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年12月3日

魔幻殺影(Magic Man)


導演:史托.考柏(Stuart Cooper)
演員:比利.贊恩(Billy Zane)
   白靈(Bai Ling)
美國 / 2007年 / 85分鐘 / 輔導級
漂亮而有抱負的年輕女魔術師與好友一起從紐約前往拉斯維加斯,過去的種種逐漸呈現…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原名塔蒂安娜的帕芙洛娃,與她兩個好友艾蓮娜與薇拉一起到拉斯維加斯渡假,其實是塔蒂安娜接到一封未署名的信,告訴她要到賭城就能知道當年她母親的死因。

  原來塔蒂安娜的母親是一名魔術師的助手,在一次電鋸切人的表演中意外喪生。而這也成為塔蒂安娜的夢魘,於是她決定到拉斯維加斯尋找真相。

  賭城最轟動的魔術秀是卡爾達勒斯的拿手好戲,他不僅技法驚人而且長相相當迷人,艾蓮娜一見到卡爾便深深被他所著迷。當他們欣賞電鋸切人時,艾蓮娜主動上台擔任魔術中的角色,魔術成功地完成,但第二天清晨,艾蓮娜被橫腰切成兩半的屍體被放置在兩部電梯之中。

  警探尤里.奧洛夫與辛普森奉命介入此案,而這之前兩人才在追捕一名吸毒犯時,因嫌犯持槍拒捕而遭兩人擊斃,而死者正是卡爾的女助手莎曼莎之弟。

  然而案情似乎沒有進展,而傷心的薇拉只能躺在房內哭泣,塔蒂安娜趨前安慰,但當晚安娜突然有種不詳的預感,卻發現薇拉已不在房內,而第二天薇拉的屍體被發現綁在空中。

  警方發現事態非常嚴重,於是加派了一名警探羅傑守在門口保護安娜。但安娜決定主動出擊,因為之前一名五十多歲的男子粹德威爾曾警告她必須小心卡爾,但她要進一步追問時,男子就消失了。

  安娜在後台見到了卡爾,卡爾知道她母親是當年表演死於非命,他也埋怨安娜之母奧嘉不願成為他的助手,因為奧嘉始終是粹德威爾的助手。

  儘管安娜懷疑,但始終找不到任何證據。而警方在查閱資料檔案時,終於發現粹德威爾,但辛普森找到他時,粹德威爾竟掏槍拒捕,不幸死在辛普森槍下。而安娜隨警探到死者房間搜索,這才發現一張相片有小時候的安娜與粹德威爾和奧嘉的合照。

  安娜以為已找到真凶,卻又在卡爾的後台找到一條絲巾,這才證明卡爾才是真正的凶手,危急中,奧洛夫趕到,終於槍殺了卡爾。而安娜不再回紐約,她憑著小時候母親教她的魔術在拉斯維加斯作職業的演出。

◎ 劇情分析

  這部八十五分鐘被列為輔導級的影片,其實會讓很多觀眾一頭霧水。究其原因可能是有許多的情節是相當聳動的,為了不願被列為限制級,片商自己預先作了大幅度的剪接,雖勉強不列為限制級,但也使得許多情節顯得支離破碎,以致不為很多觀眾所接受。

  魔術為主題的電影不少,但本片卻提供了另一種訊息。「不要相信你眼前所見到的…」這句話的意涵具有多重的意義,以電鋸切人這個魔術,當然不可能真正將人鋸成兩段,否則豈不是天下大亂?但如果偶爾的失手而造成意外的死亡,這也並非是不可能的。本片的議題呈現的正是這種虛與實的併現,於是在生與死的辯證中,讓魔術變成可能與不可能的弔詭。

  愛情其實也是如此的;情慾更是如此。安娜接到了一封不署名的信,這才興起了她往拉斯維加斯追索母親當年的死因。一名魔術師的助手,在一次失手或意外中喪命,透發了魔術的不確定性。原則上所有的演出應該都是經過安全上的考量,出意外的情形微乎其微,但若有人刻意暗中作了手腳,讓最關鍵的時刻出現誤差,意外喪命是可以意料的。

  小時候的安娜在台下就是這樣眼睜睜看著母親在表演中意外死亡,而當年的魔術師不僅擔負了該有的刑責,甚至最後再也沒有舞台。粹德威爾當然知道是誰暗中搞鬼,那就是同為魔術師的卡爾,因此粹德威爾一直在暗中追查卡爾的罪證,也許他找到什麼蛛絲馬跡,因此才寫信給安娜,希望她能見證當年的命案,甚至最終能讓他們父女團圓。

  但卡爾吸引人的地方不僅在魔術,他的行為舉止及外表都充滿了自信,女人一見到他很少不為之心動的。艾蓮娜與薇拉在見過卡爾後興奮不已,一直討論卡爾的女人一定不少,甚至也都表明願與卡爾這樣的男人共渡春宵。而安娜雖然表面上是極為冷靜,但其實卡爾在她心目中也慢慢形成一種吸引力。這種奇妙的感情或移情作用,正是為呼應「魔術」這個令人目眩的呈現。從魔術的真與假與安娜感情的虛與實都是人存在的矛盾。安娜慢慢陷入這種困境而不自知,若非兩個好友慘遭不幸,安娜可能很早就性命不保了。

  我們再從卡爾這個角色來測度,他在當年動了手腳,讓安娜的母親慘死在表演當中;也讓粹德威爾身敗名裂,但其實他的內心世界充滿了可怕的躁動。刑警在電腦上追索他的背景,知道他很小的時候就手刃兩名侵犯他母親的男人。從這個角度來看,卡爾雖然信心滿滿風光亮麗地在舞台上綻放他的魅力,但其實他是個心靈被扭曲的人。

  當卡爾接到那張字條時,過去那股已經隱藏的扭曲靈魂卻又開始復活,或許是過度自信自己的魔術或手段,因此他展開步步追殺,其最終目標當然是安娜。尤其安娜也在魔術上有著出色的表現,卡爾當然認為這都是對他有直接威脅之人,於是凡是擋在面前的障礙,卡爾是必定要除之而後快的。

  算卡爾的助手兼伴侶莎曼莎也是如此。卡爾要莎曼莎迴避他與安娜的交談時,莎曼莎不諱言地說不要相信你眼前所見到的,因為她本身也是魔術師,這自然也會激起卡爾的殺機,最後刑警羅傑在地下室發現許多屍塊,這段戲無頭無尾讓觀眾如墜五里霧中,那是因為這段戲被省略或剪掉了,屍塊的主人正是莎曼莎,而這與前面奧嘉死在魔術的枱上正是一種呼應,但真正的背景主因正是卡爾那種變態的殺機。

  卡爾是否真的會在當時對安娜不利其實也是可以商榷的,因為導演一直將不得不槍殺這種瞬間的無奈併現展出,企圖在創作主題上提供一種詮釋。雖然最終讓人很難在這個角度中有所領納,但依然可以從事件排列中得到一些有趣的辯證。

  首先是刑警追捕莎曼莎的弟弟,因為他掏槍拒捕,於是遭到刑警槍殺;其二是粹德威爾不願刑警盤問,他也掏槍拒捕,當然也死在槍下;卡爾亦復如是。從戲劇觀點而言,這三個併列的事件必然要有一種企圖的主旨,若是沒有,那一定是編導很爛的作品。

  以好萊塢的水平而言,應該不會有如此疏忽的作品,唯一能解釋的是片商把一些血腥殘暴的畫面全部刪除,為的是以輔導級過關,應是合理的詮釋,因此後面很多的情節是筆者以多年的編劇經驗給予全新的排列組合,當然考量合理也是條件之一,否則白靈所飾演的莎曼莎最後全然無了蹤影是令人相當錯愕的。

  看一部並不完整的影片其實也有另類樂趣的,猶如把散落一地的拼圖重新排列,當一切又變得合理之際,不管與原有劇本是否有了出入,其實都令人相當雀躍的。

  魔術之所以迷人,是因為其實過程都是假的,但看起來又是如此逼真,在真實與造假之間提供了另一種震撼。也許觀眾平淡的生活是需要一點刺激的,但這一切如果如片中所提供的有關「數學」的問題,相信那會是另一種層次的問題,就算影片有這種企圖,但在情節中並無任何線索可尋,這是相當可惜與遺憾的。



顧爾德的三十二個短篇(Thirty Two Short Films About Glenn Gould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懼乳:傷心的奶水(The Milk of Sorr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