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年3月4日

亂(Ran)


導演:黑澤明 (Akira Kurosawa)
演員:仲代達矢(Tatsuya Nakadai)
   寺尾聰(Akira Terao)
日本 / 1985年 / 162分鐘 / 保護級
得獎:1985年獲得美國國家評論協會獎最佳導演、最佳外語片
   1986年獲得落杉磯影評人協會獎最佳音樂、最佳外語片
   1986年獲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獎,並提名最佳導演、
   最佳攝影、最佳藝術指導-佈景
   1986年提名金球獎最佳外語片
   1986年獲美國影評人協會獎最佳電影、最佳攝影獎
   1986年獲得紐約影評人協會獎最佳外語片
   1987年獲得英國學院獎最佳外語片、最佳化裝獎、
並提名最佳編劇(改編)、最佳攝影、最佳服裝、最佳藝術指導
影片描寫的是人類貪圖權力與慾望的劣根性…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一文字秀虎是日本戰國時代的一方之霸,不僅擁有三座城池及大片田野,鄰近的綾部與藤卷紛紛向秀虎示好,兩個籓主不約而同欲將女兒嫁給三郎。

  而這一日剛好七十歲的秀虎意氣風發地宣佈將所有的權力交給大兒子太郎,並讓二郎管理第二城池;三郎管理第三城池,而他則住在第一城池的外樓,但依然保有家徽圖騰以及最高的位階。但不僅三郎反對,就連重臣丹後也直言勸阻,沒想到秀虎不僅大怒甚至將三郎與丹後趕走。

  太郎即位後,妻子小楓立即慫恿丈夫貶除秀虎的位階,一副得理不饒人的模樣。秀虎一氣之下離開主城到第二城池找二郎,沒想到也受到了奚落。此時秀虎才知道當日自己下決定太過魯莽,而且三郎的攔阻是正確的,然而此刻秀虎卻已無顏見三郎了。於是秀虎將自己放逐在荒野之中,隨行的武士找不到百姓供給食物才知是太郎下命令禁止。此時太郎派小倉佔領第三城池,但所有武士全離開投奔已成綾部女婿的三郎。

  原本效忠太郎的生駒與小倉不久就暗通二郎引誘太郎帶兵攻打第三城,結果反而中計,太郎並死在二郎大將鐵君的箭下,於是二郎順利取得掌國的權力,小楓趁勢引誘了二郎,並要二郎殺其妻小末。但為鐵君攔阻,而生駒與小倉也被趕出,半途受到丹後狙擊而亡。

  三郎此時出來找父親,二郎派出大軍攔阻,但見其背後有綾部與藤卷的軍隊虎視眈眈,遂也不敢輕舉妄動。三郎表示只是尋找父親後將立即撤兵。二郎同意了,兩軍於是對峙中,沒想到立在山頭的兵馬只是幌子,因為藤卷與綾部的主力兵馬早就趁虛而入直取第一城,於是二郎即刻回兵護城。

  鐵君在撤退中發現一名部將取了一個人頭回來,逼問之下才知小楓命他殺了小末,憤怒的鐵君抽刀入內,當著二郎的面殺了小楓,並告訴二郎他應該以生命來應戰,此時二郎似乎也毫無退路了。

  大獲全勝的綾部正在高聲歡呼,沒想到三郎與秀虎同騎一馬回到途中,三郎中了流彈一命嗚呼,而秀虎從馬上墜地後也氣絕身亡。

◎ 劇情分析

  根據莎士比亞四大悲劇之一「李爾王」改編的「亂」可以說是黑澤明晚期中最重要的電影作品。不僅在服裝的創作中獨樹一幟;同時喜歡繪畫的黑澤明也將人物造型以鮮豔的油彩繪出,順便在電影上映的同時舉行了個人畫展,一時也傳為佳話。

  自古以來不論中外,始終征戰不斷。國與國之間的紛爭;人與人之間的互鬥,其實真正的亂源來自人性的三毒:貪、瞋、癡。

  當一個人有了權力之後,他會不斷地擴張自己的權力範圍,若已成為一國之君,將因貪念而會不斷地併吞其他的小國城邦,就算已經是擁有全天下依然是會不知足的,就像秦始皇便會想擁有長生不老之術或靈藥。

  「亂」歸咎到底依舊在人心的不安與變化,因為人心一向只懂得向外追索更多,永遠無法察覺內心其實一切早已俱足。而為了謀奪權力遂行慾望,發動戰爭塗炭生靈才是造孽,也是最愚蠢的事。從道理而言,這些講法是淺顯易懂也是每個人都能理解的,問題是,能理解的大都是沒有權力的人。換句話說,如果有一天他能掌握權力,依然還是會落入這種定律循環之中而不可自拔。
 
  秀虎一生征戰意氣風發,他擁有三座大城池以及領地,但最令他滿意與欣慰的是他有三個兒子,一個家族的興盛,有優秀而得力的第二代當然是最基本的條件,但反過來說,第二代的相互鬥爭卻也是家族甚至國族興衰的致命傷。「亂」的故事敘述也延展了這種結構,甚至將三兄弟的個性刻劃得相當深入與清楚。

  秀虎不僅是一名出生入死的軍人,其實也是中國儒家思想的實踐者。以他的閱世之深不可能看不出三個兒子的性格誰才是能夠繼承他志業的繼承人,然而他依照父傳長子的習慣,把權力交給太郎。其實太郎也不是不好,但問題是他娶的妻子小楓,她的父母所擁有的城池與領地全被秀虎所侵佔,偏偏小楓的性格又是如此的凶悍與心機深沉,沒有主見的太郎擁有權力之後,當然也等於落入小楓手中。這一點秀虎就比不上武田信玄。

  武田佔領諏訪國後,也娶了諏訪的女兒並生下兒子勝賴,但武田信玄卻不將王位繼承人指定給勝賴,而是勝賴的兒子丸竹。因為武田也恐懼日後勝賴若想起其父母的仇恨而將武田家的旗幟再度轉換為諏訪,那豈不是為他人打天下?只是任憑武田信玄足智多謀,但在他五十多歲遇刺身亡之後,王位依然傳給勝賴,問題是個性衝動的勝賴畢竟敵不過織田信長與德川家康,在兩家圍攻下勝賴與丸竹兵敗天目山,父子及家眷均自殺而亡。

  太郎聽從小楓的建議頻頻為難秀虎,甚至也不遵從原先議定的位階。但秀虎雖然生氣,依然到二郎那兒作客,沒想到一向恭順的二郎卻不准他的隨身武士入內。秀虎氣得離開城池,但他卻無顏再去第三城池見三郎。因為三郎在被他驅趕之後,早就被綾部君帶回當女婿。這可以看出綾部也是工於心計的人,所謂婚姻關係無非是相互依賴對方的國力,也有可能是伺機而動,等待機會出現時也有可能相互殘殺的。前面提到的武田信玄其實也是以父親武田晴信猜忌,而信玄以父親窮兵黷武為由推翻信虎統治並殺了其弟。雖然因為他而使武田家在日本戰國初期雄霸一方,但依然逃不脫所謂人性的貪婪。

  二郎亦然如此,他唯唯諾諾卻充滿野心,他的妻子也是被佔領的國王之女小末,但小末早已一心向佛,故二郎不會有太郎的相同問題,只是他不僅覬覦王位,也對大嫂小楓早有非份之想,但令他想像不到的是小楓的復仇心態超越了二郎所能駕馭的範圍,反而是二郎被小楓牽著鼻子走。小楓不在意丈夫的死亡,只在意那座主城是她父親原有的家業,她在那兒出生,所以她要永遠住在這座城池。

  由這些緣由來看,秀虎當初的決定鑄下了亂的根源,但真正的禍首小楓卻也是真正的主因。在黑澤明許多影片中我們都可以見到類似小楓這樣的角色。而許多看似剛毅的男子在面臨重大抉擇之際,總不及女人來得果斷。黑澤明這種「回到子宮」的心理情境我稱之為「母性主義」。在歷經出生的那道過程,任何剛強的男子始終都得臣服在「母性主義」之下的。

  「蜘蛛巢城」中的皇后如此;小楓亦復如是。然而身處戰亂的時局,也並非幾個人就能翻天覆雨。假設沒有小楓的慫恿,難道就不會有任何的變化?答案其實也是否定的。譬如太郎的兩名家臣小倉與生駒,為了自己的前途出賣了太郎,不僅使得太郎喪命,兩人也死在荒野之中。而二郎的家臣鐵君可謂有膽識及心狠手辣,若不是他以箭在戰亂中射殺太郎,二郎恐怕也無這份能耐登上主公位階;而小楓欲殺小末,鐵君先以石雕的狐狸頭諷刺,最終在決戰時刻持刀殺了小楓,看似果斷的人其實也都來自內心的貪求,若非為自己的前途著想,鐵君恐怕也不會變得如此殘暴吧!

  三郎與狂阿彌算得上是所有人物中最為赤誠的,因為他們的心思不在功名自利,但這樣的豁達心胸卻無法適應在這種亂局之中,因此最終三郎也必然悲劇收場。「亂」一切在心與六塵之呼應,但遺憾的是我們永遠不知在更深的心底還有一個永遠不與六塵呼應的心,找到祂,其亂安在?



愛在波蘭戰火時(Katyn)←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媽媽的黃色腳踏車(Boku To Mama No Kiiroi Jitens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