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年12月8日

誘.惑 (Doubt)


導演:約翰‧派翠克山利
   (John Patrick Shanley) 
演員:梅莉‧史翠普(Meryl Streep) 
   菲力浦‧西摩‧霍夫曼
   (Philip Seymour Hoffman)
美國 / 2008年 / 103分鐘 / 普通級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在甘迺迪總統被暗殺的第二年,一所宗教中學由費神父主導教堂事務,安校長主持校務會議。看似平靜的宗教團體其實也暗藏了新舊思維的鬥爭玄機。

  唐諾米勒是個小黑人,但他卻向費神父表示以後長大決定當一名出色的神父。費神父相當支持,並起用他擔任輔祭。只是唐諾因為心情不好,偷喝了望彌撒的酒而被發現,這將使唐諾喪失擔任輔祭的角色,連帶地也可能影響日後升高中及大學。

  年輕的詹修女在一次偶然機會見到費神父帶唐諾到房間密談,而之後費神父又將唐諾遺留的汗衫放置在唐諾的置物櫃內,當下起了疑心,不得不直接向安校長報告。

  安校長是個一絲不苟的人,任何的缺點都不能見容於學校內,更何況安校長打聽過,費神父在這之前曾經有過戀童癖好的傳說與紀錄,於是安校長暗中請來唐諾的母親米勒太太。安校長直言不諱唐諾可能受到費神父的染指。沒想到米勒太太表示唐諾需要父愛,她認為費神父給兒子父愛,這可影響日後唐諾上大學,最多再忍受到六月,上了高中之後一切困擾就會過去了。甚至米勒太太說出令安校長更憤怒的話:也許是唐諾故意顯露他的本性,至於兒子是不是同性戀?她其實一點都不在乎。

  安校長相當憤怒,她決定直接向費神父興師問罪,費神父矢口否認,他知道是詹修女告的密,也冷靜地解釋他只是安慰唐諾失去輔祭的沮喪,而將衣服還給唐諾是因氣溫高昇而脫下,他只是將衣服送還到置衣箱。詹修女很快就接納了,因為她相信費神父的話,也相信神父與唐諾之間的清白。

  安校長開始大反擊,不但對費神父提及過去的事,也指責他不修指甲,並坦言她曾打電話到費神父前任之處向修女打聽他的過去。明知她這樣作是違法的,費神父最終決定自行請調辭職。

  費神父走後,安校長向詹修女坦言,她並未打過那一通電話,詹修女相當訝異。安校長自嘲她自己心中雖然有著許多疑惑,但費神父自行辭職不正是心虛而坦承自己有罪?但這會是最後的答案嗎?

◎ 劇情分析

  「誘‧惑」改編自同名的普立茲獎最佳百老匯舞台劇,敘述了一名有前科的戀童神父在另一所教區中遭遇到的挫折與困頓。最終他以自己認為的最好的方式作了抉擇,從而辛辣地批判了人性在善惡對立中的失準與矛盾。

  一九六O年代的美國,發生了許多重大的事件,而這些事件大大地影響了美國甚至全世界,在這個分野嶺之後,自由主義擊垮了保守勢力,使得世上的道德觀念有了極大的新見地與不同詮釋。費神父與安校長正好在戲中代表了新與舊的兩股力量。

  費神父過去雖然有了前科,但難道我們不應該相信一名痛改前非的人?不能將錯誤以刺青的方式永遠刺印在其人臉上,尤其在宗教界,這樣的情形更是不應發生。所謂「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雖然是一句諺語,但卻也踏實地詮釋了這種精神。

  費神父傳達「愛」的方式是張開雙臂接納每一個人。這種不計前嫌的精神正是自由的力量與象徵,但新的作風不見得能完全被保守勢力接納的,於是紛爭由此展開。本片其實並無強烈的鬥爭具象事件,純粹是「觀念」的不同,從而影響到「權位」的保護戰,這種情形其實是普遍存在世界上的每個角落,只是放置在宗教的區塊中,就增添了一份的吊詭與驚奇。

  安露易絲校長的丈夫是在戰場上捐軀的,或許為了逃避喪夫之痛,她當了修女,甚至最後掌管了這個教區的校長之職。她治學嚴謹,但流於表相的行為,她所認知的事理大部份是憑主觀態度來認定的。其實人只要稍一鬆懈,一切的戒律很快就會瓦解的。安校長向學生沒收了有耳機的收音機,她不僅據為己有,甚至不諱言地表示只要一聽就捨不得拿下來。

  這充分表示了安校長表面律己甚嚴,但其實她的心也是渴望被解放的。其實這也是人之常情,問題是如果反過來是她發現費神父在聽收音機時,不知會作何感想?

  不管誘或惑,其實是人類在深層意識中的躁動,這並非原罪,而是累世以來積存的業識種子,靠著定力與毅力確實暫時將這份躁動不安的意識穩定下來,但若無法將定力轉換為慧力似乎也是枉然,因為將使自己在原地打轉,甚至變本加厲以自己的觀點強制要別人遵循,這就容易出現一些愈陷愈深的困境而不自覺。

  詹修女的年輕與善良是代表新生的宗教希望,她純淨得像一張白紙,她相信費神父的一舉一動都是為唐諾好,也純粹是為了保護他。而戲劇刻意的盲點是費神父在過去確實有過戀童的紀錄,於是在心魔的應對下,所有的善惡都必須重新去看待。

  費神父的講道深得人心,他有一股神秘的穩定力量,但在他身後卻因過去而揹負著一套無形的枷鎖。但在安校長的角度來看,過去的錯誤只是被她引用為工具與手段罷了,但問題是安校長並未真的違規打電話去問費神父過去堂區的修女,然而她卻寧可犯了說謊的戒律向費神父表示她證實了過去的真相,於是在這個碰撞中引燃了人性極為複雜的吊詭。

  如果費神父的過去可以當作此刻鬥爭的討論議題,那麼改過向善的意義何在呢?現在無有證據來證明費神父對唐諾性侵,但安校長以自以為是的推理方式步步進逼,一切看似合情合理,但卻處處碰撞到內心最隱微曲折的層次,這種內外連繫都無法統一同調的窘境,卻也訴說了人性最難理解的一部份。

  如果這是一種投石問路的測試,那麼安校長的計謀算是成功了,但我們必須觀察的是安校長的主動攻擊,其實似乎都在全面的呈現自我,換句話說,她向費神父指責的情事恰像她對神父的告解。

  安校長的人格或許也因為過度的保守而有了偏差,但教會堂區提供的後盾使她獲得保障與後盾;或者也可以說是為了保有這個位階,她必須使出渾身解數剷除擋在面前的阻礙,而費神父算起來正是她的上司。許多次的逾越權責的行徑就足以說明安校長是有計劃剪除費神父這個眼中釘,只是安校長的看似柔弱,其實卻使得費神父連指責的力道都被化為無形。

  安校長其實也不是什麼壞人,她喪失了丈夫,然後當了修女,教會堂區就是她所有的一切,她的出發點與認知自認都站在神的這一邊,於是她心安理得地除掉費神父這個她認為行徑有瑕疵的人,因為傳統的觀念就是如此,任誰也改變不了。但所謂的體制不正是人為施設?自己劃下一條線,然後又將自己關在這個界限中,這似乎也是有待商榷吧?

  費神父代表的是新的自由主義,宗教有其必要的戒律,但也應該可以用更活潑更人性化的角度來執行與詮釋,況且宗教也來自生活,這與文化的產生是有異曲同工之妙的,只是早期的自由主義常常遭受保守勢力的挑戰與迫害,但不管其互動如何,這一切都來自人性,而一牽扯到人性,永遠是人生最困擾與紛爭不斷的課題。

  「誘‧惑」必須從男女主角的互動較量中,除欣賞演技之外也必須探索兩人的內在思惟與困頓,才能真正融入這部影片的神髓。



夢土耳其約瑟夫三部曲-蜜(Honey)←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遠離家園 (Far And Aw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