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年7月6日

驚濤駭浪(The River Wild)


導演:寇蒂斯韓森(Curtis Hanson)
演員:凱文‧貝肯(Kevin Bacon))
   梅莉‧史翠普(Meryl Streep)
   約瑟夫‧馬傑羅(Joseph Mazzello)
美國 / 1994年 / 108分鐘
講述一艘捕魚船在北太平洋上遭遇百年罕見的風暴,船員們在船長Billy Tyne帶領下,頑強地與風暴搏鬥的故事…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建築師湯姆為了工作已經連續兩年在兒子洛克的生日宴會中爽約,這一次原答應要回妻子娘家泛丹的承諾似乎又無實現的可能。

  妻子凱雅覺得與丈夫的婚姻亮起了紅燈,仍掩飾著傷痛,帶著兒子洛克、女兒薇拉及狗兒瑪琪要依原計畫回娘家,內疚的湯姆出乎意外地在出發前帶著繪圖的工具趕回來會合。

  泛舟前購買地圖時,洛克認識了阿威,阿威還送了一頂合唱團的帽子給洛克,拉近了二人的距離。

  當天是洛克的生日,夜宿河邊時,洛克得到防水相機及馬蓋仙百變刀為禮物,而阿威欲送洛克兩百元現金為禮物,遭湯姆拒絕,使得洛克原本就對父親不滿的情緒瞬間爆發出來。

  凱雅在河邊洗澡,發現阿威偷窺,察覺阿威二人的不尋常,第二天欲與之分道揚鑣,沒料到洛克反認為阿威夠朋友,上了阿威的船。

  第二次上岸休息時,阿威漏出真面目,原來他與泰利搶劫拍賣站,本預備到下游後悠哉地逃逸,沒料到特地聘來的嚮導法蘭受了傷,遂槍殺之,反脅迫凱雅帶領渡過危急的「十面埋伏」大激流。

  再一次上岸夜宿,湯姆冒險奪槍失敗,被阿威持槍追殺失蹤。無奈而悲痛的凱雅原決定在「小尼加拉瓜」險灘故意翻船,但半途看見湯姆施放的煙幕訊號,知道丈夫尚且平安,於是改變主意,帶眾人渡過她十八歲時曾渡過的「十面埋伏」。

  一名印地安森林警察欲來阻擋,遭阿威射殺;陸續在山壁上看見手語的繪圖,凱雅知道湯姆會在下游等候,於是雙腳被綁的凱雅主導一場強渡險灘的高潮戲,重溫十八歲時的冒險,終於將皮筏安全帶領渡過十面埋伏。

  到了下游,皮筏被湯姆架設的鐵纜勾翻,阿威的手槍被凱雅用槳擊落水中,湯姆與阿威二人纏鬥,凱雅從水中撈起手槍,用剩下唯一的子彈擊中阿威。


二、分析

  梅莉史翠普及凱文貝肯兩大巨星合演的影片,雖不一定保證是佳片,但卻是好萊塢的傳統製片模式。

  台灣也有秀姑巒泛舟,但寬闊連綿的氣勢絕對無法與本片中的溪河相提並論。整個片子百分之九十八場面建構在泛舟的激流中,看得出向艱困環境挑戰勵志的企圖,但真正要傳達的恐是現代工商社會中,夫妻各自在工作崗位上忙碌因而演變成的情感疏離與無奈。

  湯姆是建築師,日夜地工作無非是想要有所表現,不僅要保全飯碗,亦渴望藉著工作成就榮耀妻子。但這是一廂情願的想法,因為未曾與妻子溝通過,又連續三年對兒子的生日旅遊爽約,造成妻子的極度不諒解,與兒子的憤忿不平。

  凱雅的父親耳聾,因此全家學會了手語,凱雅也因此在手語學校教歷史。但以戲劇觀點而言,這段情節的緣由是為了輔助劇情,是日後脫困的重要工具。

  湯姆在工作上因為壓力而導致夫妻關係疏離,但為何連夫妻的親蜜關係也觸了礁?當凱雅與湯姆第一個晚上夜宿河岸時,凱雅多麼渴望一個擁吻,但湯姆回應的是冷酷的表情,不禁讓人猜測湯姆是有了外遇。隨著劇情的進展,卻又漸漸推翻這樣的猜測。是因為情境需要壓縮在泛舟中,以致「外遇」的情節只好放棄嗎?卻不禁要問,真是工作上的壓力讓凱雅獨守空閨?

  片頭曾見到凱雅一人在城市河中泛獨木舟,除了是個人喜好,或許也是精力的發洩吧!

  工作的壓力可能造成夫妻冷淡相待,當在外有了挫折,多半不願在另一半面前聲張,以為能夠獨自承受,殊不知隨著日子過去,會在心中逐漸鋪上一層陰影;當陰影擴大時,會不自覺得將自身的不悅與挫折皆歸咎在另一半身上;鴻溝愈來愈深,最後索性開始逃避。
  
  湯姆正是逃避,眼不見為淨;卻不知事實並非如此容易,對方會有自己的看法與判斷。

  凱雅雖然精通手語,卻無法猜透丈夫的心,如同丈夫無法真正了解她一般。

  凱雅將心事告訴母親,認為婚姻已至盡頭;但母親反而說著自己如果無法忍受凱雅父親的急躁壞脾氣及耳聾的缺陷,亦早該離婚。雖是母親的肺腑之言,但凱雅如何能被這樣簡單的話語而感動醒悟。

  編導過人之處在於讓劇中人物經歷重大事件衝擊之後,逐漸在衝突中尋找到真正的答案與真相,是一篇精彩故事或電影建構的必要條件。這樣的手法在藝術電影中常常遭刻意解構與他途導向。不必爭論這些理論的對錯與是非,能有足夠的動能讓觀眾在觀賞電影時感同身受,當是心中最大的期望。

  凱雅十八歲時就曾經泛舟渡過十面埋伏,卻不願意冒險帶兒子一試,因為有了兒女與丈夫,有了家,會使得一個勇於冒險的人開始收斂,用生命關注或經營這個家。這種思考的改變,不是退卻,是另一種責任的表現。

  這樣的責任感在遭遇到槍口威脅時,會更加具體地呈現出來,亦使得一家人凝聚了向心力,更在對抗暴力中發現自己是多麼地深愛著對方。這些經歷,凸顯了心性的矛盾,也顯示了試鍊的真諦與意義。

  阿威的腳色可以界定為善於偽裝的人,亦可歸納為雙重性格的人;如同洛克說以為阿威是好人時,阿威的回答是他是另一種好人。這句話相當有趣。若世間人只有好人與壞人二種類的人,是無法解釋世界為何這麼複雜。

  湯姆被追殺失蹤後,阿威對凱雅表示他可以任意擺佈她,未料凱雅反諷阿威不要光說不練,阿威想到剛殺了湯姆有些內疚,亦怕強暴了凱雅會破壞要她帶著渡灘的計畫,因而退縮。

  雖然阿威答應泰利搶劫時不要殺人,卻不但殺了警衛,殺了法蘭,亦未放過守山員強尼,最後過灘後凶性大發,無法自圓其說是好人。初時落水時,湯姆曾跳下河去救他,因為阿威拼命拉扯,湯姆不得已賞了一拳,方才將他救出水面;阿威卻將這一拳牢牢記住,到露出真面目時就立刻回報湯姆一拳,這樣的人物能瞬間贏得洛克的友誼,只能歸咎於洛克長期缺乏父愛。

  本片雖屬好萊塢的商業電影,但以泛舟為主的情節,卻詳實呈現現代社會中潛藏的危機與家庭問題,讓我們在影片中接收了人生重要的課題。



竊聽風暴 (The Lives of Others)←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驚爆內幕(The Ins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