到最後才暴露欺騙的目的。

  蛭田之女聰慧敏感、討人歡心,對於爸爸偶然示好的不尋常舉動,立刻能敏銳的察覺出不對勁,讓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的蛭田的偏差行為,頓時為之無所遁形。

  然而,賭性難改自古皆然,賭,終歸是條不歸路,只會讓人不自覺的越陷越深,終至傾家蕩產、眾叛親離,等到悔不當初之際,一切均已枉然。



臉紅的夏日(The Last Summer of The Boyita)←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賽德克巴萊(上集)太陽旗(Seediq B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