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年8月5日

愛情魔法師(魔愛)(El Amor Brujo) - 佛朗明哥三部曲


導演:卡洛斯.索拉(Carlos Saura)
演員:安東尼奧.加德(Antonio Gades)
克莉絲汀娜.歐若絲(Cristina Hoyos)
西班牙 / 1986年 / 103分鐘 / 輔導汲
「愛情魔法師」也有另外一個片名「魔愛」,原來是二十世紀西班牙最傑出的作曲家法雅的代表作。法雅以芭蕾舞貫穿全劇,詮釋了人類深層底端的原始慾望,在婚姻與道德的約制下,一名寡婦如何看待自己躁動的靈魂以及難以扼止的愛慾…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狄亞哥的女兒坎黛拉慢慢長大了,他的朋友希望坎黛拉將來能嫁給他的兒子荷塞。雙方家長把兩個小孩叫到面前詢問,兩個小孩也沒有異議,於是這場婚姻就這樣定了下來,但他們都沒有發現另一名小孩卡梅洛的表情是如此的哀戚。

  終於到了結婚的日子,卡梅洛穿得相當體面,彷彿他就是新郎,但事實上荷塞早與村裡的露西亞有染,只是大家不願把事情說開,而坎黛拉也就一直被蒙在鼓裡。

  在婚禮中為了跳舞,荷塞與另一群來找麻煩的人起了衝突,卡梅洛也加入戰局,他處處保護荷塞,終於警車逐漸到達時,眾人一哄而散,但卻有人趁荷塞鬆懈之際從背後捅了他一刀,卡梅洛傷心地抱著荷塞的屍體,卻被趕到的警察抓走,並且因此在牢中坐了四年的牢。

  卡梅洛出獄後回到家鄉,羅莎阿姨告訴卡梅洛,每天固定的時間,坎黛拉就會穿上當年血案發生時的衣服,在她回到命案現場之後,荷塞的鬼魂就會出現。坎黛拉不由自主地在原地舞蹈,但內心卻愈來愈痛苦。

  而另一方面卡梅洛也發現露西亞是個水性楊花的女子,荷塞的死對她似乎沒什麼影響,她的身邊依然跟隨著許多追求的男子。

  卡梅洛的姐姐最終告訴坎黛拉真相,並轉告卡梅洛是如何地愛她。憤怒的坎黛拉卻也只能惡狠狠地望著露西亞,但卻也間接地對荷塞鬼魂的出現有了不一樣的見解。

  卡梅洛到坎黛拉等待鬼魂的地方,兩人不自覺地舞蹈起來,但坎黛拉突然以為卡梅洛就是荷塞,對他憤怒地指責起來。卡梅洛向她表明心意,但坎黛拉卻一直不肯接受。

  這一天下著大雨,卡梅洛望向對街的坎黛拉睡在床上,他的心情激盪不已,但卻也只能壓抑著激動的情緒。而坎黛拉似乎也在掙扎中發現了自我,於是她打開門,不顧大雨淋身,勇敢地走入卡梅洛的房間。

  在一場營火的舞蹈中,卡梅洛與坎黛拉似乎重新回到兒時的記憶,但不管如何他們都是幸運的,因為他們可以重新再開始。

◎ 劇情分析

  「愛情魔法師」也有另外一個片名「魔愛」,原來是二十世紀西班牙最傑出的作曲家法雅的代表作。法雅以芭蕾舞貫穿全劇,詮釋了人類深層底端的原始慾望,在婚姻與道德的約制下,一名寡婦如何看待自己躁動的靈魂以及難以扼止的愛慾。

  卡洛斯.索拉將原劇改以佛朗明哥舞來詮釋,透過肢體強烈的扭動以及強烈的節拍,更加細膩地詮釋了人性矛盾的觀點。

  自古以來許多國家對於寡婦都是以異樣或鄙視的目光來對待,總認為丈夫身亡,這必然是妻子不詳帶來的噩運,眾人總是避之唯恐不及,更不用說是再論婚嫁了。或許是這種自古以來的詛咒而使得坎黛拉在面臨丈夫的死亡之後,她也只能以壓抑的心情不讓自己心中的真相透發而出。也像前幾部的戲一樣,為了讓坎黛拉向外追索的心靈能與世俗的認知取得某種程度的平衡,於是劇情交待了丈夫荷塞花名在外,因此日後坎黛拉的移情作用便更容易獲得救贖。

  基於這樣的觀點我們不難發現,坎黛拉的行徑還不算得真正的自由與勇敢,在關鍵的時刻,她必然得考量到婚姻與道德的約制,並得刻意地忽略另一名真情待她的青梅竹馬卡梅洛。

  卡梅洛面對自己喜歡的坎黛拉自幼被許配給荷塞之後,他只能將這份激情隱藏在心中,就算在婚禮當日,他也只能將自己打扮得更為得體,因為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內心中假裝自己是新郎啊!

  這樣的卡梅洛也是算不得自由與勇敢的,但這正是一種大環境帶給每個人的影響與約制。真正的愛並非只有佔有,有時將這份愛的思維建構在自己的腦海空間,也許這個世上都無人知曉,而只有你獨自擁有這份秘密,從這個角度來看,你不正是世上最幸福的人嗎?

  得與失看似對立,但其實是內外一體的,如果我們只是一味地獲得,這將會是什麼樣的後果?當然我們也絕對不可能只是一味地流失,在失落的同時,只要聚氣凝神,就不難發現在失落之後都會呈現一種新的面向。因此在得失之間不斷地理解了知,就是一種修行與鍛鍊,直到有一天,突然感悟到在得與失之中其實並無所謂的得與失,當下內省之際即是徹悟的契機。

  問題是,人活在色、聲、香、味、觸、法的六塵中,每天面對並加以執著,一般人很難有此發現,從六識中以為掌握的六塵其實都是虛幻的,就算所謂「眼見為憑」,其實也不是眼睛所看見,在楞嚴經中的七次徵心與八還辨見,在在都說明了這種生命的真諦。

  但這意思並非要每個人眼不見聽不聞,相反地,你不但無法逃避六塵,除非你睡著或死亡,在根塵相觸後的對待是不離不棄,並讓定力始終如一安置,此乃佛門中看話頭的修行方式之一。

  坎黛拉面對丈夫因為捻花惹草以致在婚禮上遭到殺身之禍,對坎黛拉而言,她的思緒開始得重新檢視與丈夫之間的感情,她像掉入泥淖的陷阱中動彈不得,但在世俗的目光中她依然是荷塞的妻子,在道德規範中她不得逾矩,但這是何等諷刺的對比,於是坎黛拉在潛意識中開始抗拒甚至逃避荷塞在她心目中的地位。

  但愈是逃避排斥,荷塞卻更陰魂不散地出現在她的周遭。荷塞以幽靈不斷地糾纏,是愛慾無法終絕?或是對生命驟逝的不甘?還是根本就是坎黛拉自己心中的陰影?以一名寡婦的名份如何處理日後自己的感情問題?坎黛拉終究是無解的,她也許開始抗拒丈夫的幽靈是對荷塞在外尋花問柳的抗議,但另一方面她卻無法全面去接納卡梅洛的愛,因為道德掌握著人倫常規,坎黛拉如何能承受千夫所指的罵名?

  坎黛拉拒絕了卡梅洛的愛,但卻讓自己陷入更深的困境,直到有一天她終於發現問題的癥結,也勇敢地踏出她的步伐。她嚴厲地指責了荷塞,但其實她將卡梅洛誤認為荷塞,這是一個難解之結,但若非坎黛拉勇敢地承接一切,她又如何跳脫命運加諸在她身上的魔咒?

  於是在一個下雨的天氣,隔著街道的窗口,像兩道互通頻率的目光終於有了交集,床上的慵懶與無力,恰似千年等待撫慰的心靈,坎黛拉選擇了迎向卡梅洛的房間,成就了這段等待多時的良緣,也讓坎黛拉走出了自己常年的夢魘。

  故事雖然簡單,但背後所呈現的社會脈動力量卻是故事的主軸。如何在道德的約制中尋找出一條屬於自己的道路,原本是一件並不困難的事,但當世俗出現矛盾與掙扎之際,所有的應對就會變得困頓起來。然而這種律動其實正好是一種考驗與抉擇,也就是在荷塞的死亡中,引燃了讓坎黛拉與卡梅洛的重新思維,從而開始對大環境所逼壓而來的約制有了一種抗衡與新的詮釋,於是傳統便開始受到了挑戰,而這番的鬥爭並不關乎勝負,重要的是某種改變與啟示。

  坎黛拉面臨的困境是一種自我的心魔,這也是片名魔愛的真正緣由。



意外的冬天(Winter Sleepers)←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楚門的世界(The Truman Show)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