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年9月14日

愛.飛翔 (Winged Creatures)

導演:洛旺.沃得斯(Rowan Woods)
演員:凱特.貝琴薩(Kate Beckinsale)
   達珂塔.芬妮(Dakota Fanning)
美國 / 2008年 / 96分鐘 / 輔導級


◎ 劇情簡介     「若要引用,請註明出處」

  在一個下午,洛杉磯一間小餐館內,布魯克醫師買了一杯咖啡後走出,開了門正好一名男人走入。隨後這個男人拿出槍來,殺死了亞倫海根及幾名客人,而查理正好坐在吧台他起身抗拒卻被凶手槍殺倒地,而女店員卡拉與兩名青少年吉米與安因躲在桌下而逃過一

  許多傷患送到醫院,布魯克醫生相當自責自己無法在手術台上救重傷的人,而他在家也必須面對常年有偏頭痛的妻子瓊。最後他聽從同事建言在妻子食物中添加史丹翠斯,但妻子因誤食過量而差點斃命,幸好布魯克及時趕到而救她一命。

  卡拉育有一小孩,但她喜歡布魯克醫生卻無法獲得他的回應。卡拉不得已只好到夜店尋找發洩管道,只是男人一邊作愛一邊聽孩子哭聲紛紛走避。卡拉心靈陷入了極端的困境。

  查理雖中槍彈幸運未死,他開車離開醫院到賭場,沒想到以幸運數字「七」竟贏了十萬元,但他小便有血似乎是癌症纏身,他第二天再度狂賭,結果十萬元又輸光了。查理以車子借了二萬元,但依然輸得精光,歹徒用石頭砸斷他的右手,查理只好打電話要女兒載他回家。

  安在凶殺案後變得相信神蹟,甚至敘述父親在遭受槍殺之前是如何地保護吉米與安。但吉米卻不再言語,社會局輔導員朗恩面對每個人似乎都沒有進展,而吉米的哥哥麥克在二O O三年伊拉克戰爭中成為植物人,如今又面臨這些困境,自然讓整個家庭陷入躁動不安中。吉米甚至想跳水壩自殺,幸安好言相勸才打消念頭,但面對父母不斷的爭吵,吉米從家中拿出一把槍直接又回到小餐館中。而安知道後急急趕到。吉米要求安必須說出真相,否則事情永遠無法解決。

  安終於說出父親被殺前,她和吉米在桌下偷看到父親嚇得尿褲子,而父親被槍殺時,她竟然放開握住父親的手,安難掩心中的愧疚與不安。

  凶手雖然在餐館內自殺,但卻無人知道為何會發生這段悲劇,而劫後餘生的人始終揹負著心靈的重擔,他們該如何走出心靈困頓呢?

◎ 劇情分析

  這個世界種種的現象究竟是如何構成的?也許原本不是一個難以回答的問題,但因牽扯到「人」也介入其中,於是答案便變得相當複雜了。

  一個平和的世界常因某一個人突發不理性的行為,遂使得周遭氛圍變得哀鴻遍野愁雲慘霧。是誰賦予這個人能擁有這麼強大的權力能夠讓他肆無忌憚地去殘害別人的性命?

  也許「愛.飛翔」是在探討遭受突如其來的鉅變而劫後餘生的倖存者,他們是如何克服內在的恐懼與失落的心靈,但其實也有更多的空間來檢視這個世界無所不在的相互牽引現象,從這些互動中證明我們每個人不是單獨存在,而是必須與世界上的萬物生靈共融共存的。

  影片中並未解釋凶手持槍殺人之後又自殺的動機,因為這不是本片要探討的焦點。但其實這也可能是這樣的人與遭遇已經不是個案,無非是個人受到衝擊之後的盲目報復,藉著槍枝一顆子彈結束一個人的生命,然後留下最後一顆給自己。

  這是最懦弱與卑劣人性的反應,想想憑一時之己快,濫殺無辜無助的生命,如此就真的能讓自己完全走出困頓之痛?其實不然,這樣的行徑不但於事無補,也迫使自己一步步走向最深沉的黑暗之谷。

  無端受害的人該怎麼界定呢?推斷的理由絕對說服不了他們,所以只能就之後的心境呈現再慢慢呼應每個人的過往,這是本片聚焦之所在。

  卡拉的男友早就離開了,她在小餐館當服務生,也不得不把小孩放在保姆家中,她的母親從來不曾關注她,但卡拉也有心儀的對象,就是那位常來買一杯外帶咖啡的醫生布魯克。然而在布魯克剛走出門外後,擦身而入的男人便展開了殺戒。於卡拉而言,劫後餘生的意義是將自己與醫生的距離拉近;但醫生有醫生本身的困頓而無法接受她的愛意。這段戲因各自鋪陳,雖有著極佳的結構,但卻只能呈現卡拉陷入慾望的掙扎,又因小孩的負擔使得她在劫後的日子中逐漸迷失。

  吉米和安這對青少年的著墨是較深的,透過重覆與漸進的手法,觀眾開始理解安在劫後變得篤信神祇,因為據她的敘述,父親在被槍殺的前一刻始終以寬容博愛並帶著信心微笑握著她的手離去的。於是安似乎成了信念與愛的傳道者,安要母親跪下祈禱,因為唯有如此才能分享博愛的神蹟。

  但吉米卻相反,他從此陷入了無語之中,不管心理輔導員如何誘導與溝通,吉米回應的始終是沉默,究其原因是另一種真相。原來安的父親在被槍殺前,躲在桌子下的安和吉米看見其父嚇得尿褲子。而安其實也相當自責在父親中槍的那一刻,她竟然放開了父親的手。這一連串的自責使得安必須編了一個故事來美化自己的父親,甚至在父親死後用剩餘的可樂淋在他的褲子上,以掩飾其父尿褲子的窘境。同時安要求吉米絕對不能洩露這件事,這也是為何吉米從此不再言語的原因。

  不說話並不表示不會思考,當思緒滿溢而出之際,若不設法解決將會有第二個凶手。於是吉米拿了槍再度返回餐館,所幸在緊要關頭,安承認了真相,無形中讓自己的謊言破局,但卻也將吉米拯救而出。

  查理是個罹患癌症末期的人,但奇妙的事始終圍繞在他身邊。進到餐館只因一個「七」的數字,可以在飲食中享有優待,沒想到卻遇上了大煞星。查理是唯一有過一點小反抗的人,雖然中槍倒地且血流四溢,但卻幸運地只是輕傷,他立刻開車到賭城,憑著這個幸運的數字,一夜之間贏了十萬元。

  十萬元對查理而言是何等大的數目,他可以遠渡他國做他想做的事,但其實他尿中帶血,是癌症末期的病人,十萬元此刻反而變成對他人生的嘲弄。於是第二天他又留下來,他以為幸運之神一直眷顧著他,想當然耳,十萬元在瞬間又輸光了。

  這是上天給他的啟示或試煉呢?查理似乎不曾也不願去感受,某種時刻他是更希望在餐館的當下被凶手一槍斃命,如此便不必在現實接受這種衝擊。然而查理在一步差之後又陷入更錯誤的另一步,他以車子抵押借了二萬元,試圖從賭場中撈本,這幾乎是人性中最常見的例子,而其結果永遠都只有一個,那就是輸到只剩靈魂。

  查理被黑社會用石頭砸斷一條臂膀,他沒有怨言,靜靜地在路旁等候女兒來載他回家。似乎一切都回到了原點,而這正是生命的真義,端看每個人在過程中領納到什麼?否則也只是一場過眼雲煙而已。

  本片的敘述手法以雜敘法來呈現,也符合了戲劇學的「剝洋蔥理論」,五名劫後餘生的人,也許在事發的當下都將靈魂暫時忘卻並遺留在現場,在透過不斷的激盪中,始能將自己的心安置在該有的位置上。面對生死但卻由不得自己的抉擇是一種極端的苦痛,但這種突如其來的狀況卻不是你能決定的,於是在一切全然無法掌握的情境中,人就開始有了一種茫然與猶豫。而這樣的困頓常常在轉捩點會提供一個新面向和新思維,這是本劇的中心主旨。



爺爺的彩虹故事(The Rainbow maker)←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三撞出局(A Deal Is a Deal )
本文引用網址: