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年12月7日

竊聽風暴 (The Lives of Others)


導演:賀克.唐納斯馬克
   (Henckel Von Donnersmarck)
演員:歐路奇.穆赫(Ulrieh Muhe)
   馬蒂娜.吉黛克(Martina Gedeck)
德國 / 2006年 / 133分鐘 / 輔導級
得獎:獲得2006年「德國奧斯卡」包括最佳影片、
   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劇本、最佳攝
   影、最佳男配角、最佳製作等七項大獎
   代表德國參加2007奧斯卡外語片角逐。
   本屆金球獎最佳外語片提名、
   榮獲歐洲電影獎最佳影片
東德秘密警察日夜不停竊聽著劇作家及女友的生活作息…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一九八四年東柏林尚在秘密警察「斯塔西」嚴密的掌控中。名劇作家德瑞曼是東德唯一擁有西德觀眾的藝術家而受到禮遇, 但國安局的頭子漢普看上了德瑞曼的女友克莉絲塔,遂下令文化部長古華茲暗中調查德瑞曼。古華茲將任務交給秘密警察的教官衛斯勒,在德瑞曼家中裝滿了竊聽 器。

  克莉絲塔的演出雖然動人,但承受著相當大的壓力;德瑞曼雖然知道她吸毒,只能睜一眼閉一眼。漢普利用一次載送克莉絲塔的機會,以半 恐嚇的方式強暴了克莉絲塔。德瑞曼雖然知道只能忍痛承受。另一個晚上,克莉絲塔欲赴漢普的約會,德瑞曼苦苦哀求她不要去;克莉絲塔在酒館中遇見也極為欣賞 她的衛斯勒,經過衛斯勒的開導,克莉絲塔決定不再赴漢普的約會。

  被列為黑名單的雅斯卡導演因為地位被黨指定的導演史瓦柏取代而自殺了。 這激起了德瑞曼想要探索,因東德很早以前就因自殺人數太多而不列入統計。為了能讓作品發表在西德,「明鏡」雜誌社派了藝術家豪瑟的叔叔海森史坦從西德走私 一台小型打字機,唯有沒登記過的打字機才能不被入罪。

  「明鏡」周刊登出文章後,不僅引起轟動,漢普也大為震怒,下令古華茲徹查,所有的跡象都指向德瑞曼。但竊聽期間,衛斯勒慢慢介入了德瑞曼的世界,他不僅心儀克莉絲塔;也偷走布萊希特的劇本小說;並從竊聽中聽到古典鋼琴音樂而感動落淚。

   漢普終於要古華茲從克莉絲塔開刀,利用她買毒品時將她擒獲,並咬出德瑞曼是明鏡周刊上的作者。但第一次搜尋找不到打字機,古華茲要衛斯勒來詢問,克莉絲 塔受不了煎熬終於供出藏匿地點,但衛斯勒搶先一步將打字機拿走。然而克莉絲塔因愧對德瑞曼而衝出街道,並對著一輛急駛的大卡車衝去,斷氣而亡。

  柏林圍牆倒塌後,德瑞曼從資料中得知衛斯勒暗中協助,遂於出版的新書中,在首頁中註明將此書送給衛斯勒,算是對他的報恩。

◎ 賞析

   監聽是每個國家都存在的事實,當涉及政治議題之際,就不僅是在個人隱私這個區塊才能討論了。將一個人近乎二十四小時的作息全面掌握,讓人幾乎已成了透明 籠中的小白鼠,一切起居生活甚至作愛的隱私全被攤在陽光下檢驗,聽起來實在令人咋舌。但這是千真萬確存在的,有時往往最不相信自己被監聽的人,其實卻早已 被監聽多年。

  秘密警察的生存之道是對任何人要有絕對的存疑,不會因為表相的受到層峰賞識便放棄對他的忽略。這就直接訴說了當年東德秘密警察中幾乎都沒有聯繫的友誼,文化部長與國安局長雖是部屬關係,表面上唯唯諾諾,並不表示日後不會拿對方開刀。

  人與人之間如果已經走到這般必須相互殘害的地步,那人的價值觀還剩下什麼呢?二十世紀是人類思想大躍進的年代,許多不合宜的思考都慢慢被革除,人類的文明毫無疑問地向前進展了一大步,但若涉入政治思維,就近乎全面否定了正面的善意。

   為了全面掌控,當權者必須深入人類的底層思維;忠誠猶如愛情一樣容不得一粒沙子。透過監聽就猶如上帝一般能聆聽每個人的心聲,於是每個人腦中潛藏的秘密 就像浮葉一般浮游在水面上,毫無遁形。問題是,政治不能無限上綱地侵犯人民的隱私。雖然這樣的觀念常常被違法的監聽所打破,但天賦人權的理念卻是必須要推 崇與遵守的。正因為當權者肆無忌憚地侵犯人民隱私,就更加突顯人權自由的可貴。

  本片突顯了另一可貴的天性──良善的本質。衛斯勒的行事 風格是冷酷果斷的,從獨居的日常生活中可以了知為了實踐秘密警察的任務,放棄了多少人倫的歡樂,而一再刻意被隔絕的音樂與戲劇,竟在竊聽中讓他感動得痛哭 流涕。導演從這個微小的事件中呼應了人類本具的良善本質,屬於真善美的音樂與戲劇甚至是近乎詩歌的小說,都是一種極致的表現。

  然而人類 面臨掙扎必須作出抉擇之際,卻也考驗了人性。克莉絲塔原本就是一位信心不足的演員,必須藉用毒品來平穩自己的情緒,卻因此為她自己種下了禍根。兩次的詢問 徹底考驗了克莉絲塔,誰能在親人遭受威脅時尚能無動於衷?第一次其實她的心防就已瓦解,但因秘密警察並未問得徹底而未供出藏匿地點,由此也讓德瑞曼始終相 信,基於愛情克莉絲塔並未出賣他;但第二次若非衛斯勒為了「自保」或搭救「朋友」的心態而搶先一步移走打字機,情況必然很難收拾。克莉絲塔雖然是一名優秀 而知名的演員,卻無法領納「幕後導演」衛斯勒的一番苦心。縱然她能理解,是否真能原諒自己在心靈掙扎的那刻出賣了枕邊人?

  原本的竊聽是 想探知對方的靈魂,但經歷一連串的過程,衛斯勒反而交出了他自己的靈魂。在一切近乎表相虛假的世界,除了自己靈魂的安置處之外,都是讓人無法掌握的。而回 歸到自己良知的區塊,就能了知生命的真諦。衛斯勒曾經權傾一時,失勢時卻能安穩地擔任郵局內單調的分信與送信工作。若非有所領悟,豈能從大起大落中回歸平 靜?

  全片控訴了一個體制,其基點卻始於人彼此的不信任。除了自己再也無其他人可以相信,也同時把所有的人都當作敵人,這樣的世界是何等 令人悚然心驚?人雖然是單一的個體,但這個個體卻必須與其他個體甚至是外在的環境世界有著交融互攝才能彰顯這個個體的真相與能量,一再地防備他人或以陷害 他人作為自己進階的手段,將會讓人陷入一錯再錯的景況而無法自拔。

  從歷史的觀點視之,人類顯然無法從過去的經驗尋求到提昇自我之道,相 反地,所有的紛爭都來自慾望與權力時,這些錯誤將永無歇止。但這也不見得都必須如此悲觀,因為有了隂影,另一面必定是陽光,只要堅定信念,勇敢地對抗,這 些陰影瞬間都會瓦解的。柏林圍牆的倒塌提供了強烈的訊息,而德瑞曼最終也發現檔案中時間的誤差,找出了背後幫助他的人。

  德瑞曼以新書獻 給衛斯勒,也許世人無人知曉他的代號,卻無損於他的生命作為。「這是送給我自己的!」一句一語雙關的台詞,卻也為衛斯勒的一生作了註解。相較之下,衛斯勒 面臨上司對他的懷疑依然冷靜以對,雖然危機重重,但通過了試煉而讓自己的生命與靈魂得到救贖。相較於衛斯勒,德瑞曼與那群藝術家便顯得過分天真了。

  如果「竊聽」到的言談才是真正的心聲,那日後每個人都得面臨另一次的自我審視。因為擺在眼前的影像都是由自心所顯現,絕無一人能例外;而始終在我們左右竊聽的正是我們自己的自心與良知。

   一個時代必然有其歷史的悲劇與哀痛,通過直接面對與迎戰,才能讓自己直接走出困頓;否則被困頓擊潰之後,所遺剩的東西就只有遺憾與悲痛了。本片在國際影 展中獲獎無數,果然有其魅力所在。只可惜本片在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之前,飾演衛斯勒的歐路奇.穆赫被診斷出胃癌,半年後便逝世了。本文算是對一名好演員的最高致敬吧!



戀戀三季 (Three Seasons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驚濤駭浪(The River Wi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