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年3月10日

寶華尼車站  (Bhowani Junction)

原著:約翰.馬斯特(John Masttrs)
導演:喬治.庫克 (George Cukor)
演員:
艾娃.嘉娜(Ava Garoner) 
   史都華.格蘭傑(Stewart Garoner)
    比爾.崔佛斯(Bill Travers)
美國  / 1956年 / 110分鐘
格蘭傑飾演駐守寶華尼車站的英國軍隊指揮官,主要職責是防止獨立分子破壞火車…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一九四七年佔領印度的英軍同意印度獨立並撤軍,但卻沒有撤軍的確切日期,這使得印度陷入了極度的混亂中。加上印度國內政局波濤洶湧,鐵路運輸的功用變得更為重要,而負責撤軍安全的沙維奇上校駐守在交通樞紐的寶華尼車站,更肩負著攸關印度命運的重責。

  維多利亞雖屬英國軍官,但她是個英印混血兒,與她相戀也在鐵路局上班的泰勒其實也是混血兒,他們介於白人與印度人之間,感覺自己是不被雙方承認的邊緣人物。但維多利亞的美色卻又常吸引人想入非非。沙維奇的助手麥丹尼就不時藉機騷擾她,在一次維多利亞落單時想強暴她,但遭強力反抗的維多利亞以鐵杵擊中身亡。

  當時維多利亞與泰勒因理念漸行漸遠而分手,而救她的印度人南吉使維多利亞似乎找到依歸,而南吉家族的一名神秘人物岡夏姆不但替她埋葬了麥丹尼,但卻也殺了衛兵滅口,維多利亞不知道岡夏姆其實就是政府通緝的要犯達費。而為了感激,維多利亞終於答應南吉的求婚,並改信印度教。一切看似順利,然而維多利亞卻反而心浮氣躁起來,再加上刑事軍官高文不時對她調查失蹤的麥丹尼,種種的壓抑終於在結婚那日爆發。維多利亞不顧眾人的目光,從婚禮上逃走。

  維多利亞只好去找開火車的父親,正巧火車要開往另一個城市,而押車的沙維奇不但同意她同行也邀她一起坐在包廂內。在沙維奇的逼問下,維多利亞終於坦承她為了自衛而殺了麥丹尼。沙維奇要她說實話,將會全力護著她,並希望從她口中得知達費的消息。果然軍事法庭宣告維多利亞無罪,而維多利亞也與沙維奇陷入熱戀中。

  達費為了謀刺甘地,強押維多利亞藏身火車,並在隧道內埋放炸藥,幸好泰勒與沙維奇趕到救出維多利亞,維多利亞這才說出岡夏姆就是達費,於是沙維奇採兩邊夾擊手法向隧道內逼近,但泰勒被達費開槍射殺,而沙維奇則開槍擊斃達費,救了正巧經過的列車,車內坐的正是甘地。沙維奇將被調回英國受訓,極有可能晉昇為將軍,但他卻為愛情向維多利亞求婚,並承諾留在她身邊,沙維奇為了愛情決定以最短的時間退役,以遂相愛至情。

二、劇情分情

  戰後的印度極欲脫離英國的殖民,在甘地領導的「不合作」運動杯葛下,雖然使英國屈服,但因印度本身的種族、宗教以及政治局勢的分野,使得社會景況始終陷於混亂與不安之中。「寶」片雖以這段時空作背景,但探索的主旨卻指向混血兒的認同問題。

  種族問題始終是人類的一項難題,基於膚色的不同,在「非我族類」的偏見下,就算是同文同語,這樣的分別始終無法消除。

  維多利亞雖然是英國軍官,但她英印的血統使她被歸納在「奇奇」的身分。泰勒也是一樣,但他卻因為英印血統才獲得鐵路局督導的工作。泰勒固然恨英國人,因為他無法獲得白人認同;也無法承認自己是印度人,因為他打從心裡瞧不起他們。泰勒明知局勢緊迫,但卻又不希望英國人撤退,因為這可能使他喪失鐵路局督導的工作。

  泰勒的想法就情理而言並沒有錯,在混亂的局勢中當然得力求自保。而維多利亞雖有相同的困擾,但她都掌握機會作了另一方向的努力。

  南吉在維多利亞遭遇困境時挺身救了她。這種毫無保留的付出深深感動維多利亞。在南吉家中,她慢慢感染了印度人的風情、宗教與習俗,瞬間在她另一半的印度血統全部攀染並主導了思惟選擇,雖然此刻正是她與泰勒因理念相左而分手之刻,但卻不能否認維多利亞生命中始終潛藏著一股懷疑與不安,選擇南吉的感情是在不安的徬徨中暫時尋到的港灣。

  但另一半白人血統的咒語卻也相對地增強,愈是強烈地聆聽印度宗教的聖歌,內心就更湧起一股反抗的吶喊,維多利亞無法解說這種矛盾掙扎與不安的拉扯,但似乎又無力逃避它,於是只能順水而流直到抉擇的時刻到來。

  婚禮是人生一項重要的儀式與抉擇,對維多利亞而言更是心靈的臨界點。既以「維多利亞」女王之名為己名,其心中的渴望自然表露無遺。答應南吉的求婚固然是一時的困惑,其心中的見地早已決定分明。

  正如維多利亞的父親在她逃婚後說:妳來找我算是好的開始。而這段安排也促成了維多利亞與男主角沙維奇真正的交會,雖然維多利亞心裡尚存自卑,但在沙維奇真摯的愛情感召下,維多利亞始獲得真正的歸宿。

  「寶」劇的愛情標榜自有其特殊的時空背景,其背後更有原著的支撐,其結構尚稱平穩。其主線在於女主角維多利亞的身分追索。然而本片還是掉入以白人為首的主觀意識型態,全力標榜白人的優越與傲氣,其表演方式以及感情的處理都不是令人滿意的。

  維多利亞的迷茫其實正是最有張力的性格,導演雖然努力在耕耘,但除了火車上共乘那場戲之外,其他卻找不到一絲痕跡,這與「戰地情人」相較優劣立判,沙維奇可以維持白人軍官的傲氣與沙文主義,但這絕對使他失落了人的真摯情懷,缺乏這些如何說服觀眾他會與維多利亞相戀?只是想當然耳地硬將二人湊在一起,這一點是相當令人難過的。

  維多利亞與南吉即將結婚,但緊要關頭卻逃離現場,編導對南吉的心境全無交代,這當然也是白人的優越感,因為在潛意識中南吉這個印度黑人是無法配得上維多利亞的。就維多利亞的角度而言,她應該愧疚與不安的,而這份不安絕對不會因為逃上火車就煙消霧散,不說別的,單南吉救了她,她就不應該如此對待他。

  編導當然也努力在化解這些不安,將劇情歸咎在南吉家人與反抗分子達費掛鈎,然而這是兩碼子事,導演硬是將它混雜一談,正是從白人的角度來處理的具體表現。

  以好萊塢為主導的影片從戰後便雄據了全世界的電影市場,更進一步在影片中傳遞出白人的優越意識思惟。片中我們見不到維多利亞與南吉親密的動作,因為這絕對會讓白人觀眾忐忑不安,這種現象不只在本片有,在許多有色人種與白人談戀愛的影片中都有類似的情況。

  在處理種族的認同卻又拘泥於主觀的優越認知,這當然也影響了導演的處理模式;更影響了演員的表演風格,這是因為編導的思考模式始終無法跳脫個人傳統的思惟。

  愛是人類的共同情懷,不會因為人的膚色不同其感受就有差異。維多利亞的母親是印度人,但全劇中也只有一場兩人見面的表相戲,其實如果夠用心,她的父母絕對會與維多利亞有所共鳴,進而將這份感受傳達給觀眾,而這種拓染更會影響到沙維奇甚至全劇的黏稠度。

  泰勒與維多利亞是併行人物,他也是混血兒,但卻注定是個悲劇人物。他深愛維多利亞,但在分手後就不見他的蹤影,甚至維多利亞都要與南吉結婚了,泰勒始終沒有出面,直到維多利亞被達費綁架,他才出現,但他的出現卻也是他的死亡。就現實生活觀察,編導實在對不起泰勒,但要怪也只能怪他是混血的男人;如果女人當然命運又不一樣了。

  「寶」劇擁有大卡司、大場面,但卻沒有相對地拍出令人感動的內心互動。我們認同男女主角有情人終成眷屬,但似乎也應該將其他人,尤其是有色人種放置在平等的對待中才能令人心服吧?



蘋果 (The Apple)←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鐘樓怪人(The Hunchback Of Notre D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