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年10月11日

B咖的幸福劇本(Wish I Was Here)


導演:柴克‧布瑞夫(Zach Braff)
主演:艾希莉‧格林(Ashley Greene)
   吉姆‧帕森斯(Jim Parsons)
美國 / 2015年 / 106分 / 普遍級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艾登與莎拉結婚後,生了女兒葛雷絲與兒子塔克,艾登一直沉迷在戲劇電影的演出,但好運始終不眷顧他,因此收入不穩定,孩子唸猶太學校的學費,全由父親支付,家庭則由莎拉上班維持生計。

  直到最近父親突然不再支付學費,原來他的癌症復發,他的錢要用在醫院的開支上。艾登此時不免慌了手腳,也使得夫妻倆的情感出了一些問題,艾登甚至有時會上網看A片而自慰,被父親發現後也狠狠教訓他一頓。

  父親要艾登照顧他的狗庫格,艾登根本無暇照顧,只好將庫格帶到海邊的弟弟諾亞住處。諾亞一直沉迷在cosplay,也跟父親的關係相當惡劣。

  艾登載小孩去上學,本一直逃避學校老師,但最後還是被遇上了,艾登不得已只好去見校長拉比,拉比責備他並未盡到當父親的責任,艾登憤怒地帶一對兒女離開學校。女兒葛雷絲覺得丟臉,甚至決定要剃光頭並戴假髮來改變自己。

  而妻子莎拉在辦公室內的新同事傑瑞,口中常唸著一些令女性難堪的字詞,雖然莎拉向上司提出抗議,但因並未曾有過觸摸的騷擾,也只能暫時擱下。

  莎拉曾將此事告知艾登,艾登本欲去找傑瑞算帳,但為莎拉所阻。

  艾登決定要自己教導孩子,首先准許葛雷絲買一頂她喜歡的假髮,葛雷絲選擇一頂玫瑰紅的假髮,父子三人一起去艾登最初有發想的地方,希望從這個地方能夠有新的奇想而再度出發。

  父親要求在他死亡前能再吃一次雪糕,艾登也去邀了諾亞,但諾亞向葛雷絲坦言,他心中實在害怕,因第一次面臨母親芭芭拉死亡時,他的信心崩潰,而若再度面對父親的死亡,他不知如何自處。

  在超市艾登遇見傑瑞,他向傑瑞提出警告,沒想到傑瑞一拳就將他揍倒,父親終於亡故了,但家庭似乎更團結了,艾登也逐漸擔負起家庭的重擔,而之前受他指導的保羅,也邀艾登去小型的戲劇班當講師,這對艾登而言都是一個好的開始。

◎ 劇情分析

  戲劇電影要呈現一個重大的事件,讓情節精彩地往前推演,這應該是一項既定的美學標準。而「B」片的情節設計卻反其道而行。既沒有重大的戲劇衝突,也缺乏戲劇傳統的結構,但事實上這樣的劇本才是最難寫的。正因為太過平常,所以就沒有激盪的情節來引人入勝。既然如此,「B咖的幸福劇本」究竟是以何種原因來吸引觀眾的注目?

  其實每個人都有夢想,從出生開始,便汲汲營營在這個目標上,但若深究其中,不難發現,每個人最終能完成夢想的是少之又少,就算有,也只是與夢想有著相連貫的某些事項,雖然不算完夢,但至少是與夢想有了短暫的連結。

  究其原因可發現,我們每一個人其實都是相當平凡的人,有時候的成功並非是個人才氣出眾,也許是時運之助,水到渠成,事乃功成。

  古代呂蒙正年輕時是當乞丐,無人搭理,但後來時來運轉,使他當上了宰相,但他說,當乞丐與當丞相的學識,基本上是沒差異性的。這也充分表現出一個人的位居高位,事實上與他的學識涵養無關,而是因為時運的關係。

  艾登的目標是當一名演員,就他的立場而言,努力追逐自己生命的目標,何罪之有?問題是他忽略了一個家庭也是當父親最需要貢獻心力的所在。孩子的學雜費全由艾登的父親代勞,那是因為他尚有一些存款,足以應付這些開銷,這自然減輕了艾登的許多壓力。

  然而艾登的父親原本控制得宜的癌症,卻突然爆發了,而醫藥費是一筆可觀的費用,就算父親不說,當兒子的應該也可以感受得到的,但艾登習以為常,或認為那是理所當然。在台灣許多孩子念貴族學校,並非都是父母提供的學費,而是由上一代的爺爺奶奶付費的。

  物價的波動,薪水不漲,現代的父親其實都沒有太多條件,提供兒女念私立學校的,這一點台灣與美國的情形是一致的。

  艾登一直引以為傲的是,他努力追求的個人理想,這正是美國的立國精神,縱然有些個人主義,但卻是美國引以為傲的方針。問題是如果艾登只有一個人,那應該不成問題,但艾登已經組織了一個家庭,他有義務要去照顧妻子與一雙兒女。但因為艾登始終堅持自己的理想,不得不由妻子莎拉扛起家計。

  原本看起來平靜無波,但整個家庭的氛圍卻顯得詭異,不知從何開始,夫妻倆房間的閨樂不見了,艾登只好藉看A片而自慰。這事被父親撞見,父親是一名有智慧的人,但他生的兩個兒子艾登與諾亞都是一事無成,這是否應該歸咎他們小時候有了太多的發想,他們自以為是拯救世界的大英雄,但其實回到現實中,他們兩人才是最需要別人拯救的人。

  諾亞喜歡獨處,他最自以為是的遊戲是cosplay,他願意扮演拯救別人的太空人,但這只是思想一直停頓在小時候的異想,就猶如艾登一直醉心於影視圈,他曾有一次演出莎士比亞名劇的機會,而台下觀眾卻近乎零,但他永遠不氣餒,問題是燃眉之急他卻無從分辨。

  這齣電影並無說教的意味,但卻精巧地將腳色慢慢對換。也就是父親生病時,原本這些都必須由他父親出面解決,艾登卻在不知不覺中接替了爸爸的工作,甚至他替父親買了最後想吃的雪糕,而原本不敢來的諾亞,其實一直在逃避死亡。

  其實每個人的生命長短取決於「分段生死」,也就是說每個人最終都一定要面對死亡,從來無有人能夠例外,由這個角度來看死亡,就應該清楚甚多,因為有「生」,故後面一定有「死」。就像一顆種子落地,它生出生命之後,也在未來將面對枯萎死亡。

  就像每天有白日,到晚上時白日就死亡了,而第二天清晨,當陽光昇起,黑暗不就又消失了?

  這個世界值得探索的地方,正因為整個十方法界是以旋轉或輪迴的方式來呈現。也正因為如此,我們才能永恆不朽。

  「永恆不朽」當然不是指我們的色身,而是內在的真心阿賴耶識。色身只有一世,為何會長成這個樣子?這與過去的業緣有關。

  不管你喜不喜歡你的長相,下一世絕對不會與這一世相同,因為你在這一世也注入了新的業識種子。由這一點多少應該可以為這部電影作註腳。

  父親要死亡之前曾說:這輩子太短了,如果有下輩子他一定會做得更好。

  這句話只是感觸之語,真正的答案應該是:生命不論長短,唯有在當下的體悟,那才是生命的真諦。艾登教女兒游泳,在從水中浮起時,在那個當下正是真諦。

  夫妻最後知心的相視一眼,有了體諒之情,那不也是真諦。我們一生在世只有努力地去追索這種實相真義,其他一切就會迎刃而解的,這部影片的弦外之音其實正隱藏其中。



2夜情(An Eye For Beauty)←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