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年8月24日

柳巷芳草 (Klute)


導演:艾倫‧帕庫拉(Alan J‧Pakula)
主演:珍‧芳達(Jane Fonda)
   唐納‧蘇特蘭(Donald Sutherland)
美國 / 1971年 / 113分 / 輔導級
得獎:1971年New York Film Critics Circle Awards 最佳女演員
   1972年奧斯卡(美國電影學院獎) 最佳女主角
   1972年金球獎(Golden Globe) 最佳女主角(劇情類)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私家偵探約翰‧克魯特在得知好友湯姆‧葛曼失蹤六個月後,開始到紐約查案。唯一的線索是一名叫布里‧丹妮爾的花街女郎常常接到一些相當露骨的性騷擾的信,湯姆的妻子不敢相信這些信是出自丈夫手筆,這也令約翰加緊腳步介入此案。

  丹妮爾是一名能夠揣測各種嫖客心理,甚至能想盡辦法來滿足他們的風塵女,只要男嫖客提出任何的要求,她都能一一擺平。約翰開始跟蹤她,發現她也去接一名裁縫工廠的七十歲老闆,但丹妮爾發現約翰跟蹤她,憤怒指稱這名七十歲的老人根本沒對她作什麼,只是尋求一種精神慰藉罷了。

  但約翰不免從丹妮爾的過往查起,發現丹妮爾以前的男友法蘭克相當有問題。而在這之前約翰也發現有人在丹妮爾樓上監視,但當他追出時,黑影早已逃之夭夭。

  法蘭克倒是大方地與約翰詳談,他們談起過去曾經有個變態的客人會鞭打她們,法蘭克說那是因為有人嫉妒,故意讓丹妮爾去接那名變態的客人,但丹妮爾再怎麼回想,也都無法想起那個客人的模樣。

  約翰決定從珍麥肯娜以及艾琳查起,但珍麥肯娜早已死亡,而艾琳因為吸毒早已離開這個風塵區。艾琳似乎就從世上消失一般。而這個晚上,丹妮爾感到無盡的惶恐與不安,她下樓敲約翰租的屋子的門,約翰讓她睡床舖,而自己則睡在備舖上,但半夜丹妮爾卻翻到他床上,兩人作了愛,但第二天丹妮爾似乎又翻臉不認人,甚至嘲弄約翰未讓她高潮而愧疚?

  約翰終於查到艾琳住處,但見她落魄不已,甚至還得照顧一名生病的男人。丹妮爾情緒又顯得複雜,遂在半路下車,在一家酒吧中找到法蘭克並無助地投奔他,約翰墾求丹妮爾不要再陷入泥淖,而丹妮爾表示只想逃離這熟悉的世界但卻又處處虛無飄渺。

  不久艾琳的屍體在碼頭被發現,而丹妮爾的房子也遭破壞,約翰終於查出真正兇手是湯姆的同事彼得‧肯柏,因他見到彼得對風塵女變態的肛交毆打,故展開一連串的謀殺,並嫁禍給湯姆。


◎ 劇情分析

    「柳巷芳草」是台灣片商的譯名,在其他地方尚有「花街殺人案」或「庫魯特」,也就是本片其實是延續六0年代的偵探懸疑劇,而主角則是約翰‧庫魯特。

   一九七一年的作品以現今的手法來比較,自然有其時代的意義與訊息,但基本上的人性慾望其實是大体一致的。或許是那個時代的保守性,「柳」片中許多的情節都是省略帶過的,雖然大部份行徑都是靠對白來呈現,但依然是曖昧不明的。

  「柳」片故事其實相當傳統,一名有身份地位的人因有著變態癖,在強迫應召女以肛交手法就範時,均是暴力相向,而這項醜聞被同事湯姆知道,故展開殺人並嫁禍湯姆的一連串犯罪行徑。

  或許是略過許多細節,而且影片調性又刻意偏暗,以符合導演的企圖與創作精神,這呼應了丹妮爾這名花街女郎的心境,但隱藏的暗場情節卻使得觀眾相當困擾與迷惑。雖然如此,「柳」片依然算得上是一部令人激盪的佳片,其中丹妮爾這名風塵女郎的心境就表現得相當立體,並成功地將風塵女的心境作了細膩的詮釋。

  丹妮爾雖說為了錢可以滿足客人的任何要求,但人性愛慾的極致激動與釋放,其實都是超越我們自身的想像,日本的「感官世界」就提供了另類的可能,而這種超越性愛歡悅的快感,幾乎是用性命來換取的。雖然如此,但樂此不疲,性好此道的人卻是大有人在。

  「柳」片中的鞭打都只是一些表相的說法,在當時的電影法規中,是無法容許這麼多變態的情節敘述的。布紐爾的「青樓怨婦」有一段情節,一名壯碩的東方人去嫖妓,拿出一盒觀眾看不懂的有聲道具,其實就是現在的情趣用品,而女主角卻在這場交易中下體出血,但卻獲得極大的快意與滿足。女佣投以同情的目光,`但女主角幽幽地表示女佣根本不懂她真正的感受。

  時代的過程也許有著時間的差異,但人性卻永遠沒有區別的。若是有了見解的不同,那便是每個時代的社會體制與道德規範。當人一絲不掛時,一切的思維就會有截然不同的思緒。誠如丹妮爾所說:兩人裸體相向,看清楚對方的好與缺點,而這些平常的善惡觀,卻在當下有了完全不一樣的想法。

  丹妮爾其實也渴望離開這個滾滾紅塵,問題是,已踏出的一步,似乎是永無止盡的不歸路,繼續往前走也許艱困無比,但往後回頭卻是求生無門。

  就女人的角度而言,丹妮爾是不缺男人的,但交易的男人是無法在她生命中佔有一席之地的。然而潛意識中,她也會有傷感的時刻,突然湧現的寂寞與空虛排山倒海而來,因為這中間似乎欠缺了一股愛的氣息與呼吸。

  艾琳是個吸毒的人,只要有男人願意收留她,便毫不考慮隨他而去,但她所面對的,卻也永遠都是吸毒的人,兩人愈加陷入更深的困境。但因為約翰的追查,卻也使得曝光的艾琳死於非命,而她的男友只向約翰要一點錢便逃之夭夭了。

  紅塵路也許是不歸路,但我們可曾想過,是什麼緣由讓這個社會存在了紅塵路?慾望的需求無法在夫妻之間獲得滿足之際,人的思緒便有無盡的想像空間,或許是一種近乎狂暴的絕對佔有,於是原本歡悅的性愛便有了變調,甚至最後走向殺人嫁禍的不歸路。

  丹妮爾與法蘭克的關係是極不和諧的,但兩人依然維持著關係,就算兩人已經分手八個月,但丹妮爾徬徨無依時,依然把法蘭克當成生命的指標。然而此刻約翰已經察覺他愛上了這名風塵女子,他以近乎懇求的語氣求丹妮爾不要回到法蘭克身邊。

  丹妮爾在這迷失的時刻是無法有自主的選擇的,這必須有一番當頭棒喝,否則無法喚回迷失的靈魂,於是約翰毫不猶豫朝法蘭克揮拳相向。

  「柳」片當然除了這項彼此覺悟的愛情之外,剩下的真諦絕對是丹妮爾的內心掙扎與困惑。她迷失在紅塵路而不自覺,在最後她要求見裁縫老闆時,老闆卻只留下錢在信封中,這讓她有更深的感觸,原來褪卻神女的身份,她在任何人心目中全是虛無飄渺。

  不僅別人如此看待,甚至連丹妮爾也如此看待自己,那個晚上主動去找約翰是一個契機,這是全劇中,唯一不是以神女的態度來面對性愛,不管這次的後續如何,丹妮爾還是有著異樣與惶恐,因為她始終不曾有過這樣「正常」的接觸。離去時的責難,毋寧說是她自己的自圓其說,以掩飾這場性愛之後的不安。

  其實兇手若不再回頭找丹妮爾,約翰可能也破不了案,兇手以為丹妮爾掌握了他的資料,但事實上丹妮爾早已忘了他的長相,直到兇手放錄音帶給她聽,丹妮爾從客觀的角度發現自己竟然活得如此不堪。

  危急的時候,約翰趕到,但兇手跳窗自殺墜樓而亡。丹妮爾最後隨約翰離去,未來是無法預測,但離開若是從來的一種渴望,為何還會有猶豫?是的,也許有一天,丹妮爾又會回到紐約這個複雜之地,但暫時的離開就是一種契機的表現!



指尖視力2.0←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城市之光(City Li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