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年5月5日

羅馬尋夢圓 (Elsa & Fred)

導演:馬可斯‧卡尼費利(Marcos Carnevale)
演員:奇娜‧索瑞拉(China Zorrilla)
   馬努耶‧亞力山卓(Manuel Alexandre)
西班牙 / 2008年 / 105分鐘 / 普通級
得獎:榮獲美國費城影展 最佳影片
   榮獲多倫多西美影展 最佳影片
   榮獲美國瑞和柏斯海灘獨立影展 最佳影片、觀眾票
   選最佳影片
   榮獲挪威奧斯陸影展 觀眾票選最佳影片、評審團特別獎
   榮獲馬尼拉影展 觀眾票選最佳影片
   榮獲美國聖路易斯影展 觀眾票選最佳影片
   榮獲愛沙尼亞塔林影展 特別獎
   榮獲加拿大特雷姆布蘭特影展 評審團獎
   榮獲阿根廷影評人獎最佳女主角、美術設計獎
   榮獲蒙特婁影展 最佳女主角
   榮獲西班牙演員獎 最佳男主角
恣意隨性、對生活充滿熱情的艾爾莎,常夢想能在羅馬許願池中享受芙蓉出水的那一刻永恆  ...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艾爾莎是將近八十歲的獨居婦人,為了讓生活有更多的樂趣,偶爾她會撒些小謊,甚至編了許多故事來解釋現有的現象,只有她的兒子最了解她,也常在她闖禍之後為她善後。

    這一日公寓隔壁搬來一名老人佛瑞德,艾爾莎在樓下不小心撞壞了佛瑞德女兒的座車,但卻被佛瑞德的孫子看見。艾爾莎示意小男生不可聲張,但小男生還是向其母告狀。在興師問罪後,艾爾莎的大兒子只好開了支票給艾爾莎要她拿去賠修車費。但艾爾莎卻向佛瑞德訴苦,並謊稱她要扶養孩子,經濟相當窘困,佛瑞德大方地退回支票,並拿現金賠給自己嘮叨的女兒。

    但艾爾莎卻將支票拿去贊助她與另一男人生的兒子阿雷,因為他是一名窮困的藝術家,而佛瑞德的女兒和女婿拜訪得愈來愈勤,因為他們要遊說佛瑞德投資開一家網咖,佛瑞德答應會考慮看看。其實佛瑞德自從妻子去世後便相當沮喪,並且百病叢生,女兒也拜託父親友人老璜常上門規勸他,希望佛瑞德能走出陰霾,但這些措施似乎對佛瑞德起不了什麼作用。

    佛瑞德終於接受艾爾莎的邀請,兩人盛裝外出吃大餐,佛瑞德擔心尿酸過多、血糖過高、血壓過高…但艾爾莎都將之否定了,甚至她慫恿佛瑞德不必付帳,因為沒人會懷疑年邁長者會偷偷落跑。

    佛瑞德第一次幹這種事,他覺得緊張又興奮,因為今年七十七歲的他在電信局待了四十年,一向循規蹈矩,對不按牌理出牌的艾爾莎有了更不一樣的認識。這個晚上,佛瑞德要求艾爾莎與他同房而睡,艾爾莎見他把房間內妻子的相片收起,這才滿意地微笑。

    艾爾莎帶佛瑞德參觀阿雷的畫展,佛瑞德才知道原來她丈夫尚在人世,阿雷也是跟另一男人生的,縱然如此佛瑞德在得知艾爾莎常年洗腎即將不久於人世時,毅然帶她到羅馬的許願池,一圓她一生最想作的夢。

    艾爾莎改變了佛瑞德,只可惜不久她就去世了,佛瑞德帶著孫子去墓園看她,才知艾爾莎原本說比佛瑞德小一歲,但其實她比他年長好幾歲呢!

◎ 劇情分析

    很多人以為戀愛是年輕人的專利,其實有許多的影片都可以把老年人的戀情拍得蕩氣迴腸,羅馬尋夢圓就是這方面的佼佼者。

    戀愛的出發點會主導著這段感情的方向與質感,正因為年歲已高,往後甜蜜的日子所剩不多,便會更加珍惜這段遲暮之戀。

    性愛是兩性交融的一項溝通儀式,但不見得適用於年老人,年長者會更在意心靈的意會與理解,正因為在適當的時機能摒除過去的種種,從而在新的撞擊中尋求到一種愉悅與滿足,生命的意義往往也是在這個同時獲得了啟示與驚嘆。

    艾爾莎是個活得相當自我的人,而這一切的動機無非讓自己踏實地活著。生命中難免會受到撞擊與挫敗,艾爾莎立刻見招拆招,「圓謊」是她的拿手好戲。就社會道德層面而言,說謊是一項不可原諒的罪行,但艾爾莎說起謊話可是臉不紅氣不喘,因為她只是為了讓一切風波平息,雖然許多風波的始端都是由她引起的。

    其實艾爾莎一直以自己的感覺來面對這個世間,亦即以最美好的一面來呈現。譬如說她對愛情的憧憬便將自己界定在十八年華,而這也沒什麼不好。有誰會不喜歡自己是十八歲呢?

    艾爾莎年輕時長得像「甜蜜的生活」電影中的女主角安妮塔‧艾克柏格,於是她也渴望自己有一天也能像安妮塔一樣穿著露肩晚禮服站在羅馬的許願池內一展自己的美艷與魅力。只是因家居阿根廷的原因,始終無法如願成行,就算現在已般來西班牙,但還是只能在夢想中。

    與她對比的是佛瑞德,他一生奉公守法,退休後又逢妻子去世,層層的打擊讓他變得憂鬱沮喪,跟隨而來的當然是百病叢生。很多人吃藥都是求取平安,抱著「預防」的心態,因此一覺醒來都得吃上幾種不同病症的藥,但其實都只是求取心安罷了。或許在心意中一直潛伏著「有病」的因子,這連帶使得心理受到極大的影響,憂鬱自閉便是常見的情形。

    佛瑞德的境遇算是穩定的,他有自己的房子,手頭上也顯得寬裕,但他卻將情緒放置在妻子的死亡。他忽略了死亡也是人生一種過程,所以有生必有死。就算將情感一直凍結在親人去世那個時段上,其實亦無法挽回過去,只是人的情感很容易沉溺在一種情緒中,旁觀者也許是相當清楚,但當事人往往會以此自怨自艾,好似世界末日一般沮喪。

    相較於佛瑞德的消極,艾爾莎則「積極」地逢人就介紹自己是一名寡婦,其實她的前夫還活得好好地。當這兩種截然不同的情緒相遇時竟然沒有產生排斥,反而發生了互補有無的積極作用。所幸的是佛瑞德受到影響而改變,從而改變他自己的人生。如果佛瑞德沒有活在自己,他的見解必然會投注在女婿的事業上,這個改變是許多銀髮族必須重視的,兒孫自有兒孫福,就算你不投資,他們也自有方法去實現自己的夢想的。

    佛瑞德投注的面向是完成艾爾莎的願望,在她有生之年到羅馬的許願池。這個改變是佛瑞德發現艾爾莎是一名洗腎患者,而醫生告訴他,這樣的年齡洗腎其實大多來日無多。佛瑞德將艾爾莎與自己妻子放置心中一橫量,他不想讓過去為妻子抱憾之事重演,畢竟人生當下能完成的事才是真確活過,否則就算坐擁金山而老死家中豈不令人感到遺憾?

    願望是什麼?人的一生究竟能實現多少願望?完成願望又如何?未完成願望又如何?這些問題當然有答案;但這些答案其實都不算答案。

    為了完成願望,所有的專注力量都會放置在這個面向上,在奮鬥過程中,透過實踐來證明自己存在的本質與價值。這需要一些逆向的思維才能體驗這種互動關係。人生的愛情觀念亦是讓人嚮往的,但因年齡的不同,銀髮族的愛情詮釋也是相當獨到的。

    佛瑞德在感觸到艾爾莎的不同後,那個晚上邀她同床,這兒並不見得非作愛不可,而是純粹一種體溫的傳遞,在孤寂的靈魂深處,都渴望有種關懷加披,而過程中的相知相惜亦能使得不安的心靈獲得安頓。此刻就算知道艾爾莎擅長謊言,但與當下的感觸相較就顯得微不足道了,

    有人說年老之人不適合談戀愛,因為身體無法承受。其實不妨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戀愛帶來的喜悅也會在生理與心理帶來動力,這反而是一帖神奇的妙方,讓銀髮老人重新拾回歡悅的時光。其實持反對立場的人大部份都是年輕人,因為他們始終認為愛情是年輕人的專利,至於老人只適合散步養生。但從銀髮族的立場來看,他們不一定這樣想,有些不敢表態的,也往往只是屈服在傳統的社會價值觀與道德約制罷了。

    艾爾莎終於圓了夢而死無遺憾,但不妨說艾爾莎真正的夢是不斷追逐,她順著自己的情緒與感覺,踏實地談過一次又一次的愛情,似乎這一切全無因果關係,而只剩一種過程。是的!當下體現「活著」的過程,其實是生命真正的實踐啊!



羅浮宮謎情(What my Eyes Have Seen)←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鏡子(The Mi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